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的芭蕾舞少女
星云朵朵2020-07-06 17:014,688

  1

  优美曲调扬起,四只纯白天鹅轻盈在舞台旋转、跳跃,仿若坠入凡间的精灵。

  黑暗骤然降临,舞台灯光渐渐熄灭,狂风暴雨般的琴声响起。

  其中一只白天鹅被卷入风暴拼命旋转,最后跌落在地。其余三只焦虑探头,嘶鸣,却无法把她救出

  直到风暴过去,聚光灯重新射在舞台中央。匍匐在地的白天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高傲的黑天鹅。

  她像暗夜女王横空出现,白瓷般的脸庞镶嵌着黑曜石般的眼珠。

  当她挥动着黑色羽翼,用极强的张力旋转跳跃时,所有白天鹅在瑟瑟发抖,屈膝向她行礼。

  优雅澎湃的黑天鹅一跃而起,坚定落地瞬间,掌声和欢呼声如潮水般涌来。

  突然,有人大声尖叫,黑天鹅不知何时倒在舞台中央。

  欢呼声戛然而止,观众席里爆发出瘆人的恐惧,舞台周围开始有人冲上来。

  还在旋转的秦真真不知被谁用力一推,原本受伤的脚扭作一团,猛地跌倒在地。

  有人从秦真真的脚踝重重踩过,她大吸一口凉气坐起。

  两米开外,黑天鹅光洁的胸前不知何时插了一把匕首,殷红鲜血不断汩汩流出,十分触目惊心。

  坠入深渊的恐惧慑入心神,脚踝处要命的痛感逼着眼睛猛然睁开。

  秦真真醒了。

  又是关于黑天鹅的梦境,她伸手抹了抹额头,湿哒哒的全是汗。

  2

  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秦真真的亲身经历。

  五岁开始,学习芭蕾的她,一路顺风顺水考上本市最好的舞蹈学院,与其他三个同样优秀的女孩成了舍友。

  四个舞艺和外形都相当不错的女孩,被外人称作“四小天鹅”。

  她们也很喜欢这个称呼,还按年龄排序:老大冯静,老二贾小雨,老三凌雪,老四秦真真。

  秦真真梦里的黑天鹅,是冯静。

  四个女孩当中,冯静舞蹈功底最扎实,练习也最刻苦。相识四年,她除了演出和比赛,几乎都待在练功房。那套练功服一天下来,干了湿,湿了又干。

  原本,她最有机会参加国际芭蕾舞大赛,并取得很好的名次。

  没想到,在毕业前夕的一次表演中,她们自编的舞蹈《黑天鹅》在舞台进行时,冯静突然心脏骤停死亡。

  而秦真真也在台上跌倒还被人踩伤,送去医院后诊断为脚趾粉碎性骨折和韧带拉伤,需要休养大半年。

  秦母非常失望,本来秦真真有机会到市里优秀的芭蕾舞团,却因为受伤失之交臂。

  但秦真真觉得冯静更可惜,她有天赋又非常努力,简直是天妒红颜。

  躺在骨科医院的病床时,老二贾小雨来看过她。

  贾小雨拿出手机,把冯母捧着骨灰离开的悲痛照片给秦真真看:“冯静是心源性猝死,没过两天她妈妈将她的遗体迅速火葬,并带回老家。”

  秦真真很伤感,以至于脚好了很长一段时间,还是不敢进练功房。

  只要一看到镜子,她就会想起冯静翩翩起舞的样子。

  身为医生的秦爸爸,见宝贝女儿情绪太差,强拉着她去精神科同事那里看。

  结果,人家说秦真真因为无法接受好姐妹死在眼前,有了不轻的应激创伤反应。

  治了几个月,她才稍微好转。

  3

  秦真真还在床上发呆,秦母门也不敲,挥着锅铲闯进来。

  她霸气拉开窗帘:“你都睡了快一年,赶紧起来收拾,等会还要去皇跃舞蹈中心面试。”

  外面阳光正好,秦真真一下子没适应过来刺眼的光,连忙遮住眼睛。

  秦母打开衣柜,把新买的裙子丢到她眼前:“今天打扮得漂亮一点,皇跃不是谁都能进的,你真该感谢小雨帮你牵线搭桥。”

  是啊,贾小雨毕业后进了本市最好的芭蕾舞团。她家人脉广,她又会来事,很快打通圈子混得风生水起。

  秦真真换上老母亲准备的鹅黄色纱裙,对着镜子梳着长发,把发髻高高盘起。

  她站得笔直,修长白净的颈脖一下显得更立体好看。

  化了个淡妆走出客厅,天天嚷着养不起“啃老族”的刀子嘴老母亲,还是为她准备了一桌子丰盛早餐。

  秦真真吃了一个鸡蛋,一根油条和一杯豆浆。

  刚想伸手取包子时,手机响了。

  贾小雨在电话里千呼万唤:“弄好没,我开车到你楼下了,快下来。”

  秦真真笑了,这年头帮人介绍工作,还得亲自押送。

  她用纸巾擦擦嘴,补了点淡淡唇彩,换上舒服的平底鞋直冲下楼。

  4

  刚系好安全带,贾小雨瞥了她腰身一眼调侃:“睡美人终于醒了,养得够白白胖胖的哈!”

