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前世今生
凌幽紫韵2020-07-09 11:253,829

  春雨霏霏,雨雾弥漫,千万条银丝,荡漾在半空中,恰似穿成的珠帘,如烟如云地笼罩着一切。

  暮风四起,吹落满院桃花,小雨珠飘落在早春的花瓣上,滚动着,犹如千万颗闪烁着五颜六色光彩的珍珠。

  戌时,慕凌烨和着春风细雨回到自己房间。不同往日的寂静使得他不由得蹙眉。

  “王爷恕罪,王爷恕罪。”春兰,秋菊早已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说…”

  “今日午后,奴婢看那白狐睡觉了,就出去了。过了一阵再回来时,它——它就失踪了,望王爷责罚……”俩丫鬟早已泣不成声。

  “查”

  慕凌烨一挥手,门口暗卫把丫鬟带出,退去查探。

  小家伙,到底是你自己要走还是别人抓走的呢。本王待你不好吗,救你性命,供你吃喝。难道还想跑?

  一想到小狐狸要走,慕凌烨的心不由得纠动一下。

  一盏茶时间,暗卫无痕来报。

  “找到了?”慕凌烨放下茶盏。

  “禀王爷,在赵夫人院中………”

  无痕还未说完,慕凌烨早已使用轻功飞奔出去。

  赵惜柔,很好,敢动我的东西。活腻了。

  惜兰院中,赵氏雍懒的靠在贵妃踏上 ,丫鬟嫣红跪在地上给她轻揉着腿。姣好的面容擦满了胭脂水粉。头上梳着美人髻,斜插一对金步摇叮叮作响。

  “嘭”慕凌烨早已踹开门,怒视赵氏。吓得赵氏一时惊慌失措,随后又欣喜若狂。赶快下踏屈身行礼。

  “不知王爷深夜驾临惜兰院,可是………”

  “本王的白狐在哪?”慕凌烨早已不奈烦的打断她。

  本来还以为王爷终于可以正眼看一下自己了,亦可以双宿双栖。哪知一来就问白狐。

  “妾不知什么白狐……”

  “搜”

  一声令下,侍卫若东若西带领众人开始搜查惜兰院。不消片刻,若东来报。

  “禀王爷,找到了,在柴房,但是………王爷还是亲自去看看吧。”若东心想,现在谁不知道王爷宠白狐啊,小狐狸晕过去了,我们可不敢动它,还是王爷自己去吧。

  当慕凌烨来到柴房的时候,看到眼前小狐狸的境况,顿时愤怒不已。

  “来人,传我令,将赵氏禁足惜兰院”随后抱起小狐狸出王府,向六皇子慕凌逸的医馆飞去。

  话说今日悠悠被嫣红抓住送至赵氏面前时。赵氏恨透了它,王爷正眼都不看一下自己,却宠爱一只小狐狸。不由得妒火中烧。命丫鬟取来剪刀。把小狐狸五花大绑在椅子上。用剪刀把小狐狸的一身雪白的毛剪得七零八落。然后命人拿来绣花针。在她身上扎了无数针。

  小狐狸疼痛难忍,拼命挣扎,无奈自己身量短小,又被五花大绑。悔不当初啊,如果不出来也不会落此下场。好怀念在王爷房间里的舒服日子啊……也好想王爷来救她,可是,他会不会生气,因为自己的逃跑,而不来救她。唉,自作孽不可活呀。

  此时赵氏看到小狐狸因为被扎针痛晕过去。还不解气。随即命人拖来木桶。打来几桶冰块。和着外面的井水。把小狐狸丢进桶去。顿时刺骨的凉气浸入小狐狸的五脏六腑。使得她瑟瑟发抖。本已清醒过来。没过多久就又晕了过去。

  两个时辰已经过去。丫鬟嫣红见小狐狸只剩了一口气。忙禀报赵氏。随后赵氏命人把小狐狸丢至柴房之中。任其生死。

  上京城南。闲云医馆里。六皇子慕凌逸与三王慕凌烨均面色不善。慕凌烨看到本来通体雪白柔软的毛发早已不见,气若游丝的趴在自己怀里,心痛不已。

  “如何,还有救吗”

  “寒气入体,全身又被针扎过。不好治啊!”本想吓一下三哥。何曾见他对什么东西,这么上心过?如今对只小狐狸竟如此。

  “额,也不是没得救。”

  “快说。”下次把话一次性说完,可以吗?

