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回到了原点
群文乱舞2020-12-28 21:002,139

  《灵感》小说继续写道:(我敲累了,也许她真的不在家,她只是和我赌气离家几天,很快就会回来的,我回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敞开外门,只要她回来,我就能看到她。)

  (整整一个晚上,又整整一个白天,她家的门始终没有打开,难道她遇到危险了?鬼妈妈曾经告诉我她有危险的,我却只想着敷衍了事去听她的故事,我内疚的想要哭泣,我要找到她,我又去敲门,响声太大把楼下的大叔惊扰了,他上来骂我神经病,一天一宿咚咚咚咚的不让人消停,我根据楼道的开锁电话找来开锁公司的人,人家来了之后也骂我神经病,不是你家的门叫什么开锁公司。)

  (我想到了租给她房子的房东,房东的回答验证了我的猜想,她说伊静不让我告诉你关于她的一切,包括手机号,伊静是真的生气了,因为我的不辞而别,或许我只要拍7个死亡视频就好,那样我还能早点回来,可我偏偏要拍14个,也许上天是给了我一次挽留爱情的机会,可我却鬼使神差的追随了小说的脚步,难道我真的只是想写一本小说,其他都不重要了吗?)

  (今天,我又坐在名典咖啡,是角落洗手间口的位置,如果伊静在,我临窗的座位就不会被侵占,她会为我留着。)

  (三天了,我没见到她,我对她的思念并没有因为时间而变淡,反而越来越浓,她的眼神,她的笑靥,她的轻言轻语,她妙曼的身姿……她所有的一切点点凸显,在我眼前不停闪耀,我觉得我错过了很多美好的东西。)

  (“她真的没给我留言吗?”我不死心地举着一笔一划写出来的问题“问”经过的服务员。)

  (“没有。”她礼貌的微笑,难道她不知道此刻的微笑很伤人吗?)

  (“你能告诉我她的手机号吗?”我面带哀求,字迹依然工整。)

  (“不能,你们关系那么好,没有手机号?”她是在质疑我,或许是在怀疑我,她觉得一定是我的问题才让伊静离开的。)

  (一杯黑咖啡,两块糖!我指了指桌上的价目牌的咖啡标签,不想和自己作对了,我应该善待自己,此刻只有我能安慰我。)

  (“请稍等。”她挑了挑下巴说。)

  (咖啡甜甜的,却冲不淡我心中的苦涩,我的小说该怎么写?没有了故事,没有了爱情,接下来我该写什么?)

  (下班了,那个女店员又驱赶我,我颓废的离开那家“熟悉”的店,今天我喝了5杯咖啡,11杯果汁,回家的时候我将它们全吐在了路旁的灌木丛,街道异常的冷清,也无比的陌生。)

  (我又坐在厨房过道的椅子上,窗外依旧是无尽的黑暗,现在一切回到了最初,我还是那个思维空洞、毫无灵感的过气作家,或许时间还是几个月前的那个夜晚,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大脑玩的自我穿越,如果——不是那扇窗户的玻璃是破碎的,我真的相信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

  (既然这不是梦,那么我到底是要一份爱情?还是写一本小说?我到底是希望和心爱的人过平庸安宁的生活?还是为了所谓的理想饥肠辘辘的奔波?)

  (也许……两者之间并不冲突,我总能在最悲伤的时刻找到一丝曙光,我决定了,我要去找那个女鬼,就算她不能说话又怎么样,我还不是一样不能说话,一定有什么办法让她告诉我真真相,她是维系我小说唯一的稻草。)

  ****

  智小玲看完了小说更新内容,一直撑着身体的胳膊肘疼的利害,床下的空间太小了,她都无法侧个身,只好放平胳膊趴下,脸贴着冷冰冰的地面,居然很舒服,关掉手机屏幕,周围又陷入了一片黑暗,这一章说了什么?智小玲和王一川一样迷茫,本来以为小说中会有更多的线索和人物出现,结果人物变少了,线索更少了,智小玲闭上眼,大脑缓慢的运转,周围安静的就像在演奏一首铺天盖地的催眠曲,不一会她就睡着了,边上的手机嗡嗡的震动着没有将她叫醒,却惊扰了外屋的王一川,他循声而来,直接就找到了床下的智小玲。

  有了薛倩倩的案子做背景,张侻看小说的时候感觉就不一样了,一切内容好似都藏着什么线索,说实话小说中的人物只有那么几个,王一川和女鬼、伊静和那个莫名其妙的小孩,而女鬼的故事中出现了小娇、梅姨和快递员,这些人有什么联系?

  张侻想了好久,所有的线索都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现在还理不出什么头绪,看来还要看后面的内容才知道,虽然这样,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王一川一定知道点什么,有了这个答案张侻虽然背冒冷汗却依然很开心,有真实的故事做蓝本,小说一定会很精彩。

  都12点了女儿还没有回来,智小玲的母亲给她打电话没人接,于是给张华年打电话询问女儿的去向,张华年问了牛大东下午的情况就知道,智小玲一定是留在了王一川的家里于是带人去了王一川的家。

  还没有睡觉的王一川一开门牛大东就将他制服了,虽然张华年很不赞同这种做法,但还是默许了,其他几个同事冲了进去找人,在侧屋的床下找到她,她被白色的被子包裹着一动不动,同事小木以为她遭遇了不测,赶忙往出拽人,嘴里喊着:“智小玲你怎么了?智小玲你醒醒啊!”

  张华年也吓坏了赶忙过去帮忙,压制着王一川的牛大东一个擒拿手将王一川按在了地上,王一川没有挣扎,他就像一只待宰的的猫。

  智小玲被小木掐住了人中才醒来,弄清楚状况之后她赶忙掀开被子看身上,衣服还好好的,这让她松了一口气,但看着边上冷脸的队长后不好意思的说:“队长你们怎么来了?”

  “怎么回事?”张华年边问边朝着门口的牛大东点点头,牛大东将王一川松开,顺带着给他整理了一下弄皱的衣服,点头算是道歉,而后朝着张华年这边走来,他看着躺在地上的智小玲,那表情古怪到了极点。

  “我……就是想看看他晚上到底在干嘛?所以就藏了进来,结果睡着了。”智小玲歉意的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