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我写了一本超级棒的恐怖小说(四)
群文乱舞2020-12-28 13:192,149

  (它继续解说:“诅咒是你获得异视能力之后444个小时之内,你不能和你的本物种说话。”)

  (“本物种?”这个词挺怪异的。)

  (“你是人类,所以你不能和人类说话。”它人类两个字说的很拗口,或许是想彰显自己的不同。)

  (我想想,那就是说我获这个能力之后,在444个小时也就是18天半之内不能和人说话,我好像也没什么可说话的人,不行我就写字呗,这不算什么损失,何况我内心已经迫切的想要经历接下来的事件了,会有多么值得期待呢?还是梦醒了一切恢复如初?)

  (“如果你不同意那么就可以离开了。”它显然知道我的真实意图,但还是说出了这句话,这是要逼我就范。)

  (他赢了,我是需要这个机会,于是点头说:“可以。”没什么不可以,在等待中死亡还不如在追求可能中死亡适合我。)

  (“你不问问惩罚是什么吗?”它好似很意外我这种不计后果的人。)

  (“无所谓。”我的回答很干脆,我怎么可能后悔。)

  (“那么你的选择是?”它的语气中终于有了一丝尊重,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第2种。”我还是选择了性价比折中的一种交易,在无法保证交易的公正性、公平性,并且是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第2种选择无疑最合理的。 )

  (它接着重复了第2种交易的内容,好似律师在宣读合同内容一般,我再次表示是的、我确定。)

  (就在我同意的那一刻,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团白色的光芒,而后光芒分散成两个光点,直直的落入我的眼睛,我闭上眼想适应一下,不过薄薄的眼皮根本不足以掩盖那光芒,它依旧在我眼前炫目的存在着。)

  (“你可以走了,希望你早日完成契约!”这是它最后的话,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它是愉快的,导购员作成一单生意之后总是快乐的。)

  (“希望你不要忘记惩罚!”这句话的追加让我如同中了一支冷箭,不由打了个冷颤,难道惩罚很严重吗?)

  (我眼中光点消失的时候,我正坐在窗前,对面楼宇中仅存的那盏灯正缓缓的熄灭,随后整个世界好似都暗了下来,我怀疑刚刚的一切只是我的幻觉,一个短暂的梦境,一盏灯从亮到灭的一瞬间产生的幻觉,而那破碎的窗户又在提醒我发生过什么。)

  (我没时间去想什么合理性,我期待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我固执的将此刻之前所有的疑虑不安统统切断、丢掉,破釜沉舟一般只向前冲,我不怕故事朝着光怪陆离的情节发展,只怕太过平淡让我生不如死。)

  看到这里,张侻起身去冲了一杯咖啡,他要要想一下,这么长的文字说了什么?他用7个死亡视频换取了11天的那个异……异视时间,剧情绕了一圈好似又回到了老套路中,接下来会有什么不同?张侻端着咖啡又坐回了电脑桌前继续往下看。

  王一川写道:(我的手机是老款式,我甚至不记得它是三年前还是四年前买的,那时候它也是某个明星代言的最新款式,现在,那个明星不见了,手机上该有的光环也褪去,朴素的就像年华不在的老人。)

  (死亡视频?死亡曾经是人类最为恐惧的现象,这种不可逆转和抗拒的恐惧被古人美化,阐述成一种新生,而,再后来,科学又让死亡的恐惧回归,所以现在的人特别茫然、无助,这是文科生和理科生互换大脑思维的一种恐惧?)

  (我想,人类的发展是一个轮回,如四季不断交替,是希望、狂热、收获、绝望交替出现的发展历程……扯远了,这种哲学性的东西专家比我强多了,我还是想想最有可能出现死亡的地方是哪里?医院,这个生与死的交界地。)

  (北城的医院我来过很多次,对它最大的印象就是消毒水味和满眼的白色,所以,纯洁在我看来就是一种病,一种可以被任何污秽沁染的虚弱,我不穿白色,因为它粉饰不了我的沧桑。)

  张侻忍不住笑了一声,而后在键盘上敲击下翻的按键。

  (我是被保安“请”出医院重症病房的,病人家属不理解我创作的艰辛,还砸坏了我的手机,我不怨恨他,死亡对我来说是一种创作,对他来说就是一种痛心的别离,所以我离开了医院,我不能把自己的创作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么说是为了让我的创作热情不至于消退。)

  (我不抽烟,好似在大家的印象中作家应该吸烟,那烟雾缭绕似乎就是作家创作的源泉,是滋养灵感的土壤,是熬夜时对抗疲惫的良药,不过我不抽烟,说不好为什么,或许不抽烟的作家比较标新立异吧,为什么说这个,因为我没有了手机,这两件事的共同之处就是要花钱,我站在电子城的门口,看着巨幅的手机广告牌和那家正在装修的烟店。)

  (我卖掉了家里的冰箱还有电视机,这两个陪伴了我好多年的“亲人”被我廉价的处理掉了,从此我就只能看着图案单调的电视墙吃随时可能产生异味的食物了。)

  (我买了一台老款手机,它很便宜,就像要过期的牛奶一样让商家急于脱手,包装盒上的明星还是笑眯眯的举着手机,我觉得很值,用很少的钱享受到了商品和追星的时代感。)

  (剩下的钱买了一台二手的照相机,我也在售货员看似恭敬的解说下知道了它原来是可以摄像的,用它的人应该很随性,只用了一年的它上面有着多处磕碰的痕迹,充分体现出了商品是来使用的,不是用来爱护的,所以它原先的主人该是个年轻人,尽情享用当下甚至透支该是他们的思维方式,谢谢他或是她,因为他们的随意,我以此为由还砍价获得了午饭的钱,吃饭时,我看着照相机,用了好长好长的时间去想为什么人们愿意记录生而不愿意记录死?一个是希望,一个是绝望。)

  “叮叮叮。”张侻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妻子打来的,她问张侻为什么还不回家,张侻说在审核一个稿子,妻子那头沉默了一会后说:“早点回来吧,我一个人害怕。”

  张侻哦了一声,将电脑合上起身回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