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诅咒
群文乱舞2020-12-28 13:402,363

  张侻有些着急,近几天王一川的小说不再提及案子,整章都是写拍摄视频的事情,小说的点击量正在下降,评论区的读者也开始焦躁不安,他们吐槽作家网铺的太大无法收口,只能靠着写这种无关紧要的剧情来凑字数,张侻给王一川打电话,他依旧没接,只用短信回话:张编辑您有什么事。

  张侻信息:你的小说怎么回事?赶快往下发展啊?

  王一川信息:我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写?我要兑换到异视能力之后,找到那个女鬼才能知道接下来的剧情。

  张侻都不想打字了,他用语音说:“你知不知道读者已经开始流失?你知不知道我刚刚给你申请了网页推荐?你知道读者走了再回来的可能性有多少?几乎是零!是零你懂不懂?”

  王一川信息:对不起,小说剧情不受我控制,我只是整个故事中的一个小角色,情节不按我的思维方式发展,您不知道吗?我只能在有限视角内把这个故事叙述的精彩一些,我也想留住读者,我也想他们围在我作品的周围,我并不想孤独,我一直在努力,我比你还着急,您不觉得吗?

  张侻拿着手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对啊,他应该比我还着急。

  张侻给王一川发了信息:按照你的思路去写吧。

  王一川信息:不是我的思路,是故事原本的轨迹,我只是在叙述过程和结果,我和它在同一辆火车上,或许我可以猜到目的地,但我真的不知道它会以怎样的方式到达。

  “希望你早点拍摄完成死亡视频。”张侻给王一川发了这个信息之后,叹息一声说:“还是那么固执!小说难道真的可以这样写吗?让故事“肆意”的朝着自己想去的方向?作者不是司机,而是一名乘客?”

  张侻觉得王一川的固执或许也是好事,一部小说连作者都不知道结果,那谁还能猜透?

  ****

  智小玲有些着急,《灵感》小说最近几章内容就是他拍摄死亡视频的细节,无非就是去什么什么地方拍摄视频,遇到了什么什么事情,拍摄成功了还是失败了,没什么参考价值,看了几天小说之后,智小玲觉得薛倩倩的案子都要和王一川脱节了,他离现实生活越来越远了,她有些迷茫,于是给队长去了电话。

  电话里张华年说对手越是沉寂越有可能,不要松懈,注意细节,智小玲表示知道了,可她真没有什么心思去看小说了,拍摄死亡视频的王一川好似上瘾了,他决定将7个死亡视屏增加到11个,他想兑换到更长的异视时间,为此他去任何可能发生命案的地方,北城最火的夜店酒吧、医院重症病房门外、雨夜的高速路、拆迁冲突现场……他拍死亡视频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比如看着伤者死去,他变了,或者说他的善良在一点点消失。

  虽然小说中的王一川很忙,可现实中是他沉寂最长的一段时间,五天里他没有出过门。

  监视着他的夜里智小玲准备交班的时候,王一川出现了,他头发凌乱不堪,却穿着洁白的白衬衫,配上深棕色的裤子,让他像一个老乞丐突然更换了不属于自己的装备一般另类,智小玲盯着他,他依旧像往常一样沿着小区外围的绿化带和围墙间的空隙前行,他左手臂软踏踏的垂着,让他的走路方式更显怪异,这是?智小玲想到了小说中王一川说话了,他的左手臂“受到了诅咒”变得没知觉了?

  智小玲揉揉自己的头发,已经被案子和闷热的天气折腾要发疯的智小玲也变成了一个爆炸头,她都要分不清小说和现实。

  她出去追上了王一川,王一川被突然出现的智小玲吓了一跳。

  “去哪里?”智小玲盯着他问。

  王一川用右手掏出纸笔,蹲下来将纸垫在腿上,用牙齿咬掉了笔帽,在纸上写下:去超市买东西,这个过程他的左臂耷拉着像一条死鱼。

  智小玲都猜到他会这么写,“那走吧,一起去。”智小玲先行一步,在王一川跟上来之后说,“我问什么你就摇头点头就行。”

  “你的左手被诅咒了?”

  王一川缓缓的点头。

  “把它伸给我。”智小玲伸出手,王一川怔怔的看着智小玲,在智小玲坚定的眼神下,他用右手将左手抬起放在了智小玲的手中。

  那手掌凉凉的,智小玲捏了捏,柔软而富有弹性,并没有什么异常,她暗暗用力,手掌在她“铁钳”般的挤压下变得煞白,不过王一川面色木然好似毫无感觉,智小玲托着他左臂的肘关节,用力按压几个穴位,虽然手指在筋腱连带作用下有些许屈弯活动,可王一川还是那副麻木的表情。

  松开手的智小玲看着王一川左臂上深深的掐痕,有些不好意思了,略带歉意的说:“要不要我带你去看医生?”

  王一川摇摇头,将衬衣的袖子拉下来后往小区外走。

  智小玲捻着手指,刚刚的触感说不好是什么感觉,先是不能说话,接着手臂又失去知觉?他到底想干什么?

  超市挺热闹的,王一川的生活还真是拮据,35元都不够,智小玲帮他付款,还顺带着买了些青菜和肉,然后陪着他一起回家。

  薛倩倩的房门上拉着警戒线,王一川视若无睹的开门,请智小玲进去。

  “把窗户打开透透气。”智小玲命令着,将买来的东西拎进了厨房,厨房比上次脏乱了许多,智小玲挽起袖子开始收拾。

  王一川从智小玲身后伸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来吧。”

  他的突然出现把智小玲吓了一跳,智小玲骂他这是要吓死人啊!王一川躬身表示歉意。

  “你不许再这么出现在我后面,小心我一脚把你踹飞,去把客厅收拾一下!”智小玲命令着。

  王一川耷拉着手臂收拾屋子,厨房传来了饭菜的香味。

  “开饭了。”智小玲将饭菜放上了桌子,今天吃的是大米饭,两盘素菜,一盘肉菜,还有一份鸡蛋汤。

  王一川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一动不动,没办法智小玲给他盛饭放在他面前,搁上筷子说:“吃饭吧。”

  他居然落泪了,这把智小玲弄的不知该如何应对。

  “别哭啊!如果有什么要告诉我呢你就写下来,没有呢就先吃饭。”智小玲把碗筷往他面前推了推,王一川机械的吃饭,智小玲也饿了,她吃饭的速度挺快,这要归咎于队长的教导,他说刑警吃饭就要快,吃慢了有可能会饿肚子。

  吃完饭智小玲打量四周,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窗外楼房上的灯光一团一团,照映着一个个温馨的家庭。

  王一川放下碗筷在纸上写下几个字递过来,上面写着: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只希望你不是凶手。”智小玲说完起身,“我走了。”

  王一川没有去送她,智小玲觉得今天的王一川算正常,至少他没有那种奇怪的眼神,难道是因为异视时间到了,他看不到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