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墨夷槿收服法器
大九儿2020-07-15 23:234,228

  “他是谁?”

  看见沫尘身旁的墨夷槿,落云潇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墨夷槿,我朋友。”

  沫尘拉着墨夷槿的手,大大方方的介绍道。

  墨夷槿深深的埋着头,一眼也未看落云潇。

  “哦。你还有朋友?什么时候认识的?”

  落云潇撅着嘴吧嘟嚷着,看模样有些不快。

  “昨天认识的,怎么,我为什么就不能有朋友?”

  “昨天认识的就叫朋友?沫尘,你是不是傻?没人告诉你人心隔肚皮?”

  “我和你也没认识几天啊?”

  沫尘这句话倒是在理。

  落云潇一时语塞,吃了哑巴亏心中着实不好受。

  “好了,送到这里可以走了。”

  落云潇对墨夷槿冷言道。

  “他不走,他要和我在一起。”

  沫尘拉着墨夷槿的手,落云潇看着好不生气。

  “你有没有搞错,大姐?我们青衫学院可是秘密组织,你告诉别人也就算了,还拉着别人一起,你当是游山玩水啊?也不照照镜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你看我,只有我这种天资聪慧,又帅气心地又善良的人才能进的。”

  沫尘做干呕状。

  落云潇长得是还行,也只能说是还行,但是自己太自信可就不太好了。

  “让开让开,三王子来了!”

  侍卫清道。

  街上人群忽然聚集在道路两侧,准备一睹这三王子芳容。

  沫尘见如此热闹,自然的混进了人群之中,墨夷槿紧紧跟着她。

  落云潇一人站在远处,双手交叉于胸前,倚着一棵树不懈的看着他二人这没有见过世面的模样。

  只见这马踏着阳光而来,金灿灿、明晃晃的格外耀眼。马车四周皆是上等丝绸,淡蓝色的帷幔随着马车晃动,让车中的人影若隐若现,好不诱惑。

  只见一只细长手指,轻轻撩开帷幔,一个头鬼鬼祟祟的伸了出来,然后像蛇一般慢慢将脑袋带着半个身子一同伸出了窗户,模样着实有些滑稽。

  三王子的侧颜在阳光下,似水中之月,镜中之花,眼若珍珠,眉似墨画,鬓角修长,朦胧精致。真像画中仙人。

  只这仙气,被他傻傻一笑,破坏了个精光。

  “可惜啊可惜,多好一孩子啊,竟是个傻子。”

  “若不是傻子,这辈子怕得祸害多少女子,也算不幸中的万幸吧。”

  “唉,身为王子,却是残疾,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在百姓的粉粉议论中,沫尘大约听了个明白。

  这若画中的仙人,果然非凡间之物。

  正当所有人都在为这三王子美满动容之时,只见他一个扑爬摔在了地上,重点是还是脸朝的地。

  一瞬间,整个街道都安静了下来,安静到想屏住呼吸。

  一秒……

  两秒……

  三秒……

  街道又像是翻滚的开水,突然一下炸开了锅。

  沫尘看着都觉得疼,只觉得可惜了这张帅气的脸,嘴里忍不住发出“啧啧啧”的声响。

  正当侍卫要上前搀扶之时,只见三王子翻身,一个帅气的鲤鱼打挺立了起来,撒腿就跑,跑的时候还带着嘲笑的声音。

  就像三岁的孩子在同家人做恶作剧。

  唯一不同的是,这三王子跑得忒快了些,旁边的侍卫根本追不上。

  落云潇超人群中点了点头,将沫尘拉出人群,小声道:“任务开始了。第一个任务,将三王子平安送回宫中。”

  “好。”

  听见任务的沫尘似乎十分有干劲。

  她从小也没有朋友陪她玩儿,每每看着别人玩角色扮演游戏,她总是羡慕得不得了。

  沫尘的轻功很是了得,却也追不上三王子光凭一双长腿的速度。

  沫尘跟着三王子进入一个只有一人能进入,还得趴着艰难入内的洞中。洞中一片漆黑,石壁缝隙间的苔藓将光严严实实挡在外面。

  阴森森的,水珠低落,水花溅到脸颊,微凉。

  “大姐,拉我一把。”

  沫尘身材娇小,随后而到的落云霄和墨夷槿便没她容易的爬进洞中了。

  只是这三王子虽没他二人高挑,却也有七尺男儿身材,进洞的模样似猿猴般敏捷迅猛。

  “这三王子经常这样?”

