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惨淡的景象
常书余2020-07-22 15:262,142

  在将桌子放到窗台下面之后,赵凡命令两人将热水盆放在桌子上,然后将它们送走,剩下的任务要自己做。

  “ 赵大哥,你在做什么?”小兰要求赵凡采摘一些旧薄荷糖并用热水擦拭。

  “我正在增加房间的湿度。天气太热,保持一定的湿度不会再次发烧。另外,添加薄荷可以起到清除肺部和提醒的作用。”

  赵凡雄辩地说,但是小兰不太了解,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理解。总之,赵大哥做到了这一点,这有利于恢复他自己的小姐!

  “ 赵大哥,谢谢。”小兰含着泪,真诚地说道。尽管她和段月似乎是仆人,但他们是非常亲切的姐妹。

  就其命运而言,它们可以追溯到隋朝后期,因为的战争到处造成混乱,人们流离失所,饥饿和野蛮,甚至偏远的昌新县都是惨淡的景象,卖草卖孩子,卖女子和卖女子。人比比皆是。

  一个由七个胡言乱语的一家人构成的军队中无足轻重。为了换取年轻的兄弟姐妹的食物,九岁的小兰被迫在街上垂草。

  但是那时她的皮肤很黄,没人愿意买她。如果她碰巧遇到了几岁的段月,而且心地很好,那么她和她的家人就已经在城外的墓地上变成了孤独的幽灵。

  在进入家族后,段月并没有将她视为下人,而是视她为姐妹和最好的朋友。她衣食住行,一起生活,所以当她患上段月时变得紧张起来。泪水涌入他的脸上。

  这将有助于良好地营救段月。小兰怎能不真诚地感恩?

  “好吧,让我们去煮一些小米粥,然后给你小姐。”获得薄荷水后,赵凡希望借此机会将小兰传递下来,以便他可以与段月一起解释此事。

  “但是,小姐还没有唤醒。”小兰说。

  赵凡转身看着段月时说:“谁说她没有醒来。”她发现段月的眼睛紧闭着。如果不是因为不时抽动的睫毛,赵凡会认为他有错觉。

  “这是我要等她醒来,给她食物,然后算了,还是让她多喝水,不要吃油腻的东西。好的,就是这样,我要走了!“由于担心有人可能发现了他的小秘密,赵凡下令搞砸了,然后像逃跑一样,不回头就冲出了段月的闺房。

  嘿,赵大哥怎么变得如此奇怪?小兰的内心还有更多疑问,他打算打扫房间,但意外地发现他的小姐不知道何时醒来。

  “嘿,小姐,你醒了,赵大哥就走了,哦,是的,我,我去煮粥。”小兰的兴奋是不连贯的。

  “等待。”段月微弱地尖叫。

  “ 小姐,你还感到不舒服吗?我应该追回赵大哥吗?他是如此强大,甚至连陆神医都称赞他。小兰急忙。

  “哦,是这样吗?小兰,你可以帮助我起床并告诉我。“昨晚发生的事情,段月不太清楚,不禁感到好奇。

  听小兰谈论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段月的肤色可以说是幻想。起初,他听说赵凡因自身的动脉硬化程度正常,但后来赵凡拒绝让他穿衣服,他说自己不确定自己在身体中时,段月的脸突然像成熟的一样变成红色。番茄,甚至一点点捏都可以捏水。

  “ 小兰,你说回来拿药后,赵大哥不在这里了,刘伯伯着急离开吗?”刚开始,段月听说赵凡和陆神医玩得很开心,所以觉得向陆神医提出推荐信并不困难,但是剧情的突然转变令她感到惊讶。

  “我不知道。当我回来时就是这样。我问了少奶奶和赵大哥,但他们没有说。”小兰眨了眨眼,困惑的眼神。

  赵凡的方法大大超出了段月和其他人的期望。服用这两种药物后,段月的病情得到了很大改善,但精神仍然有点差,他仍然很困。直到第二天,他才整日摆脱了困倦的命运。

  “天气很好,出去散步有利于康复。”对于段月,赵凡仍在努力寻找机会向段月解释昨天的围裙,但老天爷并没有创造美。

  赵凡刚刚结束发言。原始的三和黑河的大好天气立即开始散发出阳光和雨水。小兰,莫卿颜和段月这三个人立刻笑了起来。其中,小兰的笑声最为直接和响亮:“ 赵大哥,天气真好!”

  赵凡感到很尴尬,只想向天空发枪,这是报复的权利。

  太阳和雨突然来了,很快就过去了。几分钟后,蠕虫再次发出“吱吱”的声音。

  天贼!与中指相比,赵凡暗指老天爷。这次他没有再提出段月应该退出的建议。如果他再去找老天爷,那么他将没有面子去见人。

  但是小兰似乎没有发现他内心的尴尬。他向他轻轻走去,对赵凡说:“ 赵大哥,我现在要给小姐服药。不要走得太远。”

  谈话后,她反弹了。在她离开后,他实际上上前说她有事要做,并且麻烦赵凡照顾段月。不要再让她下雨了。

  毕竟,赵凡的脸颊无法幸存,只能华丽地掉在地上。

  “那,你休息好了,我先走。”赵凡无意再逗留。他向段月致意并即将离开,但段月在他上台的那一刻大喊:“ 赵大哥,请稍等。芸儿有事找你。”

  “啊,怎么了?”

  赵凡想知道,尽管赵凡打算向段月讲解围裙,但是他们都被小兰笑了笑,他们突然不敢提起它,他特别担心段月会幸运地提到这一点,但是幸运的是,段月没有似乎没有要求他结帐,但诅咒他的嘴唇说:

  “ 赵大哥,你在残破的寺庙中说,你只需找到一些小工具即可看到。,我想知道你是否找到了?”

  “啊,这个” 赵凡拍了拍头,突然意识到:“我忘记了这一点,你等我,我走的时候会回去的。”

  看着赵凡转身走开,段月的苍白的脸由于生病突然变红,她实际上还记得昨天围裙的事。

  不,一定是我的视力。拥有这样的赵大哥法官的人怎么能做这样肮脏的任务?我的发烧一定已经消散了。

  但是,无论她如何说服自己,她的心中总是有声音告诉她昨天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