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喂药
凌幽紫韵2020-07-11 23:483,586

  “小家伙,赶快醒来”悠悠持续高烧不退令慕凌烨心焦不已。早已派侍卫若东请六弟过来诊治。

  “咦 ,三哥什么时候对女子上心了”六皇子慕凌逸进门便看见惟帐全部放下,只露出一女子的纤纤玉手。不禁揶揄道。

  “废话少说,快看病。”慕凌烨早已不耐。

  说话之时慕凌逸早已两手指掐上悠悠脉搏。眉头微皱。

  “三哥,你这准备开冰窖吗,一只小狐狸冻伤了,怎么这位姑娘也是寒症………”

  “可有办法医治?”慕凌烨的脸早已黑了八度。若不是为大局着想,早就把赵氏杀了。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要忍。

  “我开几副散寒的药,待喝掉发出汗来应该就好些了,但寒气已入体,身体还需慢慢调养。过几天我再来看。”慕凌逸收好医药箱,若东送客。

  药煎好已月上中天。慕凌烨一直守在悠悠身旁。此时春兰秋菊把药端进来。

  慕凌烨亲手把药接过,撇了一眼二人,吓得二人立刻跪下。

  “王爷,奴婢知错,望王爷不要赶我们姐妹走……”

  “既然这样,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们可否愿意。”

  “奴婢愿意,奴婢愿意……”

  “自今日起,你们二人服侍这位姑娘。如再犯错,两罪连罚……”

  “奴婢一定尽心尽力服侍姑娘,定不会出错”

  “好,你们先下去……”俩丫头磕头谢恩后退出门外。

  慕凌烨掀开惟帐,悠悠还在昏迷。他只好坐在床边,将悠悠的头轻轻抬高到自己的腿上。一手搂着悠悠,另一手舀一勺药放置悠悠口中 ,怎奈昏迷不醒的她又怎能把药吃进去呢?眼看药已顺着嘴边流出来,只好用帕子轻轻擦拭。

  如此几次,依然无法将药成功送至悠悠口中。

  慕凌烨看到悠悠苍白的面容已烧成潮红,黛眉微蹙,粉嫩的唇微微张合。

  “倾尘,倾尘”悠悠昏迷中痛苦的喊出。

  “小狐狸 ,你快醒醒,我该拿你怎么办?倾尘又是谁?”慕凌烨听到悠悠嘴里吐出来的名字,忽然觉得心中似有块大石堵住,不能呼吸。

  二十一年来,从未觉得会有什么能左右自己的思想。虽然母妃英年早逝。但华妃将自己视如己出。凭借自己的努力,远走边疆,征战各国。立下赫赫战功。也有受伤的时候,有次身受三处箭伤,危在旦夕,却从未怕过。如今不知为何,自从看到小狐狸变成了一个姑娘,心就已经被牵动。当小狐狸嘴里说出另外一个人的名字时,心中的苦涩不知如何才能消解。罢了罢了,连你是何人都不清楚,又怎能强求呢?

  悠悠陷入梦魇无法自拔。慕凌烨继续喂药,仍旧被流出来。不喝药怎能醒来?慕凌烨情急之下,不知如何是好。拿起药碗咕咚咕咚喝进自己的嘴里,一只手轻轻撬开悠悠的嘴。当自己的唇贴上那两片柔软粉嫩时,身心为之一颤。觉得似有什么东西将心里空缺的那一块添满,却又远远不能满足。

  随着药水顺着慕凌烨嘴巴滑入悠悠口中,嘴巴还被堵住,不自觉的将药水吞咽下去。如此几次,一碗药已见底。似尝到药水很苦,悠悠眉头微蹙。随后慕凌烨将舌头伸进去叼住微苦的小舌,轻轻吮吸。似苦味被吸走,悠悠眉头舒展,陷入沉睡。

  慕凌烨恋恋不舍的离开那一抹娇唇。将她轻轻放好,揶好被角。退出账外,又吩咐丫鬟好生伺候。醒来一定要禀报他,并派暗卫无忧暗中保护,才来至书房。

  此时三王身边四大侍卫早已齐聚书房,等待王爷下令。慕凌烨穿过花鸟山水屏风,来到黄花梨木桌案旁坐下。不怒自威。四侍卫均已觉得似到了冰窖里,不禁打一哆嗦。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发言。无奈,侍卫之首若东才说话“王爷,事情开始准备吗?”

  “嗯,着手准备”敢动我的人,我定要他们付出代价。慕凌烨双拳紧握。

  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慕凌烨一夜没睡,刚部署完,看一眼悠悠就准备去上早朝。看来药已见效,烧已退,面色也红润不少。过不多久,应该就会醒来。轻轻给她掩好房门。

  “姑娘快醒了,给她随时热着早餐。”

  “是”春兰秋菊应道。

  “姑娘身体虚弱,暂时先不要让她出云霄阁”慕凌烨撇了眼躲在暗处的无忧。

  “是,王爷”无忧立刻回答。

  一切交待完毕,,慕凌烨才放心离开。

  雾渐渐散了,东方的天已有一点红光。旁边的云,也染上了微微的粉红。慢慢的,太阳探出了头,一点一点的露出来,紧接着是一片白白的鱼肚皮。再后来是切了一半的大红橙子。终于,太阳升出来了。

