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好羡慕啊
发呆的啊春2020-07-09 09:372,236

  楚渊清咳两声掩饰自己的震惊,既然已经被人误会到这么深的地步了,算了,既然误会就误会了,自己在说什么也白费了。

  “想不到你竟然看破了我的伪装,非常好。”

  “既然你想让我指点你一二,那……”

  楚渊仔细地想着,自己不是正好接手了一个‘天道宗’么?而且连弟子都没有,倒不如就让她当自己的开山大弟子吧!

  “这样,你向天道发个誓……”

  为了稳妥起见,也为了自己暴露之后的安全着想,楚渊拟定了一个八百多字的天道誓言合同。

  在这个世界,天道誓言是最毒的,一旦发下,若是违背定会遭到天道的惩罚。

  只要叶皖卿发下这个毒誓,那么自己就会得到一个打手,而自己只需要付出时不时的点拨就行。

  当然,自己会什么点拨呢?

  楚渊在内心中回想着自己的誓言模板,越看越是觉得这是个将对方剥削致死的合同,她肯定不会答应……

  “我叶皖卿在此发下天道之誓……”

  诶?!!

  楚渊还在琢磨,耳边就已经听到了她的声音,那决然的话音一字一顿地,仿佛成为了天地间唯一的声音。

  带着万分惊讶听着叶皖卿一字不漏地发下天道誓言,楚渊彻底震惊了。

  我只想让你知难而退啊!

  万完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发下这种誓言了!

  楚渊看向叶皖卿的目光瞬间就变了,这家伙到底是傻得可爱还是蠢得可爱啊,竟然敢发这种誓。

  以天道誓言的条款来看的话,即便是现在对她动手动脚也没关系,因为这是允许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绝不对师傅动手。

  违反是要被天打五雷轰的!

  感应着天道之力将楚渊保护起来,叶皖卿表情放松地笑了笑:“师傅放心,我绝对不会暴露您的真实身份!”

  “若是我以后有什么对师傅不敬的地方,请师傅随意责罚!”

  啧啧啧……

  这就诓骗到一个忠心的徒弟了吗?

  就这么简单?

  其实也不简单,好歹是一个天道宗开山大弟子的身份呢。

  楚渊暗自咂舌,收起心中大胆的想法,望向眼前的破天峰。

  “你师傅我想去那座山的半山腰。”楚渊指了指破天峰,嘴角带上了些许玩味看向叶皖卿。

  叶皖卿瞬间明白过来,“师傅请乘我的飞舟!”

  一叶扁舟似的东西在眼前急速放大,稳稳当当地停在地上,颇为简陋,像是一艘小渔船。

  “这是我偶然得来的法器,上阶灵宝,其中别有洞天,师傅请!”

  叶皖卿做出一个请的动作,但是楚渊并没有看到能上去的梯子之类的东西,这船沿有自己的腰部那么高,这该怎么上去?

  看到这个,楚渊傻了眼,想不到刚刚成为她的师傅,就要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了吗?

  楚渊硬着头皮靠近飞舟,装作鉴赏的样子准备抚摸船沿。

  手指刚刚搭上去,楚渊便发现眼前的世界陡然一转。

  素雅干净的房间中罗列着暗沉色的书架,褐色木桌上放有文房四宝,除却一支梅花发簪,这个房间中没有任何东西能反应其主人的性格。

  楚渊通过窗棂看到了外界的景物,他发现叶皖卿正在外面发呆,微微张着淡粉的小嘴,目瞪口呆。

  下一秒,叶皖卿出现在眼前,“师傅果然厉害!我这飞舟的随意门就连我父亲都找不到!”

  楚渊默默咽下自己的疑惑,装作毫不在意地点头,实则内心中早已惊得不行。

  我到底怎么摸到那个任意门的?

  “师傅小心,飞舟启动时会有一点颠簸。”

  叶皖卿郝然将自己的师傅当成了一个瓷娃娃,生怕给碰着磕着了,就连启动飞舟的手法都变得极其温柔起来。

  楚渊默默抓住身边的书架,心中想着自己要是真能指点她就好了,可惜自己是个冒牌货。

  对!没错,就是个冒牌货,也不知道哪天就会暴露了真实身份,招来人人喊打的局面。

  叶皖卿的飞舟速度非常快,楚渊甚至都没有移动的感觉,叶皖卿就已经表示破天峰半山腰到了。

  放下手中刚刚拿起的‘三清’卷宗,楚渊扭着脖子,“很好,辛苦你了!”

  对于楚渊的肯定和感谢,叶皖卿表现得受宠若惊,她实在是没想到,这种隐世大能竟然能为一个小弟子做到这种地步!

  楚渊站在窗棂前,试探性的将手搭上窗棂,和他预想的一样,瞬间转移到外界。

  回头看看飞舟,楚渊又低下头看看自己的手。

  他很肯定,自己能通过飞舟的任意门,绝对是因为运气好。

  难道,来到这个世界,自己的运气也跟着改变了?

  怀抱着这种心情,楚渊迈开步伐,踏实的地面有着青草的淡香,楚渊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踏出一步,整个人直接从原地消失。

  叶皖卿眼疾手快地在楚渊消失之前碰到了他的衣服,两人在眨眼间一同消失,只留下几对孤零零浅薄脚印在原地不知所措。

  晕眩的感觉传来,就像是疯转两百圈后的左右不分,楚渊半蹲在地上,尽可能地保持着自己的平衡感,而就在这时,鼻翼间,浓稠的血腥味侵入。

  楚渊倒抽口凉气,抽到一半发现不对劲,赶紧捂住口鼻。

  这血腥味的刺激效果十分给力,眩晕感被压下,在这种浓稠的味道前,在糊的脑子也清醒了。

  楚渊抬头望向前方,一滩红彤彤的液体在地上画出诡异的痕迹,而循着那痕迹向上看去,能看出大量的红色液体中泡着一个人。

  那人是仰面躺在地上的,胸口能看到微弱的起伏,根据她的身材判断,这人应该是个女的。

  眼角余光瞟到一道白色的身影,目光微微一定,楚渊愕然地发现,叶皖卿不知何时已经蹲在了那女子身边,手上闪烁着乳白色的光芒,似乎是在治疗。

  不愧是修道者!

  呜呜呜,好羡慕!

  楚渊稳定住了自己的心神,经历最初的不适感之后,即便是面对这种场景,他也能做到没有过激的行为。

  这时,正替那女子疗伤的叶皖卿忽地转头:“师傅,这人身上缠绕业障,您怎么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因为资质平庸所以被系统抛弃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因为资质平庸所以被系统抛弃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