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写了一本超级棒的恐怖小说(一)
群文乱舞2020-12-28 13:132,051

  王一川在邻居眼里不是个作家,而是个怪人,他不与人交往,也很少出门,见面不打招呼,最多是不自然的露个笑脸,就算他曾经出过几本书,还被北城晚报小篇幅报道过,人们对他的认知也就是他有个漂亮的女朋友,一个爱美且招摇的女友,不过最近他们好像分手了,因为一天深夜那个女人提着两个大行李箱走了,以前她总是往过拎东西,一点一点的就像搬家。

  小区外的树荫下几位留守的老人们不再讨论小区拆迁的事,而是讨论他们为什么分手,有个“知情”人说,王一川没钱了,所以分手了,大家都赞同这个说法,因为王一川根本配不上那个女人,那女人太漂亮了,演戏的话绝对是个明星,明星怎么可能住在这样破旧的小区?就算他会“写字”也不行。

  没过多久,人们不再讨论王一川,因为房子拆迁的时间基本定了,大家更多的是讨论分多少钱,没有什么事情比钱更重要,小区的“钉子们”陆续的搬走了,小区慢慢的就鬼了,零星的灯光就像鬼火一样不讨人喜欢。

  北城是一座老城,有多老呢?大多数建筑都是六七十年代建造的,因为北城原先是一座以开采煤矿为主要支柱产业的城市,几十年后矿脉开采殆尽,辉煌不在,就只剩下满目疮痍的灰色,灰色的水泥建筑,灰色的街道,灰色的花草树木,灰色的经济收入,灰色的人脸……这样的现象在2016年时得到了改善,因为北城要改造了,北城要被建造成一座新型的现代化卫生城市,所以拆除旧的,建设新的,北城正一点点换发新颜。

  夜11点,XX文学编辑部。

  寂静的办公区只有编辑张侻一个人,他仰靠在椅子上,半眯着眼看电脑上的娱乐节目,节目里某位美女正奶声奶气的唱跳。

  这时一个邮件提示音惊扰了他,他挪了挪身子,探手将鼠标指针移动到了邮件上,标题是:我写了一本超级棒的恐怖小说——王一川,看邮件的大小判断这该是小说投稿,王一川?张侻略作思考点开了邮件。

  王一川是他名下的一个作家,说实话,如果是两年前他投稿的话,张侻还是很高兴的,因为那时候他写的一本悬疑小说很受欢迎的,乘着热度推出下一本,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可是,他却销声匿迹了,在这个网络小说泛滥成灾的时代,别说两年,就是几个月都会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何况这都两年多了。

  张侻是一个负责任的编辑,只要收到投稿他不管多晚都会阅读审核,只是最近收到的稿子越来越少了。

  他冲了一杯咖啡,打起精神开始审稿。作家抱怨自己压力大收入低,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年代,谁的压力不大呢?张侻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手下的作者流失严重不说,在职的还没有一个能创造辉煌,再没有成绩自己都要下岗了。

  (尊敬的张侻编辑您好!)

  看着这个开头,张侻无奈的笑了笑,这些作家投稿的时候都这般客气,如果稿子被退回去,那绝对是骂娘还带上祖宗的。

  (我是王一川,我想您一定记得我,毕竟我的小说也是上过畅销榜。)

  提及作品的成绩这算是一种常用的投稿手法,张侻倒也不反感这种自我标榜。

  (我的小说名字叫《灵感》,这是一本恐怖小说,这样叫也许不准确,给它贴上悬疑、鬼怪、刑侦或是……其他的标签也行,后面的内容我不太确定,因为……小说的剧情发展我也……不是很了解,请您原谅,这种没框架构设的小说投稿确实很不负责!急于投稿是因为我察觉到了危险,我怕看到结局时我已经无法投稿,先不说这个,我该先介绍这个小说的来由,在开始之前,我要声明一下,我很正常。)

  这段文字的内容有些“多”,张侻回看了一遍,电脑屏幕银白色的光芒甚至超过了一旁的台灯,王一川确实说的是:我很正常!当一个人强调自己很正常的时候,“正常”两个字就会有某种特殊的含义,这也引起了他兴致,他不怕手下的作者不“正常”,就怕他们太“正常”。

  (我有了一种能力………)

  这个人真能卖关子,还用了一长串的省略号?张侻苦笑着,回忆对这个人的印象,文笔一般,想象力很发达,视角独特且有新意,就是人太固执,也可以用偏执来形容,记得有次要他改作品中的内容迎合读者,他说作品完成了创作构想就好比已经出生的孩子,改了就不是亲生的,挺搞笑的比喻。

  (我能看到鬼!!!)

  看到这段字,张侻好像又觉得掉入了一种老套的小说剧情里。

  王一川好似猜到了张侻的反应,他写道:张编辑,您千万不要关掉电脑,我会详细解说这种能力的来源,还有,您要替我保密。

  张侻随手拨了一下鼠标,让内容往上移动了一截。

  (距离上次的作品发表有两年了,这两年里我困惑,我茫然,我不知道自己该写什么?我甚至希望用性命来换取一个灵感,又扯远了,我继续说小说的事情,小说着笔是从今年4月份开始的,具体的哪天我不记得了,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说的灵感来源,下面的描述也许有些……诡异,但是千真万确,我保证!)

  (《灵感》小说的素材是我交换来的,用7个死亡视频,我是说真的7个死亡视频,不是拼接合成的。)

  (哦,对不起,我好像跳过了一节内容,请原谅我,我是太激动了,我该说明我为什么拍死亡视频?因为我想写一部恐怖小说,有位作家说,恐惧是人类最早的创作来源,我也相信,恐怖小说将是文学永久不衰的题材,说爱太肤浅,只有恐惧是来自人内心最深处、最原始的情感,我这么说您不会反对吧!)

  张侻略作思考,倒也没理由反驳,他拨弄了鼠标看下面的内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