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鬼故事(一)
群文乱舞2020-12-28 13:562,022

  智小玲给张华年打电话汇报工作,其实她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调查方向是不是正确,张华年问了她在哪里,而后表示过来接她。

  路上智小玲问:“队长,你是不是让我调查他的作品?”

  张华年没说话只是扭头看了看她,继续专心开车。

  “我觉得就是,要不监视他根本就什么都查不到,他都不出门,拉着窗帘,我就跟看着一张布景画似的,人都要傻了。”智小玲嘟着嘴,鼻头蹙起发出不满的呼哧声。

  “其实我也不太确定,那个人有些特殊。”

  “你也怀疑他对吧?”

  张华年挤了挤眼睛,他沉思了一会说:“我跟李明艳聊过,她说王一川这个人有秘密,他表现出的恐惧有些过了,但是又不够深,他内心有道墙,行为反应有人为雕琢的痕迹,不排除为了进入写作状态而变成这样,她说她不是什么艺术家,所以证据要靠着我们去找。”

  “有没有可能他受过刺激?我监视他这段时间,他就像只受惊的老鼠,挺可怜的。”智小玲问。

  “嗯,有可能,所以要你去调查。”张华年煞有其事的点头招来了智晓玲的白眼。

  “我们直接带他回警局询问不就好了吗?”智小玲想到这几天监视这个人吃的苦,很是不满。

  “还不到时候,你再观察一段时间吧。”张华年扭头看智小玲,智小玲正噘着嘴一副委屈样,继说:“不过只要他违法了就有破绽,你的责任就是盯着他,从各方面——生活,小说!还有要注意安全。”

  “就他还能把我怎么样?我一个打他10个。”智小玲不屑的说。

  她的话张华年当没听见,智小玲继续不满的噘嘴。

  智小玲有了发现是在当天的晚上,王一川的小说如期更新了:

  (我喜欢伊静,但是我不能表露出来,她是一只蝴蝶,我自认为留不住她,伊静很健谈,她总有说不完的话,她也很单纯,第二天就把我当成了知己。)

  (这两天我都去咖啡馆写作,然后晚上陪着她回家,她说她的爸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只有母亲陪着她,可前段时间她和母亲吵架了,母亲生气出门就再没回来过,她很想她,也很想跟她道歉,她落泪了,很快她又释然,说妈妈很爱她,她只是出去散散心,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

  (我只能拍拍她的肩膀,却无法安慰她,我不能说她的妈妈已经死了,这会让她简单的等待落入无尽的黑暗。)

  (晚上我们会步行回家,她总有问不完的问题,虽然大多都不会在我这里得到答案,可她还是很快乐,她每次进门的时候都会和我说明天见,我郑重的点头,她愉快的进屋。)

  (她回家之后,我就在楼道等着那个男孩,而后看着他自如地打开防盗门进去,这个过程他始终低着头,好似我根本不存在,我不想贸然行动,今天我就准备去见那个女鬼,我可以告诉她我和伊静已经是好朋友了,我会照顾好她,但是她必须告诉我些什么。)

  (我回家坐在了沙发上,自顾自的说:“我已经是伊静的好朋友了,现在可以给我讲故事了吧。”)

  (我知道她在,鬼应该是无处不在的。女鬼从我的后颈缓缓的探出头,虽然没有呼吸但有着一股阴冷的寒气。)

  (我故作镇静的平视着远方,城市已经要睡着了,窗口的灯光远远的就像飘走的星火。)

  (“我知道你可以的,没有男人不喜欢她。”)女鬼的语气中带着嘲讽的意味。

  (“咳!”我咳了一声说:“你该兑现承诺了,给我讲个故事。”)

  (女鬼盘旋着到了我的面前,头被脖子拖拉着来回晃动,我为了不害怕心中默念着:故事,故事,故事……)

  (“小娇是个漂亮的少女,21岁,住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就管它叫离城吧。”鬼妈妈的头终于摆正了,她为了能看着我,所以选择站在屋顶。)

  (我点点头,我不能说话因为我怕自己会吐,我最近很少吃东西,或许能看到鬼的惩罚就是让你恶心到从此没有食欲吃饭。)

  (“她有个母亲,叫……梅姨吧。”鬼妈妈的头因为连挂部分太少,无法牵制而缓缓的转了个角度,这让“姨”的尾音萦绕了整个屋子。)

  (我再次点头,我只是个听众,我只需表明自己在听就好。)

  (“小娇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因为她的工作,梅姨管她叫骚蹄子。”鬼妈妈的头又转回来了,与我的脸正好相对,该死的窗户没有关,让她凌乱的头发能拂到我脸上,瘙痒的感觉被凉飕飕的阴冷替代。)

  (女鬼只是看着我,她的眼球因为重力原因角度不对,好一会才转回来盯着我,我觉得我应该说点什么,表示我是真的在用心听。)

  (“什么工作?”我用一种期待的口吻问。)

  (“直播。”鬼妈妈用阴冷的要将人冻上的语气说,“穿很少衣服的那种。”)

  看到这里智小玲突然就意识到了小说和案子的关联:直播,她爬起来,好似原本的恐惧都不见了,她认真的盯着小说的每一个字,生怕漏掉什么细节。

  (“你也喜欢看是吧?嗤嗤嗤嗤。”鬼妈妈的笑容比哭难看不知多少倍,这笑声就像哮喘发作一般。)

  (“我已经过了看直播的年龄,荷尔蒙分泌系统已经坏掉了。”她居然以为我只是个雄性动物,可笑,当一个人有了更伟大的理想之后,生理需求大概只剩下不要饿死就行。)

  (鬼妈妈显然不相信我的话,她的头晃动着又转了个角度,或许她这么“站”着比较费劲吧,她从屋顶掉下来,啪的摔在地上,而后四肢和躯干以不同速度、不同角度支起,晃晃悠悠的站在我面前,我不想她废话了,我能看到鬼的时间是有限的,这是在浪费我的青春和热情。)

  “接下来呢?”我提醒她快点进入正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