  当太阳渐渐爬上了天空的高处,那种蓝色不再那样的深,慢慢变淡了。不知不觉,云彩和微风追逐打闹着出现在天空中。那明媚的阳光,给天空上了柔美的一层暖色。很舒服,很安逸。

  “倾尘,原来如此………”悠悠似做了一个睿长的梦。梦醒时分,人也渐渐睁开眼睛。

  “咳咳……”咦,悠悠抬起自己的手臂,左看右看,终于变回人了,谢天谢地。只是自己的喉咙火烧一样疼。

  “姑娘醒啦,”春兰在外守着,听到有声音立刻进来。

  “水……咳咳……”

  “好的,姑娘莫急,奴婢马上端来…”

  一杯水入喉,原本沙哑的喉咙已湿润许多。

  悠悠想起身,奈何刚起来一半眼前一黑又倒了下去。

  “姑娘想怎样,吩咐奴婢便可,千万莫伤了身子………”

  “额,我只是饿了,想看看有没有吃的……”悠悠扶额。丢死人了,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王爷早就吩咐奴婢早膳一直温着,待姑娘睡醒就传膳。您看现在需要传膳吗?”

  “嗯,王爷……”

  “姑娘有所不知,在姑娘昏迷不醒期间,一直都是王爷照顾你呢!王爷为了你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就是今天,也是事无巨细,吩咐奴婢好生照顾姑娘才不得已去上朝呢………”

  说话间,早膳已端进来。春兰服侍悠悠洗漱后来至桌前。两天水米未进的她,看到膳食是什么眼神?自然是眼冒精光,埋头猛吃。

  “姑娘,王爷吩咐,姑娘大病初遇,只能吃些易消化的粥类,等身体好些再添加其他膳食………”

  “嗯嗯嗯……”虽然不能吃大鱼大肉,只能吃清粥小菜。但这鸡丝粥也太好吃了吧。

  “姑娘两日未进食,不宜吃太多,王爷……”春兰见悠悠三两下,一碗粥已见底。自己又盛一碗。不由开口。

  “王爷,王爷,你左一句王爷,右一句王爷,莫不是你喜欢王爷,需要我帮你作媒吗?”悠悠一边吃粥也不忘揶揄春兰几句。

  春兰立时脸红道“姑娘莫要取笑奴婢,奴婢只是听从王爷吩咐……”

  “嗯,嗯……”慕凌烨散朝回来早听侍卫禀报小狐狸已醒,便飞速赶往云霄阁。哪知刚到门口,就听到臭丫头要把丫鬟送给自己。

  慕凌烨脸色铁青的踱步进屋。

  “咳,咳咳,咳咳咳………”唉,真是背后不能说人啊,最后一口了还呛着。悠悠表示很无奈。

  “怎么,不是要给本王作媒吗,怎么不说了?”慕凌烨掀袍坐在悠悠对面看她。嗯,面色恢复不少。

  “咳咳,咳咳………”真是的,给人留点面子不行吗?

  “说,你到底是何人,来自何方?”慕凌烨禀退左右,义正词严道。

  “如果我说,我叫唐悠悠,不属于这里,你信吗?”估计说给谁都不信吧。

  “那你到底是人,还是狐狸?”

  “当然是人啦,我也不知道为何,在我的世界是好好的人,等一到这里就变成了一只狐狸………”小狐狸讲到此,黯然失色。或许搁谁身上,都开心不起来吧。

  不,有个人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当听到她说是人时,自己的顾虑早已烟消云散。但他必须保持冷静,从小生于皇家的他,早已练就喜怒不行于色。见惯了帝王家的尔虞我诈,还有什么事情能使他方寸大乱呢?

  “我说,我信…………”慕凌烨面无表情。

  “真的吗,你真的愿意相信我?哪怕我说的那么不可思议?”本来来到异世界的她,先变成狐狸,后又变成人。说出来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难得有人能相信她的话。就好似新初生的婴儿见到自己的母亲一样亲切。悠悠早已眼角噙满泪水。

  “为何不信?”面前的人儿真是令慕凌烨百看不厌。那灵动的眸子,嘟起的小嘴,时而开心,时而又满泪含泪。这样的人儿,真想一辈子留在身边………

  “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悠悠不自觉的抓住慕凌烨的袖子,晃呀晃。

  “好人………”已活二十一年的慕凌烨,在战场上是战神,边疆各国听到战神名号皆退避三舍。在朝庭上,他刚正不阿,从不拉帮结派,也不收受贿赂。自成一派,至使人人俱怕。还从未有人称他为“好人”。慕凌烨看到抓住自己袖子的玉手喃喃道。

  此时悠悠才发现,似乎略有不妥。唉呀,真是笨呀,竟然忘记了自己身在古代,男女授受不亲。糟糕,他不会以为自己是放荡女子吧。思及此,悠悠悻悻收手,嘿嘿灿笑。

  “误会,误会。在我们那个世界,没有男女授受不亲,没有那么多封建礼仪,是男女平等的………”

  “哦?”慕凌烨惊诧,是什么样的世界,竟能如此。

  “是真的,在我的世界里,男女平等,男子所做之事,女子亦可。女子也可以读大学,学很多东西,只是………”

  “只是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家了,我想我的父母,想回家………”思及此,悠悠刚才还讲的绘声绘色,此时的小脸又满面愁容。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来王妃是只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来王妃是只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