  秦真真下意识缩了缩肚皮,看来要开始减肥了。

  贾小雨风风火火给她介绍皇跃舞蹈中心,这家开了十几年的舞蹈机构,主打芭蕾,其他是拉丁,爵士舞之类的课程。

  老板是个很好说话的女人,业务能力超强,除了做舞蹈培训,还给有能力的老师集训,冲刺国际舞蹈大赛。

  贾小雨嘚瑟夸着:“虽然你是面试芭蕾舞老师,但假如她看上你,会把你当专业舞蹈演员培养,以后抱几个国际大奖回来。”

  一听到大奖,秦真真想起大二时,她们“四小天鹅”的梦想,是一起站在国际舞台享受鲜花与掌声。

  可惜梦想,早就只能是梦想了。

  贾小雨也叹气:“要是冯静还在,肯定很多艺术团抢着要,她的天赋和领悟力太优秀了……”

  话还没说完,贾小雨的车屁股被人重重撞了一下。

  秦真真的眼皮紧跟着跳了一下,她想起昨晚做的梦,怀疑可怕的第六感又显灵了。

  小时候爸妈工作忙,下班不定时,但她总能预感他们几点到家,提前几分钟关电视回房写作业。长大后在学校,她的眼皮跳了一夜,结果第二天发现男友劈腿。

  贾小雨跟肇事司机理论不休,怒气冲冲回车上拿手机报警:“碰到个蛮不讲理的家伙,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秦真真很识时务:“导航显示目的地在附近,我打车过去,你等交警吧!”

  5

  来到皇跃楼下,见到偌大的舞蹈中心占了足足五层楼,她相当吃惊。

  称它是舞蹈学院也不为过吧,老板真壕!

  前台礼貌问道:“请问您是来咨询学舞蹈的吗?”

  秦真真说明来意,漂亮小姐姐马上领着她穿过挂满艺术画的开阔走廊,来到明亮宽敞的舞蹈室。

  一个相当高挑又有气质的女人朝她微笑:“你是真真吧?我叫许莹,大家喊我许姐。”

  秦真真赶紧问好,想起她以前从未正儿八经面过试,有点小紧张。

  许姐和善地说:“来我这的人,舞蹈功底一定要好,外形身材也要出众。我们不止做培训,还会有很多大型演出活动和节目编排工作。”

  秦真真心虚极了,她快一年没跳过舞,腰身还粗了几寸。

  许姐保持得体的微笑,夸她是小雨的同学,肯定不会差到哪。

  看完自我展示,许姐提出让秦真真先当芭蕾舞老师,教初学的孩子。

  秦真真答应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荒废快一年,以她现在的状况,别说表演参赛,连一般的舞台都不敢上。

  再说,家里啰啰嗦嗦的秦女士总念叨,安稳当个舞蹈老师,相亲也能加不少分。

  许姐突然问:“今天上午有个孩子试课,不如你看看她适不适合跳芭蕾?”

  算是考验吗?

  秦真真深呼吸一口气,以前为了存钱买电脑,她也兼职过舞蹈老师。

  拿下一个孩子,应该不难!

  6

  秦真真第一次见到如此“冷酷”的小女孩。

  不管问她叫什么名,几岁了,喜不喜欢芭蕾,都是一脸木然紧闭嘴巴。

  许姐解释:“甜甜有点内向,试过好几个舞蹈老师的课,都不肯迈出第一步。”

  秦真真灵光一闪,她小时候也内向,第一次试课前也不喜欢芭蕾。

  但漂亮的女老师扮演起芭蕾公主,穿着雪白舞裙迈开腿在空中跳跃,像极了高贵典雅的白天鹅。

  秦真真就这么入坑,从此走上舞蹈不归路。

  打开手机音乐,她踮起脚尖来一段轻盈优雅的舞蹈,鹅黄色的裙摆像撑开的明黄小伞。

  秦真真把手伸到甜甜面前邀约,空气凝固了十几秒,她始终尴尬地保持着舞蹈姿势。

  即将放弃时,甜甜突然把手放到她掌心,由她带着慢慢转圈。

  秦真真相当合时宜地问:“你想当天鹅公主吗?”