  “药浴”

  回到王府已是深夜。慕凌烨早已命人准备好热水,把慕凌逸配的草药放置其中。热水立刻变成褐色。慕凌烨轻轻地把悠悠放入浴桶中。原本只剩一口气的悠悠被药蒸汽的熏陶,缓缓睁开眼睛,却又看不太清,以为又是在被人折磨。都没看清是谁就抓了过去。慕凌烨的脸颊立刻出现三条抓痕。

  还未等慕凌烨发怒,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小狐狸的四只小短腿逐渐变长,前爪变成藕臂和纤纤玉手,后腿变成了细长瘦腿。原先的尖嘴猴腮,狡黠的眸子变成了吹弹可破的肌肤,迷人的面庞,灵动的大眼,只是此时小狐狸的脸色苍白,眼睛并未睁开,一双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好似蝴蝶的翅膀,随时准备飞走。

  慕凌烨早已惊呆,此女之美,几分清纯几分妩媚,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恰到好处。

  本来抓住小狐狸的大手,由于小狐狸的突然变身,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重量,至使悠悠从他手上又溜进浴桶里。急忙之下,慕凌烨用其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跳进浴桶。一把将小狐狸捞进自己怀里。此时才发现她的身上穿的衣服很特别,上身只一件白色T恤衫,胳膊早已露出一半。下身一件紧身的蓝色牛仔裤,衬托的她的身材玲珑有致………

  此时慕凌烨的脸欶的一下就红了,喉节不由滚动一下。

  “该死的,穿那么少…”

  “王爷……”候在门外的若东听到房间里有声音轻声询问。

  “滚远点……” 慕凌烨愤怒至极。

  “………”

  此时的悠悠虽成功变身,但仍在昏迷中。躺在慕凌烨怀里,衣衫早已湿透。眼看不能再这样泡下去。慕凌烨只好将悠悠轻轻托出浴桶。命人送来一身女装。亲自给她换好衣服。拿来白色布巾一缕一缕的轻拭她的秀发………

  又是一天过去。夕阳的余晖透过层层云霞,斑斑点点的柳叶,斜射进三王的云霄阁。

  三王府里所有小厮,丫鬟,侍卫早已炸开了锅。“听说了吗,王爷卧房里有一位美人,生病了,还在昏迷不醒………”

  “是啊,是啊,从未见过咱家王爷对哪位夫人小姐上心过,听说还亲自喂药呢………”

  “嗯,哼,不该你们打听的就不要打听。做好你们的份内之事………”周管家发话,众人作鸟兽散。其实周管家也好奇,从未听到消息说有哪家小姐进府,为何王爷床上就多了一位美人儿。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呸呸呸,周管家连打自己嘴巴两下。自言自语道“主人的事情岂是你等妄自菲薄的”。说完背着双手竟自离开。

  话说昨天晚上,悠悠被慕凌烨换好衣服后就发起了高烧。毕竟狐狸本身在冰水里泡了那么久,还被扎针。虽然变身后针眼并未对悠悠身体产生破坏,但寒气已入体,导致高烧不退,说胡话。

  此时的悠悠正在梦魇中无法走出。梦境中悠悠飘飘然踩着云朵左顾右盼。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汐儿,你来了”

  “你是在唤我吗,为何把我唤作汐儿?”悠悠转身回眸。

  只见一白衣白发嫡仙一样的人踏着七彩祥云由远及近走来。

  “嗯,是的,我在唤你”嫡仙般的人儿朝着悠悠温柔一笑。古有倾城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唉呀呀,不得了啊。悠悠不禁沉迷其中,向来只有美女一笑倾城,二笑倾国。为何这位仙人的笑里似有无尽的爱………哎,不对,悠悠不相信的揉揉眼睛。咋仔细一看,这仙人怎么这么眼熟呢?

