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失踪者
群文乱舞2020-12-28 13:192,080

  2017年6月11日下午4点,富明小区3号楼五单元401室。

  刑警队队长张华年带着几名队友正在勘察现场,报案的是401房的房东,好久不见租房的女孩交房租,打电话关机,所以她来查看,用备用钥匙开门后发现屋里地上的血迹,所以报警了。

  现场勘察完毕之后,张华年让技术部的人去化验资料信息,其他人回去开会。

  警察局会议室,负责记录资料的小木展示现场勘察资料。

  显示屏上是现场照片:401室露台窗户半开,窗沿边上有蹭染的少量血迹,水槽内有水流冲刷过的淡淡的血痕,厨房地面有浅浅的红色动物脚印,屋内摆设整洁正常,内屋有个粉色的猫窝,一个房间是直播室,服装物道具很多,分区域摆放但是比较乱,一个精美的盒子里面的摆放着一些小物件,里面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羽毛、石头、空避孕套袋、旧钥匙、植物种子……角落垃圾桶里的垃圾已经腐败,有几张揉皱的外卖单。

  文字资料很快也整理出来:租房的人叫薛倩倩,女,北城南村人,年龄21岁,高中毕业后离家打工,就身份信息出行记录看,他是2015年5月11日到北城打工,没有明确登记的职业工作信息,同年5月21日,在XX直播平台注册直播一直至今,直播期间一直在富明小区3号楼5单元401室居住,没发现同居人员,户籍资料查证她没有兄弟姐妹,父亲薛海已去世6年,现在只有母亲这个直系亲人,母亲名叫苏花,54岁,在北城利民家政公司上班,工作已经有四年,职业是全职的外出服务钟点工。信息部的人联系了苏花,她的手机一直关机,已经有人员去她的住所和单位去调查。

  资料进一步显示:薛倩倩在xx当主播,网名叫倩女幽魂,她的直播时间是午夜场,也就是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直播内容属于情感治愈系的那种,她容貌和身段都不错,应该学过舞蹈,在直播的时候会穿插一些内衣秀的舞蹈桥段,人气还是挺高的,人送外号魂牵牵。

  很快鉴定科的资料送来,现场发现血液和屋内采集的毛发DNA相同,可以确定是属于一个人,采集的指纹正在资料库筛查比对,厨房地上的血脚印属于猫科动物,屋内有残留的猫毛,毛色为白色,户外勘察确认,猫由窗外的大树借力上了露台,而后挤开从外窗户进屋,从窗沿上沾染的血迹和猫毛可以确认,猫沿着窗台到了水槽,血液水槽中血液曾被稀释,应该是被水冲洗过,水龙头开关上沾有血迹,上面沾染了水迹,指纹已经模糊,技术科还在修复,现场勘察没有发现猫的踪迹。

  技术部恢复现场发现的外卖单显示日期是2016年4月16日12点31分。

  外出调查的人员也送来了调查资料:薛倩倩使用的手机号是134XXXX,现在处于关机状态,具体的通话记录和信息往来已经去相关部门调取了。

  送外卖的人员也找到了,送的外卖是板烧鸭盖饭,签单记录显示签收时间是2019年4月16日中午1点11分,外卖员回忆签收时候没有什么异常。

  从直播平台记录看,她是在2016年4月16日凌晨4点23分离开直播间,据粉丝说直播时她的情绪并不好,还和一个粉丝起了冲突,所以早早离开直播间,之后就再没登陆直播平台,现在已经和直播平台交涉,以便调取到直播间的直播记录。

  小区内部没安装监控设备,大门口有一个,最近摄像头出现问题了,技术部门的人在修复,看能不能找到之前的记录,而小区保安睡着了,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的离开。

  很快调查薛倩倩母亲苏花的人员发来信息,她工作的单位说苏花2016年1月3日下班之后就再没上班,手机处于关机状态,调查了她租的房很久没人居住了,家里没有发现异常,邻居反映好久没见她了。

  散会,大家分头去调查,副队长牛大东带着实习警察智晓玲去走访薛倩倩所在小区的居民。

  张侻在公司的新稿作品讨论会上想给《灵感》小说争取一个首页推荐,他说这部小说一定是一部非常棒的恐怖小说,可惜投票时同事们都不买账,特别是和张侻关系很僵的“花”编辑,她说这个小说没有什么卖点,作品剧情走向有诸多不确定性,何况作品风格也不符合现在的“主流”派系,推荐的话会浪费主页资源,总编辑表示看看后面的剧情后再说。

  其实张侻也如“花”编辑所说,有些着急了!确实,张侻有些着急,在单位半年了没什么存在感,他急于找到一个事业突破口,王一川是他手中唯一的利刃,除了花编辑,其他编辑也不给他投票,这让他反思,或许是自己以前太“嚣张”,确实那时的张侻比较风光,他签的好几本作品都获得了改编,为单位赚了不少钱,所以每次开会他都高谈阔论文学作品的改革和出路,评击其他编辑和他们签约的作品,现在可好,风水好似轮流转了! 而且听说公司要裁员,依据标准就是业绩,最近张侻的业绩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都不知道手下这些作家在干嘛?

  这次,张侻要好好盯着王一川,这部小说就是他的希望,唯一的。

  富明小区3号楼五单元402室,王一川的家,夜9点

  屋里没有开灯,窗外楼宇的灯火给了这里一点蒙蒙的亮光,王一川坐在客厅的一把椅子上,头仰枕着椅子靠背,他在盯着黑乎乎的屋顶,脸上带着一种说不好是开心还是悲伤的复杂表情,侧脸在莹莹的外光照射下很是诡异。

  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那种老式的“叮叮叮”铃声,他并没有惊讶,只是将视线从屋顶的某处移到身边的手机上,看了一眼来电通知,是张侻编辑打来的,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后他点了拒接,而后用手机给他回短信:“张编辑,您看了我的投稿了吧,我做了异视交易,所以不能说话,以后只能和您短信联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