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再见陈长亭
月业2020-07-04 11:103,233

  白韵这么一吼,小组一共六个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组长谢忱也微微一愣,然后尴尬笑道:“但最起码到目前为止,测谎仪在审讯的时候还没有出过错!”

  “算了,现在唯一的突破点就是丢失的那本书,你们不去查,我去!”白韵显得很激动,她似乎对真相很执着,或者说她很不相信那个测谎仪。

  “白韵,这是我们刑侦科的事情,你一个检验科还是少插手的好!”谢忱起身看着飒然转身离开的白韵喊道,这还是他第一次见白韵这么失控。

  “真相不应该被埋没!”白韵头也不回的丢下了一句话。

  谢忱无奈的叹了口气,瞥了一眼办公台上显示器的文件后,对警号为为819的那个女警察喊道:“小甜,你跟她一起吧!”

  代号819的女警察噌的一下站起身来,应了一声:“是!”随后她将桌面简单整理了一下后,就走出了自己的工作台,快步跟上了白韵。

  ……

  很快二人就来到了陈长亭的家门口,因为调查取证已经结束了,他家里电子隔离带也已经被撤了,现在她们二人已经不能凭工作证直接进入了!

  白韵看了一眼门牌号,随后便按响了访客铃,没让她们多等,十多秒后,门就自动开了,并且伴有语音提示:“欢迎光临!”

  沈甜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心想:“家里出现这种变故,还有心情弄这些?”不过她也只是在心里想了想,随后便将目光移到了白韵的身上。

  白韵深吸了一口气后,才迈步朝里走去。

  “白姐好像有什么心事。”看着白韵现在的状态,沈甜在心里嘀咕了一声,但最终她还是选择默默地跟在了白韵的身后,没有说什么。

  进入庭院后,白韵开始习惯性地打量着四周。

  清心街这边的住宅基本上都是带庭院的两层小别墅,建材大多以木头为主,房龄大都超过了两百年,基本上都是从祖辈传承下来的。

  陈长亭家里的院子里有花有草,还有一人人工堆砌的假山以及人工小池子,里面还养着几条鱼。虽然院子里的装饰花草很多,但是放眼望去,依旧给人一种干净整洁的感觉。庭院里通往主住宅房的小路有两条,一条是由鹅卵石铺就,另一条是木板铺就而成。

  “爱干净,四处打理得都很干净整洁,但还没有到吹毛求疵的地步,”白韵观察着院落以及房子的外部,心中暗暗揣摩着:“受害者华曼应该都很勤快,热爱生活。”

  “不过这鹅卵石地面似乎是人工铺就的。”白韵的看向了铺了鹅卵石的那条路轻声呢喃了一句,虽然上面的图案大致看上去都很完整,但如果仔细看上去的话,依旧能看出几个错点。如果是机器铺设的话,这种错点大概率是不可能出现的。

  沈甜也在观察四周的情况,她是今天第二次来,中午的时候,她还在这个院子里拍过照。相比上午,这个院子的地面更加湿润了,这也没有装自动浇水系统,显然是有人给这些花花草草浇过水了。

  沈甜没有多想,随着白韵来到了住宅,

  按响门铃后,没过多久就有人给她们二人开了门,只不过开门的是一个女人,身上还穿着围裙,看到她们二位后,笑着开口道:“请进请进,我还在做晚饭,你们随意!”

  说着那个女人就快步走进了厨房,留下门口两个女警面面相觑。

  “确定这是受害者的家?”白韵缓了会后,皱眉看向了沈甜。

  沈甜似乎现在也不太确定了,从口袋里掏出了警察专用的镜【注释:访问云端数据的介质,之前陈长亭在市场以及医院使用的付款设备,也是镜的一种】,确认身份后,沈甜很快就找到了本案的卷宗,只是在找到受害者的住址后,对着白韵尴尬一笑:“就是这儿,清心街三十四号!”

  “你们两个愣在门口干嘛,进来坐啊?”正在厨房忙碌的女人忽然探出头对她们二人喊了一句。

  白韵和沈甜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后,带着满满的疑惑走进了这间房子。

  沈甜白天来过,所以很清楚鞋套机的位置,熟练的在玄关套上鞋套后才走进去。

  白韵紧随其后,进到客厅后,下意识的就开始观察周围的布局。

  和外面的庭院差不多,处处都收拾得很整洁,可以看出,这一家都不是那种邋遢不讲究的人。

  “随便坐,陈长亭在书房里,不过现在你们还是不要打扰他比较好!”厨房里又传出了那个女人的声音,“对了,现在已经这个点,你们二位要是还没有吃晚饭的话,就在这里解决吧!”