  “为何把我唤作汐儿,为何把我送至那个时空,又为何把我变成了狐狸?”在悠悠看清仙人的长相之后,真有一股想暴揍他的冲动。

  原来仙人和三王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仙人白衣白发,三王玄衣墨发。原来一切都是阴谋。你们都是坏银。

  “汐儿莫气,且听我一一道来……”

  “快说,别磨磨唧唧的”

  “汐儿的性格真是一点没变”仙人无奈的微笑。

  悠悠躲在一旁恨恨的盯着他。

  “哎,罢了罢了,还是说与你听罢。”

  “你的前世是一只狐妖……”

  “要不要这么扯啊……”

  “是真的,此时在悠悠面前呈现出一幅又一幅的画面。那时的汐儿生活在青丘。是一只无忧无虑的九尾白狐。有一次因被一只熊妖追赶,体力不济,眼看就要被熊瞎子吃掉。一位倾尘神君刚好路过,顺手救下小白狐。小白狐为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变成了一方帕子钻进神君衣袖。自此被带上天庭。后被神君发现,赐名汐儿,遂跟随他修仙。”

  “时间一晃而过,三百年已过去,小狐妖如今也修成了狐仙。但她早已悄悄的爱上了倾尘神君。奈何神君三百年如一日,待她一如往昔。教她修仙功法,看她练功,好似一直把她看作徒儿,从未越雷池一步。”

  “就这样也好,至少还可以留在他身边。五百年又已过去。他们依然平静的生活。但由于魔族联合鬼族判变打破了他们的平静。魔王联合鬼族摔领数十万魔兵攻打与天界的边界九天山。天帝派倾尘神君率天兵天将前往剿灭。汐儿怕倾尘出事,又悄悄变为一方帕子钻入衣袖,跟随神君前往。双方激烈交战半月有余,均伤亡惨众。

  最后魔王祭出魔族神器诛仙琴。顿时魔音绕梁,天兵天将损伤大半。倾尘对敌魔王渐渐吃力。为今之计,只能用自己神君之血将魔王封印在诛仙琴之中。他的心思,和他朝夕相处八百年之久的汐儿又怎会不知。在他念动口诀之际,用剑已划破手,一滴精血随之流出,随着口诀的催动。还未进入诛仙琴,就被挡住。

  其实,他作为神君有所不知。但汐儿在下界做妖时最喜欢听一些希奇古怪的事情。比如说此诛仙琴。光靠一滴神仙的精血是不能封印的。需要以元魂祭奠诛仙琴方能镇压魔王。

  说时迟,那时快。汐儿飞速朝诛仙琴飞去。最后看一眼倾尘。一滴泪滑落下来。就这样吧。就算你不爱我,至少相伴八百年就已足够。就让我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吧,多年以后,你是否还会记得有只小白狐曾陪你度过漫长日夜呢………

  “不要………”倾尘绝望的看着汐儿飞至诛仙琴中。伸手想抓住她,无奈只抓住了一片衣角。绝望的泪水奔涌而出。

  一切已经尘埃落定。汐儿用元神祭奠诛仙琴,把魔王镇压在了诛仙琴中。倾尘此时抱着汐儿的肉身,慢慢抚摸着她苍白的脸颊,如黛的眉,灵动的眼睛,粉嫩的唇。似要把她的样子刻进生命里。然而,上天却不会怜悯他。汐儿慢慢的,变成透明,过了一会儿便烟消云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来王妃是只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来王妃是只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