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我写了一本超级棒的恐怖小说(二)
群文乱舞2020-12-28 13:132,101

  (言归正传,我为什么要拍摄死亡视频呢,时间还要再往前推一段时间,那时苦思冥想的我为了写一部合格的恐怖小说,夜幕降临时都会坐在窗前,凝视窗外无尽的黑暗,那夜色的黑是如此的浓密,哪怕有着烁烁的灯火和皎洁的月光,它都是不可沁染的静谧深邃,我想,黑夜该是人类所有恐惧的第一站,那种失去了光明而透着茫然与未知的黑也许就是一切想象的开始,对神的敬也许来之灾难,可对鬼怪的畏一定来自黑暗,所以,我凝视黑暗,我坚信,故事也在黑暗深处中与我对视。)

  张侻不由的看了看窗外,他的窗户正对着一棵树,树冠浓密但是透着星碎的灯光,他很久没有凝望黑夜了,记得自己写作那会,也是那样站在窗前一整晚的与黑夜对视,失去视觉感受时思维触角好似就特别发达,他点燃一支烟,透过缭绕的烟雾继续往下看。

  (我不记得自己就这样坐了多久,也许几天,也许是十几天,或许更长的时间,我对时间不敏感,可这样的等待也终于有了结果,某天晚上,下着雨,偶有雷电,小区的人们大多已经入睡,只有零星的灯光在雨雾中隐现,而我也有了发现,一只白色的猫从浓密的夜色中跃入我家的露台,它与我对视,我能从它金色的眼眸中看到很多内容,敌意、恐惧、挑衅,或许还有种魅惑,它原本闭着的嘴裂开,竟然是一个微笑。)

  (我要抓住它,这是我一个多月等来的唯一异兆,它好似发现了我的意图,仓皇逃窜,我与它在屋里追逐,它慌不择路破窗而出,来不及刹车的我也差点从阳台的窗户跳下,惊魂未定的我看着它随细碎的玻璃片坠入黑色的深渊,在哗啦啦的脆响中华丽的落地,我以为它死了,悲悯之外的伤感油然而生,那可以产生灵感的它碎了一地,我想落泪,为我逝去的素材。)

  (忽然,它在黑漆漆的地面动了动,如同一只白色的眼球,我扶着窗框向下看,与那夜色中的白点对视,我知道它也在看我,是在仰视我,它在等我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地面,不过,我还是有理智的,这点您也相信吧?

  张侻觉得这个人的精神好像有了些问题,他有种莫名的担忧,他知道一个写作的人找灵感是多么的煎熬,变成精神病的并不是没有,他继续浏览这种慢条斯理的自述内容,他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不正常了?

  小说中王一川从楼梯下去,冒着雨追着那只猫进入了夜色深处,那里的黑与众不同,他是这样描写的:(前方出现了一团浓密的黑色,比夜色更浓烈,我知道谜底要解开了,至少我将要接近真相,扭伤的脚已经不算什么了,我追随着前面那团若隐若现的白色一直往前,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更为怪异的现象,那就是——此刻,没有声音,没有雨声,没有脚步声,也没有呼吸声,我只是穿行在雨中,真正的悄无声息。)

  那团白色不见了,可王一川却遇到某个东西,或者就没什么东西,反正一切都在黑暗之中,他写道:(我站在了那个黑色的东西下,它或许很高,直入天际,也或许很宽,无边无沿,或许很小,就如一只眼睛、一张嘴,不过这不是我该关心的,我伸出手去触摸它,虚无,但是我知道我摸到它了,作家是世界上第六感最灵敏的人,更年期的女人都要自愧不如。)

  张侻笑了笑,这个人的文风好似变了不少,他会遇到什么呢?张侻倒有些期待了。

  (我稍稍用力,手臂穿了过去,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我,头脑一热探头钻了进去,没有异常,或许只是更浓密的黑,除了黑什么都没有,我甚至看不见自己的身体。)

  (“唉思塞里古拉塞。”一个空灵的声音响起,这确实吓了我一跳,不过,我是谁,一个准备写恐怖小说的大作家,怎么能被这点异常吓倒。)

  (我平定了一下呼吸,停在当地,静静的聆听,想分辨这是不是我的幻觉。)

  (“库洒米啦姬咋?”它又说出一句奇怪的话,让我确定自己听到了点什么。不过这是外语吗?。)

  (“我是中国人,说的是汉语。”这句话我说的很自豪,甚至昂着头,我为自己是中国人感到骄傲,毫无虚假。)

  (短暂的沉默之后,它终于说话了:“欢迎光临易物站。”)

  (易物站?这是一个新词汇,我以这个为点迅速展开了剧情构想,这是外星空间站?异度空间?四维世界?或许就是穿越?超能力觉醒?no no no 这不是我想要的剧情,我是被时间驱赶着前进的人,写不了积极超前的穿越剧,那些天上掉馅饼的异能觉醒也是我最为“不屑”的……我决定问一下,不耻下问是我们文人最美的品格。)

  (“易物站?”我还是不想抹杀此刻该有的各种可能,所以后面加了一句,“都有些什么?”)

  (“我们这里的物品有……最新数据显示,品种多达123235118种,如果你有明确的目标我可以为你提取,如果没有我可以根据你的需求提供参考。”)

  (它的声音还算甜美,不过它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接待员,我们中国的服务行业对客户都用“您”来尊称。)

  “呵呵”张侻不由的笑了,说实话,他原本以为这是一个恐怖小说,谁知道恐怖只是附属品,这种幽默是他以前作品中不常见的,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已经成熟了吗?他知道这已经是他小说的一部分了,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方式投稿,张侻抿了一口咖啡继续往下看。

  (我想想自己想要什么,突然有触摸了阿拉丁神灯感觉的我有些混乱,金钱?权力?美女?前女友的回心转意?一些特异功能?或者预知一下自己的死亡时间?不不不,这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是一个作家,我有着自己的职业追求和人生理想,我将那些五颜六色的念头统统赶走,面带微笑的说:“我想要当一个作家。”完了还不忘强调,“一个大作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