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鬼的故事(三)
群文乱舞2020-12-28 13:562,051

  (女鬼用一种很深沉的声音说:“那个快递员有问题。”)

  (我用力点点头,表示赞同并传达了认真听的态度。)

  (“这些天一直都是他在送快递,大包小包,连外卖都是他送,虽然他戴着鸭舌帽和口罩,但是我知道就是他。”女鬼想与我对视找到一种肯定,她的头动了动,可惜原本露着的眼睛也被乱乱短发遮挡了。)

  (“请往下说,你还发现了什么?”我听出她已经完全替换了梅姨这个角色,看来她进入状态了。)

  (女鬼非常敏感,她似乎有了警觉,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梅姨发现他在偷看,就在窗外的大树上。”)

  (她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梅姨,应该是感到羞耻吧,她和那个小娇一定有着某种很重要的关系,或许就是小娇的妈妈。)

  (“偷看?偷看什么?”)

  (一直想挣扎起来的她终于有机会了,她从沙发上掉了下来,而后她调整好身体角度后,抬手用一种怪异的姿势撩开遮在面庞上的乱发,又是那只孤零零的眼睛看着我,用一种低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洗澡,小娇那个骚蹄子在洗澡,她故意不拉窗帘。”)

  (我怔怔的与女鬼对视,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梅姨打了她,虽然她经常和她吵架,但是她从没有过这种想打死她的冲动。”)

  (我郑重的点点头,表示我理解这种心情。)

  (“她跑了,将梅姨推倒后跑了,梅姨追不上她,只好在后面骂人摔东西。”女鬼叹息着继续说,“后来……她们就经常打架,梅姨腿脚不便,为了打到她,她准备了扫把,拖把,或者擀面杖这些趁手的东西,小娇不敢打她,却是能将她推倒,推倒了她就抓不到她了。”)

  (我只能再用力的点点头,我可不敢随便搭话,谁知她是站在哪边的,说错话了又耽误时间。)

  (“那个快递员每天来送快递,有时候梅姨看到快递单上写的都不是小娇的名字,但是那个小骚蹄子就收下了,她故意穿着睡衣去签收,还奶声奶气的说谢谢。”女鬼的愤怒让她原本就腐烂的胸脯起起伏伏。)

  (而后女鬼晃动着脑袋,平复了一下心情后继续说:“那个送快递的每天晚上都来偷看,小娇也每天晚上8点钟会洗澡,她还是不拉窗帘,终于有一天,梅姨忍不住了,她去厨房拿了刀子,她要杀了这个小骚蹄子,在杀她之前,她故意对着窗外藏在树冠里的那个快递员晃了晃手中的刀,并恶狠狠的做了一个抹脖子动作,然后很满意地看着快递员惊愕的表情,炫耀着驱动轮椅去洗澡间。)

  (可惜,被袭击惯了的小娇早有准备,门锁得死死的。梅姨就那么敲啊敲啊,骂啊骂啊,也许是敲累了,也许是想潜伏,反正没了声音,小娇可不敢出去,梅姨喊着要杀了她,气头上她可是真的能下得去手。”)

  (女鬼不说话了,她的情绪波动有点大,垂挂在胸前的脑袋来回地晃动着,随时可能掉下来。)

  (“后来呢?”我追问。)

  (“过了很久,很久,当小娇打开门后,外面没有人,梅姨不在了,再也没有出现过。”女鬼好似松了一口,身体软踏踏的掉落在沙发和茶几的缝隙里。)

  (“那小娇呢?” )

  (“小娇……。”女鬼虚弱的声音从一堆“废墟”中消失了。)

  (我察觉到了异常,赶忙跑过去对着那已然要散尽的烟尘喊:“别走?你跟我讲讲你是不是梅姨?小娇是不是你女儿?你是怎么死的?那个快递员呢?伊静呢?伊静是不是小娇?你有几个女儿?伊静的危险到底是什么?是不是跟着她的那个孩子?”我有太多疑问了,她不能就这么离开。)

  (女鬼消失了,如一缕青烟,虚无的空气传来一个声音提示:“你兑换的异视时间已经到了。”)

  (异视时间到了吗?我真的是太松懈了,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得到一个完整的故事,看来我还需要再兑换一次,不仅仅为了小说,还为了伊静。)

  (张侻直了直身子,腰有些酸困,这一章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这个短短的鬼故事想说明什么?为了增加剧情吗?但是这剧情也不精彩啊?他合上电脑起身,才发现身后有个人,他妻子正披头散发的站在书房门口,他的心要惊飞了,她睡眼惺忪的问他不睡觉干嘛呢?他说审稿子呢,她要他抱着上床,他力不从心把她摔在了地板上。)

  智小玲精神状况好点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晚饭时间,母亲责备她工作太卖力不注意身体,父亲鼓励她好好干一定能出成绩,为此爸妈还小小的争吵了一番,智小玲借着他们拌嘴的机会,看了昨天王一川的小说更新,就她的分析来看,是快递员杀了小娇的母亲,那么王一川会不会是暗示苏花也是快递员杀死的?

  智小玲给张华年打了电话,但是没人接,她慌忙吃了几口饭就要出门,母亲和父亲又为她是不是该去加班辩论,她趁机溜了出来。

  天色已经黑了而且阴的利害,应该会下雨,张华年给她回了短信说在开会,有什么事情开完会再说。

  智小玲觉得应该去见见王一川,这次她不害怕了,她好似抓到了某种可以作为证据的东西,她开着车还没进小区就下起了雨,路上的行人来回穿梭有些乱,将她堵在了小区门口,雨下得挺大,人们也散的快,不一会小区外面的街道就空空如也,她将车开进小区还没停好,就看到王一川打着雨伞从楼道里出来了,智小玲赶忙伏在车里,王一川这次可是沿着人行道走过去的,雨伞压的很低,这看起来就像是只有半截身子在行走。

  他要去哪里?智小玲莫名的兴奋,是不是我要发现什么了?我是上去直接问他快递员是不是凶手?还是跟上看看他要干嘛?智小玲挺纠结的,原先的勇气被王一川的“主动”出击给打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