  甜甜点头,一旁的许姐显得很激动:“真真,你太有办法了。我女儿从小内向,带她来了好几次都不肯说话,没想到愿意跟你学跳舞。”

  秦真真也很意外,没想到这只“小呆头鹅”,竟是许姐女儿。

  顺利完成应聘,秦真真有些小得意,回去可以领秦女士的免唠叨金牌了。

  7

  两大一小刚走出舞蹈室,就听到一把熟悉的声音在叫许姐。

  秦真真下意识扭头,竟是“四小天鹅”里的老三凌雪。

  她早已褪去了刚入学的土气,身上穿的是千元大牌,手上拎的古驰包挂着一个银闪闪的饰物。

  凌雪对上秦真真的视线,眼里也流露出诧异,但她装作没看见,热情向甜甜伸出手。

  可甜甜下意识躲到许姐身后,许姐问:“周一上午休息,你怎么过来了?”

  凌雪笑道:“我手机漏在舞蹈室的柜子,特意回来取。”

  秦真真的心滴完血后,又翻了一百个白眼。

  世界太小,冤家路窄。

  原本,她跟凌雪的关系也很好。

  但是大四那年,凌雪毫不客气地把她男友宋家伟抢走,还跟他搬到外面的小公寓长住,学校有表演或者练习时才回来。

  宋家伟对于秦真真来说,不仅是初恋,还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

  当年,宋家爸爸和她爸同在医院工作,分到的单位房在楼上楼下,两个年龄相仿的孩子自然玩在一起。

  宋家伟很会煮泡面,秦真真因为跳舞的缘故,被家里勒令不许吃垃圾食品。为此,他经常把她带回家,又或者到宋妈妈开的小餐馆打牙祭。

  吃得太多体重超标后,宋家伟又陪她到河边公园跑步。

  多年的革命友情,最终进化成爱情,双方家长很满意知根知底的两小孩在一起。

  后来,宋妈妈把小作坊做大,在市里开了好几家连锁饭店,宋家伟也跟着水涨船高。

  虽然宋家早就搬到别墅区,但宋家伟经常高调开着几十万的车来学校接秦真真,在她生日时送各种名牌手表包包。

  没想到,凌雪就这样看中宋家伟的财力,突如其来横插一脚,把他变成裙下之臣。

  论美貌,秦真真不输凌雪,但凌雪长着一张小狐狸的脸,美丽中又多出三分妖艳。

  再说,男人会喜新厌旧,尤其是碰到懂“媚术”的女人,动动手指头就被勾走了。

  8

  许姐显然不知道她们的过节,还热情鼓励两人,一起努力成为明星老师。

  出了舞蹈中心,凌雪立马收起刚才甜美的笑容。

  她打量着秦真真,语气里透着几丝轻蔑:“贾小雨把你介绍过来的吧?她可真行啊,什么人都敢往皇跃塞。”

  秦真真不想跟她说话,当日凌雪横刀夺爱,不仅令姐妹反目成仇,多年爱情破灭,害得她连宋家都不敢去。

  为此,秦母没少数落她,白白修炼那么多年,曼妙身材和漂亮脸蛋都有了,连个妖精都比不过。

  秦真真想顶嘴:问题是这只妖也在修炼啊!

  走下阶梯,一辆宝马拉风停在不远处。凌雪故意撞开秦真真,扭着小蛮腰朝车门走去。

  驾驶座的宋家伟下了车,摘下墨镜看向秦真真,眼神有些慌乱。

  他刚想追上来,凌雪跑过去搭住他肩膀,用嘴唇堵住发声。

  秦真真掉头装没看见,胃里泛起一阵恶心,眼皮又开始狂跳。

  她想起黑天鹅的梦,难道第六感暗示的就是这茬?

  那瞬间,秦真真不想来皇跃上班了。

  前景再好又有什么用,对着恶心男女连饭都吃不下,怎么可能好好工作?

  不到半分钟,凌雪和宋家伟已经上车离去,扬起一阵尘土。

  秦真真朝的士站走去,不料在凌雪停留过的地方,踩到一个硬硬的东西。

  捡起来看,是一把匕首形状的亮闪闪钥匙扣。

  指尖触碰到金属质感瞬间,她的脑里闪回无数个黑天鹅的梦。

  与过往梦境不同,昨夜,一把尖锐匕首横空出世,精准无比插在冯静心头。

  联想起自己的第六感,秦真真的心开始狂跳,可怕念头涌上大脑。

  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孩,好端端的怎么会心脏骤停?

  难道,冯静的真正死因不是猝死,而是……

  被人杀害?

  恍惚间,手机突然响起,吓得她头皮发麻。

  刚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尖呼:“秦真真,我出事了,你快打车到医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消失的黑天鹅舞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消失的黑天鹅舞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