  沫尘借着洞口传进来的微弱光线,辨别出落云霄的位置。

  “反正惹了不少祸事了。”

  “也幸得他身为一个王子,才能有一城的人陪他疯,不然的话……啊……”

  一声巨响,入口的洞被堵住了。

  沫尘惊叫。

  不只沫尘,落云霄和墨夷槿二人也吓退了两步。

  落云霄探了探,洞口被堵死了,根本出不去。

  脚边有阵阵凉意。

  “什么情况?你们在哪儿啊?”

  “这里。”

  墨夷槿把手臂往沫尘声音方向伸去。

  沫尘抓住墨夷槿纤细的手臂,似黑暗中的光明一般,只想把灵魂都交托出去。

  沫尘手指掠过他手臂上的伤疤纹路,深深浅浅的。

  “我也抓到了。”

  只听得落云潇激惊唤。

  落云潇双手紧紧缠着墨夷槿的手臂,一个八尺男儿如今似懒猫一般蜷缩在墨夷槿身旁。

  只可惜黑暗中什么也看不清,这般狼狈模样也无人知晓。

  “现……现在……咋咋办?”

  沫尘结结巴巴的。

  “这儿堵住了,我们先往前走吧,看看有没有别的出口。”

  墨夷槿沙哑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冷静。

  “还要走啊,这么黑看不见啊。”

  墨夷槿声音有些颤抖,看样子是真的吓着了。

  “这个洞穴有风,就应该有出口。”

  墨夷槿很是淡然,他不怕黑,又好像他本身就属于这黑暗一般。

  “那……走吧。”

  沫尘紧紧拉着墨夷槿的衣袖,反正也看不见路,索性紧闭双眼。

  墨夷槿将手臂搭在沫尘和落云潇肩上,好控制他俩方向。

  这个洞口刚刚够他们三人并肩同行,三人走了有一段距离,墨夷槿忽然停下脚步。

  落云潇和沫尘一左一右乖乖的跟着墨夷槿。

  “这里应该可以打开。”

  墨夷槿指了指洞穴右侧。

  洞逼右侧的缝隙窜出有强烈的风在脸上拍打。

  前面和后面有脚步声传来,踏着潮湿的地面,越来越近。

  落云潇和沫尘钻进墨夷槿怀中。

  三人紧紧抱作一团,好像这样就不会很害怕了一般。

  声音好像停了下来,他们三人四处张望,并未看见任何东西。

  忽然,脚步声快了一来,似用跑的。

  三人惊恐得越挤越紧。

  落云潇小声祈祷:“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突然间,一束火苗闪烁在面前,火苗映射出一张黑白分明的脸。

  “啊……”

  沫尘和落云潇同时尖叫,足足十秒。

  墨夷槿很淡定的被他二人的叫声吓了一跳,然后再很淡定的等他二人叫完,没有出声。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大哥好,我什么都给你大哥,行行好放了我吧。”

  落云潇闭着眼睛求饶。

  “落师兄,是我邱骁。”

  落云潇悄悄咪咪睁了一只眼,是看见一张圆鼓鼓的大饼脸。

  落云潇生气地抢过邱骁手中的火炬,打了下他的头。

  “你个小胖子,吓死人了。”

  “落师兄是怕了?”

  邱骁挑了挑眉头。

  “呸,我是谁啊,堂堂青衫学院最帅师兄落云潇,怎么会怕?”

  有了火光的落云潇似又活过来了一般,帅气的摸着自己鬓角蓬松的头发,认认真真的自恋起来。

  “真的不怕吗。”

  “不怕。”

  落云潇说得极有骨气,站得笔直。

  “哦。”

  邱骁说着,吹灭了火炬。

  一只湿润的手在落云潇的后脖颈上停留,尖细的指甲似伤人的暗器,让人不敢动弹。

  落云潇下意识将手打开,抱着头蹲在地上。

  “啊……”

  又是一次长长的嘶吼,只是这次只有落云潇一人。

  沫尘只是不动声色的朝墨夷槿身旁靠了靠。

  “果然是不害怕,哈哈哈。”

  邱骁点亮火炬,捧腹大笑。

  落云潇看了眼身后的女子,又狠狠的盯着邱骁。

  “我错了师兄,我错了。”

  邱骁见状,急忙求饶。

  那女子为何人?

