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目,
文疏笔乱2020-07-22 14:291,296

  未过两岁,莫离的父亲便取了他一只眼。

  莫离尚无任何成人意识,只觉失去一目,仿佛宽广世界亦变得狭窄。

  到八岁时,他听父亲说,一目是他的宿命。

  莫离不语,父亲却言,行此间事情,便有此等规矩。

  “规矩”对一个尚年幼的孩童而言,是缥缈而又束缚的措词。

  所言中的此间事情,便指鬼医。

  人世间有人医,兽医……阴间便有鬼医,行鬼道之事,乃是阴间独有的买卖。

  正所谓人有人病,鬼有鬼痛,阴间鬼医亦有医技高低之分,若非行魂拿魄到极致的功夫,根本不配被记于《阴册》。

  年岁渐长,莫离倒也渐明了,此间技艺的玄妙之处。

  那一双被称为“鬼手”的大掌,在莫离眼前交错。

  他瞧见自己的父亲,将那饿死鬼的阴胃剔除,从那黑漆漆的生灵体内取出光滑圆润的胃——他望得痴了。

  转眼间,那一双手精巧熟练地将胃里面的浊气剔除,像是在把玩鞠球一般。

  魂体被他的指尖轻抚,那缩小的胃部,又悄无声息地回到原本的位置,他平平淡淡地嘟囔道:“莫要贪吃了,当心被人抓啦。”

  莫离也望见,父亲将一个吊死女鬼魂体的脖颈修缮复位,只是简单一抚,便恢复常鬼模样。

  或是轻揉生灵胳膊便能失之消失不生,或是按压生灵额间便能使之魂魄归位。

  但凡来找父亲的鬼,不论善恶,父亲通通亲自动手医治。

  “父亲,鬼医到底是人,还是鬼?”莫离某日,淡然问了。

  父亲只扬眉,露出那独眼俊秀面庞,嬉笑道:“非人非鬼。”

  个头渐长,似转眼间,莫离已十六有余。

  那日父亲匆匆而来,将又小又薄的竹笺交到了莫离手上,低声道,“放好这东西。”

  莫离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危险气息,问:“父亲,出事情了吗?”

  “为父,毕生技艺,你已尽数学去。”父亲眼神里面透着几分欣慰,“是时候了。”

  只留下这一段莫名其妙的话,从此莫离的父亲便了无音讯。

  日复日。

  来找鬼医的鬼,莫离也医治了不少。

  可总没能打探到父亲的消息,更不知道那诡秘无迹的竹笺,到底有何作用。

  终日呆在,这只有莹虫飞舞作伴的地方,使莫离心底,纵生孤寂。

  “在等人?”那日一身着锦袍,衣纹华贵的人轻松闯入此地,着实叫莫离吃惊不小。

  莫离耐着性子,提醒道:“此处是医鬼的地方,从不医人。”

  “你那只眼睛,瞧见我有病?”少年郎冷清的眉眼微蹙。

  “那便莫来这非人非鬼的地方。”莫离对他挥了挥手,心道,这人真无分寸。

  “莫离。”——然这一句,却让莫离面上嘲讽笑容,停滞。

  他眯了眯眼,邪气纵横,“你如何得知,我的名讳?”

  “阴册,给我。”少年郎眉宇间,多了几分戾气。

  莫离微微垂目,一拂手将正等着治疗的生灵鬼魂驱散。

  那少年郎眼中透着森冷,莫离只冷扫了一眼,便飞身朝他袭去。

  指尖划过,少年郎的皮囊如花般绽开,莫离只轻轻提手,那一拢魂火,便脱离开来。

  他蹙眉,张开手心,带着怜悯的眼神凝视着魂火,“你也是鬼医,竟到我的地盘作乱!”

  “阴册。”那魂火只幽幽然重复这一句。

  莫离闭眼,指尖碾了下那魂火,只一瞬便化为虚无,“只是一拢魂火,便是有此威力。”

  可怖的实力,莫离眼底闪过一抹忌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皮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皮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