第六章 皇弟谢甯
桃汀2020-06-29 20:112,122

  谢韫懒得去回忆这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他和常山仙君僵持不下,就着一个亲密的姿势,营造出拔刃张弩的气氛。

  “菱川仙君!”和曲在殿外唤他:“我先回去了。”

  “不要回去!”谢韫推开常山仙君,匆匆赶了出去。

  和曲如果走了,这里就只剩白子均和他二人,可还得了。

  常山仙君伸手拉他,手指触到他的腰带,堪堪错过,只能起身跟了上去。

  殿外,和曲弯唇笑得腼腆:“多谢仙君款待,和曲怕是不能久留了,还要回云溪宫去做活。”

  “那你慢走。”常山仙君和善地与她告别。

  “别走了。”谢韫却道:“和曲仙子,你我甚是有缘。我今日就去与父帝禀报一声,让你以后就留在我殿中。”

  和曲的面颊又染了红霞:“这,这,菱川仙君,这样会不会不妥。”

  将宫娥留下,一般不为其他,都是那些风花雪月的事。

  和曲悄悄打量了谢韫几眼,心下却想,如果像菱川仙君这样俊俏,其实,她也是愿意的。

  想着想着,又忍不住含情脉脉地看了过去。

  谢韫实在冤枉,他只是不愿和白子均独处。

  留下和曲,无非日后一同饮酒赏月,再或者下棋抚琴,断没有其他的念头。

  常山仙君道:“留下她也行,但不能让她住进你的寝殿里。”

  “我的瑶玄殿,我说了才算。”谢韫习惯性要拿自己那柄玉扇,才忆起方才拉扯间掉在了某处,便缠绕了些发丝在指尖,语气多有些盛气凌人的骄纵:“更况且,我是天帝的儿子。你不过是一个小小仙君,几个时辰前才飞升,万万管不到我的头上。我就是要与和曲两个人快活,你若识相就趁早离开,若是待会儿被我叫来的天兵哄赶,岂不失了颜面?”

  谢韫自以为足够深明大义,能容忍至此,亏得这几千年来修炼的心性。

  若还是当初刚回天上的自己,白子均刚冒出升仙台,他就能将人一掌再拍回去。

  偏偏常山仙君不依不饶:“阿菱,为何处处与我针锋相对,你莫不是厌恶我了?”

  谢韫其实不想说出伤人的话。

  但是他真的累了,不想再与白子均周旋下去。

  “不,”谢韫说:“我是恶心你。”

  ……

  自太子大婚那日算起,已过了半载。

  冯瑶顶着太子妃的头衔,掌管东宫内务,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

  她是一个通透的女子,得不到夫君的爱,便选择牢牢握住手中的权利,安心当这天下最尊贵的女子。

  谢韫愧对于她,如当初承诺的那般,给了她荣华富贵和尊重。

  在世人眼中,大周朝的太子与太子妃恩爱有加。

  只有冯瑶自己知道,她这个太子妃如谢韫当初所说那般,当的只是有名无实。

  冯瑶同样是个聪慧的女子,只见过白子均一面,就知晓了夫君心中的人是谁。

  她躲在廊下,看着谢韫与状元郎相谈甚欢,目中是面对她时从不曾有的柔情。

  她轻叹一声,将心中最后一丝期待也放下了。

  也是那时,皇上的身子每况愈下。

  谢韫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他便是不久后大周的新皇。

  可是谢韫还是资质平庸,毫无长进。

  白子均助他一同批阅奏折,谢韫需要经他提点,才能勉强应付朝中的动荡。

  他时常想,父皇是否真能安心把这天下交给他。

  当皇帝,并不是世人想得那般快活。

  每一口吃入口中的饭食,都要经过三番五次验毒,凉得透彻。谢韫最开始还未习惯,每次用完膳都会胃中绞痛,半夜从塌上爬起来吐得天昏地暗。

  一举一动都要思索再三,万分慎重。不能说错一个字,踏错一步路。毫无城府也要装成心机深重的模样,让人琢磨不透,才不会妄加揣测圣意。

  每日堆成小山的奏折,要谢韫解决北边的水灾,南边的饥荒,还有四处贪了饷银的官员。

  他对着这些折子,大半天都耗了进去,还是想不出任何行得通的法子。最后趴在书案上沉沉睡去。

  “阿菱,”白子均叫醒他:“你真的愿意当这大周的皇帝吗?”

  谢韫身上披着他的衣裳,睁不开酸痛的眼睛。

  “不想,”他说:“一点也不想。”

  白子均便没有再言语。

  “我好闷。”谢韫喃喃:“我以为自己能应付,却没想到会这么苦……”

  白子均轻声哄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胫骨。”

  “……可我不想要这大任。”谢韫苦笑:“我只想与你在一起,活得随心一些,就足够了……”

  接下里的日子,谢韫的苦闷稍微散了些,因为齐贤妃所出的八皇子渐渐与谢韫走得近了。

  八皇子谢甯生了张纯良的面孔,黏着谢韫唤皇兄。

  谢韫自小未体会过手足情深,心下触动,一时间对这个皇弟宠爱有加。

  奏折经白子均的手,转到了谢甯那里。

  谢甯当时年岁尚小,对朝中政事已有了颇深的见解,相较之下实在令谢韫自愧不如。

  夜里,谢韫趴在白子均胸前,平复了喘息,不自觉便叹了句:

  “我不如八皇弟。”

  “可你是太子。”白子均的手搭在他腰上:“就这一点,所有皇子都不如你。”

  谢韫到底不再是当初刚封了太子时那般无忧无虑,闭着眼在他颈间蹭了蹭,心中满是无法言喻的苦楚。

  皇上一口气吊了一载有余,终究是要撑不下去了。

  他唤了谢韫到床前,断断续续地叮嘱。

  谢韫噙着泪,只知道点头。

  “朕死前,要杀一个人。”他说到最后,盯着谢韫的眼睛,语气带着十成的坚决。

  “谁?”谢韫的心沉了沉。

  周皇的眼中是回光返照的清明。

  “白子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花潭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花潭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