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心悦君兮
桃汀2020-06-29 20:111,760

  常山仙君说什么也不松手,恼得谢韫脸色发白。

  “阿菱,我真的很想你。”常山仙君温柔注视着他:“日里想,夜里想,想了几千年。你不在我身边,我总觉得自己不是完整的。我想抱着你,吻你,时时刻刻都与你待在一起,就像当初一样。”

  他的眸中清晰地映出谢韫的模样,字句透露着深情。

  菱川仙君瞧得清楚,自己的脸上竟有了一丝动容。

  他仓皇避开那道灼热的目光。

  几千年了,还以为自己已经长成了一个通透的神仙,没曾想今日才知晓个明白,他与当年那个愚蠢的太子是一样的,根本就毫无长进。

  还是差点信了白子均骗人的鬼话。

  常山仙君的脸贴近了些,谢韫黑着脸退后几步。

  “你当初说过,”常山仙君见他如此排斥,不再乱动,眉眼却添了几分落寞:“再见我时,会抱着我不松手,到了用膳的时候也不松,到了休憩的时候也不松,抱上三天三夜,直到心中再无这千百年分离生出的思念。”

  “一派胡言!”谢韫险些气笑:“怕不是你梦里梦到的,拿出来羞我。我就算是痴了疯了,也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又补充:“尤其是对你!”

  常山仙君不与他争辩这话到底出自谁口,拉着谢韫的手却松了些气力。

  谢韫趁机将手抽出来,拿出条流云锦纹的帕子反复擦拭。

  “你还是喜欢流云锦纹。”常山仙君突然笑了:“错不了,你就是当年那个阿菱。”

  “天下喜欢流云锦纹的人何其之多?”谢韫看不惯他笑着的样子,故意惹他:“今日陪我饮酒的仙娥就喜欢。”

  和曲今日恰巧穿了条流云锦纹的裙子,被谢韫拿来做了文章。

  “我其实也不太喜欢这花纹。”谢韫展开扇子,遮住唇角的笑意:“我喜欢的是穿这花纹衣裙的仙娥。”

  常山仙君变了脸,方才的温柔模样再没了痕迹,一副风雨 欲来的神色。

  他说:“你故意恼我,你不是这样的人。”

  “凡间的姑娘也尚可。”谢韫今日就要把这风流散仙的样子装足:“凡间有句话,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我少说也有几千年未见,刮目相待都是不妥的,该换双眼睛待。我已经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太子了。”

  说罢,漂亮的眼尾扬起,露出些许轻浮:“现在的我,都是来者不拒的……”

  他话音未落,突然被常山仙君抱起来抗在肩上,肚子撞上那人的骨头,险些就要把方才饮的酒呛出来,玉扇都落在了地上。

  常山仙君扛着他,一脚踹开寝殿的大门,把人放在了美人榻上。

  谢韫防备地瞧着他。

  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

  白子均这人,从来就和温柔二字不沾边。

  此时眼前,这个阴森森的男人,才是他真实的面目。

  ……

  当年谢韫贵为太子,身边跟了一群官宦子弟家送来的陪读,却是没有一个交心的挚友。

  他生性温和,却又带了一点孤傲,与人交浅,习惯了独来独往。

  白子均是唯一一个能走进他心里的人。

  两人一同赏鉴字画,温习诗书,骑马涉猎,有一段日子几乎形影不离。

  一年一度的秋猎上,他骑着高头白马护在父皇左右,白子均就骑了一匹黑马跟在他身后。

  当时的谢韫太过平庸,处理政务思虑不周,以至于朝堂上的老臣对他颇有微词。

  皇上在秋猎之前就叮嘱过他,势必要猎一只白狐回来,让那些盘根与朝廷,沆瀣一气的老臣明白他是天选的太子,地位不可撼动。

  白狐稀少,动作灵巧敏捷,想要抓住一只难如登天。

  于是他追着白狐跑了一个下午,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跟在身后的白子均也纵身跳下马,将他揽入怀中,两人一起滚下了山坡。

  谢韫安然无恙,白子均摔断了右腿。

  天色暗沉下来,落起了雨。谢韫将他背到附近的山洞里,捡了树枝回来帮他固定断骨。

  他天资愚钝,连处理伤口这样简单的事都做得笨手笨脚。

  白子均疼得满头大汗,硬生生忍住一声未吭。

  两人皆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谢韫拿出自己的水囊喂他喝了点水,又在外面接了雨水倒在掌心,想要为他擦拭脸上的泥泞。

  他在山洞外淋了雨,脸上倒是干净了,挂着新鲜的水珠。

  手心抚上白子均的脸颊,微微有些烫,两人的脸离得极近,彼此的气息都缠绕在了一起。

  白子均忽然低头,含住了他的唇,细细地吻,吻去了他唇上的雨水。

  谢韫任由他吻着,也不挣扎,纤细的手指从他脸上滑下去,无力地垂在身边。

  “阿菱。”白子均唤他的小字,贴着他的唇轻声说着。

  “我心悦你。”

  谢韫用更绵长的吻回应了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花潭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花潭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