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尴尬
常书余2020-07-22 15:262,143

  赵凡进行得很快,然后迅速返回。段月的谨慎思想并未落空。他再次走进了段月的闺房。

  “ 赵大哥,那件事呢?没有找到合适的?“ 赵凡的来回时间足以倒出尿液,而且手边没有工具,难怪段月会怀疑。

  “找到了。”赵凡举起手中的电线说道。

  “电线?”段月有可疑之处。

  “你为什么不相信它?”

  段月没有回答,但沉默无所不能。

  “让我与你打赌。如果你亲吻它,我可以让它观看玉佩上的文字。如果不能,则将被罚款亲吻你,但如果可以,则必须亲吻我。

  咬一口。”赵凡隆隆笑了起来,但他立刻又后悔了。马云,昨天对那个围裙的误解还没有解决。这会让我这样开玩笑,别人容易误以为自己是个轻浮的人吗?

  “ 赵大哥,你。” 段月的漂亮面孔太着急了,他低着头不说话。当赵凡在考虑他的笑话是否结束时,段月突然再次抬起头,朱红色的小嘴迅速地敲打电线。

  这次,赵凡再次感到尴尬。

  “ 赵大哥,让我们开始吧。”段月等不及要敦促。

  “啊,哦。”赵凡反应并迅速将电线缠绕在筷子上两次,然后将电线浸入段月杯中。

  “ 段姑娘,请接受玉佩。”赵凡提出了询问的手势,而段月的眼中的疑问更加严重。

  你真的可以在玉佩上看到这样的话吗?

  段月无法相信赵凡在胸部的出现,但我不相信,而且段月的内心充满希望。

  “拿着。”玉佩由段月亲自保存。这将是必要的,她很容易将其取出。

  赵凡面带微笑地拿起了玉佩,然后小心地拿起浸入水中的线环,将玉佩放在线环下面。

  尽管线圈不大,但足以覆盖玉佩上的话。赵凡将眼睛放在金属丝网的前面,然后小心地调整两者之间的距离。慢慢地,玉佩上的话逐渐扩大并变得清晰。

  “这是一封红字。”赵凡说。

  “什么,你,你真的能看清楚吗?”坐在场外的段月看到了他的奇怪篡改,并大胆地在玉佩上说了几句话。令人惊讶的是,有人对此表示怀疑。

  大惊小怪,你不是在科学与自然上吗?赵凡吐口水,但他也知道这种操作在古人眼中意味着什么。询问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他稳定了手势,对段月说:“你靠近一点,让你看看。”

  段月看到赵凡如此慷慨和镇定,我已经对自己的心脏充满信心,但是最好亲眼见证大自然。段月兴奋地将头靠在赵凡的胸部,但他的眼睛凝视着 玉佩。

  “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到?”段月说。

  “现在怎么办?”赵凡摸索调整距离并询问。

  “我看到了这个词,但我仍然看不清。”

  “现在怎么办?”赵凡再次调整了它,但是他的眼睛完全被段月遮住了,他不能一次全部调整它。经过几次失败的调整后,他有些不耐烦。

  “别动,我要动。”赵凡对段月窃窃私语,然后有意识地将头从后面移开,与段月面对面坐在一起,然后开始重新调整线环的距离。

  作为一名穿越人士,赵凡还住在性开放的赢梅欧洲和其他地方。对他而言,面对面实际上与握手没有太大区别,因此他不在乎,也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问题。但是作为一个古老的人,段月更为敏感。

  当两张脸粘在一起时,段月感到震惊,整个人都呆在原地。最初是因为研究了玉佩平静下来的心跳,所以她又加速了“丰满”,这一次她不仅脸红了,额头上还散发着芬芳。

  段月感觉到赵凡脸上的温度,听着他耳中的呼吸声,跌入云雾中,完全忘记了他的目的。

  “看见?”赵凡已经调整了一段时间,看到段月一直没有移动,以为她没有看到它,她不禁要问。

  “啊,什么?”段月被赵凡的话惊醒,面对赵凡可疑的眼睛,然后她想起了业务,并迅速将视线投向了钢丝圈,这一次她终于在玉佩上看到了这些话。

  这确实是一个“红色”字眼。

  “ 赵大哥,你是如何做到的?真的很棒段月惊讶地哭了。

  “ 小姐,有什么神奇的?”小兰恰好在送餐,在门到达之前有人进来。

  “ 小月,你是怎么起床的?”莫卿颜的后脚也跟进了。她没有专注于段月口中的神奇事物,而是责怪 小月为什么她起床了?

  “ 嫂子,小兰,快来看吧。太奇妙了。赵大哥可以用电线扩大话。”

  段月没有回应莫卿颜的责备,但感到很兴奋。莫卿颜和小兰听说了这个神奇的事情,他们俩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们四处走走,想亲自看看。但是当他们齐头并进时,他们没有看到愿景,他们不禁感到疑惑。绝望的是,赵凡必须重复手术,并且在手术过程中,向三个好奇的小姑娘解释了放大镜的眼睛。

  只是赵凡没想到,在三个小姑娘知道了秘密之后,他们把他从外围挤出来了,他们轮流玩耍。他们能够理解赵凡的兴奋之处。他年轻的时候第一次学习。在这个时候,我整天玩。

  段月的晚膳仍由房间中的小兰负责,但小兰去为其晚膳时,她大喊要去饭厅的赵凡。

  “ 赵大哥。”段月放低了头,双手一直拖着脚,脸红着脸,但他只喊“ 赵大哥”,什么也没说。

  “你还好吗?”站在门外的赵凡瞥了一眼,看到了段月的调整。他忍不住发疯了。这个姑娘不会问我一些困难吗?

  但是,段月仍然不说话,只是低下头,搓脚。

  “我先去吃饭吗?考虑一下之后再说吧?“调整段月的次数越多,赵凡就会感到更多的错误和离开的借口。

  “你,等一下。”

  看到赵凡即将到来,段月忍不住要再说一遍,但是在她完成这四个字之后,朱虹的小嘴唇再次闭合。在赵凡颤抖的目光下,她鼓起勇气看赵凡,并一步步走过去。

  通过!我为什么要催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