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可疑的王一川(二)
群文乱舞2020-12-28 13:212,078

  王一川对于牛大东的举动没有特别的反应,智小玲见他没责备的意思也放弃了道歉的念头,她继续问:“你是个作家?”

  王一川将视线从门口四下查看的牛大东身上收回,看着旁边的智小玲点点头。

  “您都写过什么书啊,有机会我拜读一下。”智小玲刻意往前走了走,挡在了他和牛大东之间。

  王一川转身拿起一旁的本子,写下了几个书名,智小玲扫了一眼之后说:“哇,这么多,哦,这本我知道,前些年在书店还签名售书了,你真厉害!”

  王一川脸上浮现一丝笑容,点点头表示答谢。

  智小玲看王一川的视线又看向牛大东,他正在用手敲打门口的墙壁,为避免尴尬,她赶忙找话题说:“作家描写人物最厉害了,你跟我说说你对门那女孩给你感觉?”

  “妖媚。”王一川略作思考写下了这两个字,而后又看向门口的牛大东。

  智小玲正琢磨这两字代表着什么,牛大东突然过来问:“你到底在看什么?”

  王一川好似被吓到了,他打了个哆嗦,手中的本子掉到了地上。

  牛大东好似找到了破绽,拉着王一川走到门口说:“这里有什么?”

  智小玲站在后面,紧紧的盯着两人,如果暴脾气的牛大东再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她必须上去阻止。

  王一川与一脸怒容的牛大东对视了一会,嘴唇微动,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侧边的智小玲分析着他的唇形,是滚?还是……鬼?

  当她有了后面这个判定之后,头皮嗖的麻了一下,虽然开着灯,但是屋内的光线并不怎么好,厚厚的窗帘遮挡了外面的阳光,老式白炽灯有限的灯光之外还是有些影影绰绰的黑暗。

  “ 你说什么?”牛大东可没时间分析什么嘴型,三年无重大刑事案的锦旗马上就要拿到手了,张华年的身体不好准备提前退休,他这个副队长是很有机会升职的。

  王一川从牛大东腋下的记录本中抽出笔,在自己的手上,歪歪扭扭的写下一个“鬼”字。

  智小玲已过来站在一旁,当她看到鬼字的时候,不由的打量王一川,他是个精神病吗?

  “鬼?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亏心事?薛倩倩是不是被你杀了?快说你把她藏在哪儿了?”牛大东抓着王一川用力推搡着,将他抵在了墙上。

  “牛队长,牛队长你冷静点。”智小玲好不容易将牛大东的手拨开,很是歉意的跟王一川说:“我们先告辞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询问的我们再来。”说完她拉着牛大东往外走。

  牛大东边走边朝后喊:“你最近不许离开。”

  智小玲和牛大东刚要关上内门时,隐约听到门内传来一声低声的责备:“你出来干嘛?”

  牛大东猛地将门推开冲了进来,正捡起地上本子的王一川被吓了一跳,手中的本子又掉到了地上。

  “你屋里还有谁?你为什么不说话?特殊原因是什么?你想逃避什么?”牛大东又抓住了王一川追问,被他甩到一边的智小玲揉着撞痛的肩膀警惕的看着两人。

  王一川怔怔的看着怒气冲冲的牛大东,眯起眼睛,将嘴紧紧的闭了起来。

  “大东,我们走。”智小玲怕牛大东做出什么出格事情,赶忙上去拉他。他可不管这些,进屋又检查一番,这次有些肆无忌惮,衣柜,墙柜,床上,床下,阳台,露台,窗帘后面,不过什么都没有。

  智小玲见牛大东检查完了,这才上去拉怒视着王一川的牛大东往外走,这次关上内门之后随即也磕上了防盗门,期间她一直低着头没有看王一川,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乱哄哄的让她有些慌。

  张侻坐在电脑前,他翻看着《灵感》小说更新的最新章节,说实话他也很想知道,王一川拍摄到了7个死亡视屏之后,有没有换到能看到鬼的能力。

  张侻闭着眼想象那种黑暗的交易场所,好似没有多么可怕,无非和闭着眼自言自语差不多。

  小说中的王一川又花了几天时间终于如愿拍到了死亡视频,张侻有些担心小说剧情朝着肇事司机逃逸,死者寻仇之类的方向发展,如果那样写可就真要被其他编辑耻笑了,自己还说后面的剧情一定很精彩呢。

  张侻继续往下看,交易能完成吗?而他获得了那种能力了吗?

  王一川是这样写的:(说实话,我并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疯了,大半夜来这种黑漆漆的地方,举着手,手心中放着那个装有7个死亡视频的内存卡,可笑吧,我就这么傻站了好久,手都举麻了,那个声音没有出现,我用另一只手抹了抹额头,上面有冷冷的汗水,我像个傻子,我忍不住大笑,笑出了眼泪,我那只手一直高举着,就像等待被人眷顾,身体前仰后合的颤抖,我夸张的动作加上听不到声音的笑是不是很恐怖?)

  (我笑累了,坐在地上,我感觉不到地面有土壤或是什么平台,我只是坐着,手垂下去能超过臀部的位置,我悬浮着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交易没有完成,我的素材没了,我本来的哭笑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吼叫,虽然没有声音,但是我能感觉到喷腔而出的愤怒。)

  (“我来晚了。”这声音很突兀,我所有的动作戛然而止,我又把手举起来,好似在乞讨一般。)

  (对方又没有声音了,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小丑,费劲心力的卖弄一番却被无情忽视。)

  (很快我发现了异常,手中的存储卡不见了?去哪里了?刚刚我“倾情演出”的时候掉了吗?我摸索,却只有虚无的黑暗。)

  (我揉揉眼睛,猜想着是不是交易已经完成了,可惜,我没看到任何生物,包括我自己举在面前的手。)

  (看到这里张侻有种莫名悲哀,他也写过书,也知道那种没东西可写的煎熬,王一川那深深的绝望就如一根细细的刺,扎在心上不疼却膈应的难受,他能明白他作为一个作家那种迫切需要得到承认的渴求。)

  张侻灭丢掉手中已经燃尽的香烟,而后又点了一支,继续往下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