  正是沫尘在花房的柴房之中结识的女子,常歌。

  沫尘见着熟人,自是兴奋上前问好。

  “常歌?你怎么在这里?”

  “任务。”

  常歌冷冷二字,回答的轻飘飘的,让这本就凉飕飕的洞穴更冷了。

  “这里的石头可以挪动。”

  墨夷槿指着风口的位置。

  黑暗中的他好像更加自信。

  “我来我来。”

  邱骁圆鼓鼓的身子挤到风口前,从背上背的巨大背包中找出两只黑色手套带在手上。

  邱骁身子微屈,寻找受力点,双手不断打量,寻得个舒适的位置一个发力,石头竟然移动了。

  邱骁将石头抬起放在来时的道路上,正好将路封了起来。

  “哇,好厉害啊。”

  沫尘笑着鼓掌。

  落云潇见状,嘟囔着:“这有什么。”

  “师兄,你说什么?”

  邱骁确实没有听清。

  “没什么。”

  黑暗之中,微弱的光芒显得格外耀眼。

  似从地上缓缓升起一般。

  一把巨大的剑鞘中插着一把小了许多的剑。此剑把上乃纯金龙鳞镶嵌,剑鞘左面为凤凰,右面为龙身,正中间乃东海之宝——沧海。此剑为万年玄铁所铸造,据说与擎天剑同时出世,乃魔族上任魔君夜魇之法器。

  “镇元剑!”

  身为魔族的墨夷槿自然知道。

  众人看着镇元剑一点点变大,慢慢冲破天际,把洞捅出一个窟窿来,无不惊讶的合不拢嘴。

  “待我去拿来。”

  说着,未等众人反应过来,邱骁胖胖的身躯已经贴在背后的石壁上了。

  “啊……”

  这是刚刚那一路的尖叫声。

  只见镇元剑化作一个巨大怪兽,似虫似龙,又似彩色羽毛的公鸡,要说凤凰的话又略微丑了些,因为只有白色的羽毛和尖细的嘴。

  “我去,这是个什么怪物!”

  落云潇从空中化出一张符咒。

  落云潇用指尖血画出一个定字,符咒紧贴于怪物头顶。

  符咒从他衣服口袋中不断飞出。

  怪物定格片刻,却未长久。

  怪物似被落云潇彻底激怒,发了狂,眼睛红得可怕。

  沫尘捏了个保护结界,将所有人围在其中。

  只是,这怪物毕竟是万年修炼灵物,她这点儿修为也坚持不了多久。

  墨夷槿半眯着眼睛看着怪物。

  自从上一任魔君羽化,镇元剑便一同消失百年,如今重现人世,定有大事发生。

  墨夷槿化成一缕黑烟,将怪物捆绑起来。

  怪物依旧狂暴,黑暗好像在慢慢聚集。

  没有了黑暗的黑是什么颜色?

  黑暗好像要将怪物吞噬,怪物挣扎着,很是难过的模样。

  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一片寂静,连呼吸都不敢太过明目张胆。

  过了半晌,墨夷槿从黑暗中走出,眼睛是和怪物一样的红色,身上的黑气慢慢散去,手中拿了把极其普通的剑,同方才华贵模样全然不同。

  墨夷槿静静的看着镇元剑映射出自己那双细长的红眼,慢慢变回黑色,没有任何表情。

  “小槿,太好了,你收服了镇元剑。”

  沫尘兴奋的捧着墨夷槿的脸颊。

  墨夷槿有些呆愣,忽而抿嘴轻笑。

  “切,运气好而已。”

  墨夷槿翻了个白眼。

  “大哥大姐们,打完了吗?打完了可以把我扣下来吗?”

  邱骁还嵌在墙壁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衫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衫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