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懦弱的我
群文乱舞2020-12-28 13:572,009

  小木决定在车里过夜,他让智晓玲回家休息,明天一早来替班,智晓玲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她在母亲的埋怨声中吃饭同时也看小说。

  《灵感》小说写道:

  (这本是我准备好的章节内容,可惜因为女鬼的突然消失让它显得多余,不过我依旧将它发表上传了,一来是因为我的大脑很乱,无法构思新的内容;二来是它要承接伊静不辞而别的原因。)

  (“川川,今天来点什么?”伊静很有礼貌的过来鞠躬,并送上咖啡价目单。)

  (川川是她给我起的名字,她说我的名字太土了,原本她要叫我王王,或者一一,我觉得川川好似还像个名字。)

  (“咖啡,不加糖。”我写下这几个字,并给她一个疲惫的微笑,她敏锐的捕捉到了我的不快,很贴心的问我怎么了?)

  (“有点累。”我的字不好看,至少我在不用心写的时候潦草的像涂鸦。)

  (“这个缠着树枝的圈是什么意思?”她指着我的“累”字问。)

  (我画了个笑脸,想表示我的心情变好了,但是我的表情没跟上,笑容来的有点慢,她没有继续追问,礼貌的鞠躬说:“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啡,请稍等。”)

  (其实我是爱吃甜品的,我也觉得咖啡加了糖要好喝一点,可我就是不加糖,好似在跟自己作对一般,因为我觉得:一个不会和自己作对的作家不是一个好作家。)

  (咖啡很苦,思维就是这样,你经常逆着它的感受,它就会特别敏感,你要顺从着它,它就要变得懒惰了。)

  (“今天我早下班。”她借着给邻桌送咖啡的机会小声说。)

  (我想写下:是吗?)

  (可惜她已经走过去了,我忽然觉得自己不能说话好像是挺难受的。)

  (11点的时候,她早了半小时下班,她像一只提前获释的小鸟快乐地飞着出了关押着她的笼子,她拉着我,她觉得我是他的亲人,我第一次感受到被人需要的幸福感,请原谅我这么说,男人遇到心动的女人时什么感觉都是第一次。)

  (“我们去哪里?”她挽着我的手臂依偎在我肩头。)

  (我真的有想要说话的冲动,但我还是没有说,我指了指前面的电影院,可惜电影院的招牌有些“落魄”,不如边上的XX宾馆闪亮。)

  (“讨厌。”她低下头嗔怪着。)

  (我想她是误会了,拨了她的胳膊想指正一下,但是她低着头不肯抬起。)

  (“川川,我想妈妈了!她离开半年了没有联系我。”伊静低声的说。)

  (如果快乐是火,那么悲伤就是水,火让人兴奋跳跃,水让人沉静窒息,我浸没在她的悲伤里,不知该如何呼吸。)

  (“还好我遇到了你。”她抬头,眼波晶莹,“你喜欢我吧!”)

  (她美丽的容貌加上我原本的动机都让我有些退缩,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我只是想写一本小说,我没想再贪婪的获得爱情,可我又不想拒绝,我是爱上她了,我点头的动作有些慢了,她低头没看到,我该是伤到她了。)

  (一旁的冷饮店很热闹,我拨了下她的肩膀,想表示去冷饮店吃点东西,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没有抬头,我也没有继续叫她,因为我看到了那个男孩,他黄色的头发在冷饮店五颜六色的装修风格里依旧那么明显,他正低着头贪婪地吃手里的红色圣代。)

  (“你看什么呢?”伊静发现了我的安静,于是抬起头问,并且顺着我注视的方向巡视。)

  (“没什么。”我将她带着转了个弯,旁边是一家火锅店,“去吃火锅吧。”)

  (“是不是遇到熟人了?你的亲人?朋友?恋人?”伊静没有那么傻,她追问着。)

  (我的慌忙摇头,头摇的太快了,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她察觉到了我的慌张,于是回头看着冷饮店,那里人头攒动,来往的都是漂亮男女。)

  (“你是不是骗子?”伊静认真的看着我。)

  (我想掏出纸写字,她按住了我的手说:“你不用写字,我能从你的眼睛中看到答案。”)

  (我与她对视着,我不善于掩藏自己,内心的惶恐不安溢于脸上,她清澈的眼眸中慢慢溢出了泪水。)

  (“送我回家吧。”她低下头,她不知道我心中沸腾着的爱是如何的煎熬,我要对她说:我没有骗她,我是爱她的,我只是担心她知道母亲去世而难过,我不想她有任何的悲伤,我也不想那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打扰她简单的生活,我更不能冒着未知的惩罚让来之不易的小说变成泡影,在我处理好一切之前这些都由我来承担吧。)

  (我是一个木讷的人,感情方面是,思维反应也是,她转身朝家的方向走,我挽留的手太慢落空了,我还是追上她拉着她的手腕,她没有拒绝,就在我们转过街角的时候,我发现那个男孩也跟上来了,他手里拿着挤满红色果酱的圣代,就在我们身后几步远的的地方,我愤怒了,不管你是妖还是鬼,我都要让你付出代价。)

  (我松开伊静冲了过去,抓着他胸口的衣服,将他举起,恶狠狠注视着他,他或许很意外我的举动,清秀的眉目微蹙在一起,不过还是半低着头,头顶黄色的心形图案就像一道墙,横隔在我和他之间。

  我用力摇晃他,他是如此的轻,以至于我随手就能将他抛向天空,而后看着他惨兮兮的摔在马路上,可我还是有理智的,我不能这么做,他到底是一个什么角色我要搞清楚,我不能冒任何的危险,而我又不能说话,我只能紧紧的、紧紧的攥着他的衣服,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那男孩终于和我对视了,他圆睁的凤目微微一眯,嘴角慢慢翘起,一个妖媚的微笑,细碎的白色牙齿上沾满了红色的黏液,我脑中一片空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