  白韵忍不住了,她走到了厨房门口,看着那个女人忙碌的身影直接发出了三连问:“你是谁?你和陈长亭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在陈长亭的家里?”

  “我就是他的邻居,清心街三十五号,你们应该可以查到,名字是何秋月,你们也可以叫我秋月,”那女人有条不紊地处理着案板上的食材,“至于我为什么会在他家,那你得问陈长亭。”

  客厅沙发上坐着的沈甜在听到那女人的回答之后,不由微微一愣。实在是太奇怪了,无论是陈长亭还是这个女人。似乎在看待凶案的时候,和普通人的状态完全不一样,似乎在他们的眼里,这只不过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

  白韵深深地看了一眼何秋月,随后移步来到了书房的门口。

  只是在看到里面的情景之后,白韵微微挑起了眉头。

  “他已经在里面躺了一个多小时了,不用感到意外!”厨房里又传出了何秋月的声音。

  白韵奇怪的看了一眼厨房那个方向,她还能听到刀躲在案板上发出的“咚咚”声。从这一刻起,白韵的神经紧绷了起来,她在面对冰冷的尸体时都没有这种感觉。

  沈甜指了指白韵的脚,然后轻声道:“应该是从你的脚步声判断出来的!”说完她也看向了书房内部。

  此刻书房的窗户开启了自然模拟系统,设定的时间应该是阳光正好的中午时分,与之对应的自然光系统也打开了。书架上有着很多书籍,摆放整齐,也做了分类。如果不看地上躺着的陈长亭,那么这个书房是很正常的。

  白韵看向了躺在地上的陈长亭,她看过现场照片,基本可以确认,陈长亭现在就是在模仿案发现场。最令白韵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陈长亭的面部表情,如果不是注意到了他胸口的起伏动作,白韵甚至有了他是第三个受害者的错觉。

  斜阳透过窗户照进客厅,走道被铺上了一层诡异的橘红色,四周还回荡着刀剁在案板上发出的咚咚声,最关键的是陈长亭以及何秋月都让她感到了一丝丝的不适。沈甜拉了拉白韵的衣袖蚁声道:“白姐,我们还是走吧,再过一会局里的晚餐都要结束了!”

  话音落下,那让人心脏随之跳动的咚咚声陡然停下。

  周围的环境忽然变得安静下来,白韵和沈甜的心却是猛地一下提了起来,她们现在甚至不敢回头!

  可随后传到她们二人耳朵里的声音却是,菜刚下入油锅发出的“呲啦”声以及后续的滋滋声,厨房里似乎正在炸着什么东西。

  听到这个声音后,白韵和沈甜都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会这么紧张?”白韵自问了一句,再怎么血腥的凶杀现场她都见过,如今却在这么一个还有着烟火气的房子里感到无比的紧张,一时间她有些难以接受。

  沈甜现在也感觉自己有点不在状态,进入刑侦科三年多,经手破过的案子大大小小数十起,也可以说有一定的经验了,可今天却被这么平常的一件事给吓到了,实在是有些不应该。

  沈甜晃了晃脑袋,不再去想那些,可是当她的目光重新移到书房的的时候,她几乎在要叫出声的那一瞬间就捂住了嘴,还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怎么了?”白韵扶住了沈甜,皱眉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沈甜抬起左手,指向了房间里躺着的陈长亭。

  白韵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陈长亭那双瞪圆了的眼睛里的瞳孔正缓缓地移动着,直到漆黑的瞳孔里倒映着白韵的身影。

  看到这一幕后,白韵也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只是随后,陈长亭的瞳孔又在眼眶里转了转,而后有些僵硬的闭上了眼睛,不久眼角出现了一滴眼泪。随后陈长亭僵硬的身体也开始活动,片刻后,已经僵硬的肌肉慢慢的放松。

  不一会陈长亭就缓缓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各个关节后,对着白韵以及沈甜微微颔首道:“抱歉,吓到你们了。”

  两个女人缓了一下后,都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陈长亭缓步走到了房门口,对她们二位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说:“二位移步客厅聊吧。”说话间,他关闭了房间里的自然光系统以及窗户的自然模拟系统,同时他在操作面板上打开了家里客厅的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