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不称职的精神病人
群文乱舞2020-12-28 13:242,228

  这顿饭的氛围有些怪,张华年肆无忌惮吸着面条,哧溜哧溜,还不停的哈气,李明艳吃的很斯文,她会用筷子将方便面挑起,然后绕啊绕啊,直到方便面在筷子上绕成一个团,然后才塞进嘴里,王一川吃的很慢,他会刻意将嘴里挂着面条咬断,悄无声息的咀嚼,智小玲表情微皱看着三人。

  “你真的能看到鬼?”李明艳突然问。

  张华年吸到一半的面条停下了,王一川也停下了吃面的动作点点头。

  “她在这里吗?”李明艳问。

  王一川头微微晃动,不知道他说的是不在还是不知道。

  “女的吧。”李明艳问出这句话,让开始吃面的张华年又停下了,智小玲也紧盯着王一川。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王一川点头了。

  李明艳大概是没想到王一川回答的这么干脆,本来以为他会有所遮掩的,李明艳和张华年对视,张华年挑挑下巴意思是你来。

  李明艳瞪大眼表示不满,张华年只好自己问:“看到她多久了?”

  王一川将手中的筷子放下,拿起边上的笔在之上写下:“好久了。”

  “好久是多久?”智小玲可算插上话了。

  王一川没有作答,缓缓地将手中的笔放下,而后拿起筷子机械的吃面。

  饭桌上的氛围有些尴尬,张华年和其他两人对视,而后端起碗将碗里的面汤喝掉之后起身说:“好了,我们还要走访其他家,今天就不打扰了,谢谢你的款待。”说完他掏出20元放在桌子上。

  李明艳端起碗走向厨房,倒掉碗里的剩面而后洗碗,张华年喊:“把我的也洗了吧。”

  李明艳探出头,做出一个不愿效劳的表情,张华年看一旁的智小玲,智小玲正看着吃面的王一川,她察觉到队长的注视,明白了意思之后慌忙摇头,张华年只好自己端起碗走到厨房,期间他不忘四处查看,在厨房磨磨蹭蹭的洗碗之后,出来招呼其他两人离开,王一川将他们送到门口,关上门之后,智小玲还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大概是没听到什么,她有些失望的噘噘嘴,她有太多疑问了,张华年摆手意思是不要说话,指了指前面,三个人离开了。

  上了车智小玲终于能说话了,她拉着队长问:“怎么样?是不是神经病?”其实她是想问李明艳的,不过李明艳这个人有点傲,也不怎么熟悉。

  开着车的张华年扭头看边上的李明艳。

  李明艳略斟酌一下说:“就目前的表现看……不是。”

  “那他……那个……那个……是怎么回事?”智小玲想到了他的怪异不由的结巴。

  “没怎么回事?故弄玄虚。”李明艳不屑的说。

  “故弄玄虚?”智小玲不解的问,虽然她也曾想过这个人是装疯卖傻,可这样有什么意思?如果他是凶手,那这演技不仅拙劣还画蛇添足。

  “你没有看他的新小说吧,去看看就知道了,自我保护意识太假,演技太烂,一个精神病人怎么可能这么肤浅?”李明艳的傲气那是全警局都知道的,在心理鉴定科上班的她言辞犀利让局长都头疼。

  “新小说?”智小玲问。

  “《灵感》。”张华年扭头回答。

  “你们都看了他的小说了?”智小玲不满的说,这些人也太迅速了吧。

  “看了下,如果单从小说创作需要来说,他的表现稍微有些牵强,至于有没有其他的原因,这就要看你的了,回去查查他。”张华年对智小玲说。

  “我去查啊?”说实话智小玲想到那个作家就有些害怕,她不怕什么暴徒凶手,就怕这种神经兮兮、蔫了吧唧的人,你都想不到他想干嘛,完全不按常理做事。

  “当然是你了,我们警力有限,需要排查的地方太多。”张华年说着将车开进了警察大院。

  “那个薛倩倩不会已经死了吧?”智小玲问。

  “暂时还不能这么假设,我们还要更多的证据来佐证。”

  “明艳姐,你先前对他说了什么?好像把他吓到了。”智小玲想到了李明艳曾说过什么,把王一川吓到了。

  下了车的李明艳回过头,意味深长的说:“我说我也能看到鬼。”

  “你也能看到鬼?”智小玲这话显然有些白痴,李明艳也没打算回答,她跟张华年摆摆手意思是走了,说完轻佻的进了办公大楼。

  “太嫩吧,好好跟前辈学习,我有点事先走了。”张华年摇摇头感慨着。

  智小玲嘟着嘴骂他们心机深,和他们说话太费劲。

  晚上下班回家,智小玲看了王一川的小说《灵感》,说实话她的胆子并不大,她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想到王一川飘来飘去的眼神,还是有些害怕。

  小说是以第一人称写的,讲了一个过气的小说家为了得到写作素材、找到灵感而和一个叫易物站的地方交换一种能看到鬼的能力,得到能力之后,他如愿看到了一个女鬼,女鬼答应给小说家一个素材,但是也有一个要求就是让作家去照顾她的女儿,因为她的女儿有危险,作家没有犹豫就答应了,然后女鬼让他去找她的女儿,能找到话,她就给他讲一个故事。

  小说到这里就没有了,想要看的话只能等下次更新,智小玲觉得这也没什么啊?不就是小说中不能说话吗?现实中还装,有必要吗?难道这个人真的心里有鬼?她回想着王一川的种种表现,想到了李明艳的那句话:一个精神病人怎么可能那么肤浅?精神病该是什么样的?

  张侻最近有些神经衰弱,因为他这季度的业绩排在了倒数第一,本以为王一川的小说会有点起色,可惜——没有,他开始对小说失望,这种失望延伸到了对前途的失望,对朋友的失望,对婚姻的失望,失望归失望,小说是要看的,因为那是他唯一能抓住的稻草。

  同事们去聚会了,因为花姐名下签约的一部作品获得了改编权,大家要去庆祝一下,他肯定不会去的,绝不给她嘲笑自己的机会。

  办公室很安静,点燃一支烟,仰靠着椅子,他没有开灯,黑暗中烟火一明一暗,就像只发红的眼睛。

  小说的剧情有些平淡了,张侻快速浏览着,甚至有些不耐烦,小说中的王一川接受了鬼妈妈的委托,保护她的女儿静静,静静本名叫伊静,25岁,三流大学毕业后在北城打工,虽然鬼妈妈不知道女儿的工作单位,但是她知道女儿住在哪里,就是王一川的对门,好像一切都是刻意安排好的,张侻苦笑了一下,麻木的点击翻页继续看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