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拒之门外
常书余2020-07-22 15:262,178

  这时候,赵凡很生气,只想打自己一巴掌。但是,事情似乎并没有朝他期望的方向发展,而是

  !

  段月紧紧地捏了一下脚趾,在赵凡惊恐的眼神下,他迅速亲吻了他的左脸颊,然后在赵凡有时间做出反应之前,“拍打”了门,闭上了脸。赵凡被拒之门外。

  倪美,怎么了?我被小妮吻了吗?

  赵凡花了半分钟才做出反应。事实证明,段月确实把他的笑话当真了。

  我很听话事实证明,这个小妮非常有趣。我知道我会说输的人是有道理的。

  嘿,赵凡摸了摸自己的脸,带着琐的表情走开了。

  赵凡离开后,门突然安静了下来,但躲在门后的段月喘着粗气,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甚至一个小脑袋都想不起来,他脑海中唯一的印象就是刚才的吻。

  天哪,那个人是我刚才,我,我怎么能这么大胆?段月用手遮住了他害羞的,发红的脸颊,简直不敢相信他才是真的。

  除了困惑,她甚至没有听到小兰敲门的声音。

  在赵凡的精心照料下,三天后,段月终于完全康复了,但是在她再休息一天半之前,突然有一个案件悄然袭击,破坏了她和赵凡调查该名女子失踪的计划。一切都必须从头开始。

  就在那天的时间之后,小兰抓起了他睡眠中的赵凡,说有一起谋杀案,他需要兼职仵作来查看。

  老天爷的谋杀案,你不知道老子梦见与周恭的女儿一起去教堂吗?我们不能等到老子洞完成他的房子吗?赵凡不满意地凝视着小兰。

  它几乎被拖出了门。赵凡在府衙的后厅看到一个放气的段月,从他的嘴里得知这是一个水箱。它发生在距离郊区十英里的王家庄中。

  有两个人死亡,但这是赵凡。当被问到是否还有其他线索时,段月只是摇了摇头,痛苦地说:“当我收到通知时,徐大捕头首先将记者带到了犯罪现场,我不理解此案。”

  段月,县令的失败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他生病时没人打他一巴掌。更不用说,有些人想绕过她进行调查。算了,只要看看就知道。

  两人毫不犹豫地走了出来。

  受前朝遗产的影响,大唐对轿车的管理非常严格。

  根据新的大唐法的规定,三名贱民和五个人不能坐在轿车椅子上。每个人,即使是那些有功而无功的人,也只能坐在第二辆轿车上,也就是由两名轿车轿厢提起的轿车。

  门上的车,至于皇后和皇帝正常外出,他们不乘轿车,而是乘坐马车,但对于皇族的脸来说,马车不能称为马车,而是叫冯勇,龙勇,其中六龙驾乘马,于是四匹马,不能超过。

  在过去,礼节教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规则。在闲置情况下,不得超越礼节。违反者将受到惩罚。

  除了对轿车的严格规定外,对于行程方式也有某些规定。

  人们出行的方式并不太具体,但官员却有所不同。当座椅超出公差范围时,应在轿车椅子前开一个正式的锣锣,按照官员的等级敲开长短音符,然后该官员举起“沉默”和“回避”的官员卡,最后是公差。

  尽管段月的父亲,但无论如何她也是八品官员,但她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她走出办公室,不打锣鼓。

  当她举起正式卡时,她甚至没有握住轿车椅子。这使赵凡感到非常惊讶,并且非常受伤。县太爷没有轿车可以坐,所以他甚至都没有考虑过。

  不仅如此,赵凡在路上行走时还发现,尽管在容忍容忍方面对段月有所尊重,但他们的脸上却没有看到一半的尊重,但草率的意图却浮出水面。

  十里路的普通人只需要步行半小时,但这个行人中就有两名女子,加上一群懒惰的容忍者,但是到达段月口中的王家庄花了将近一个小时,但是王家庄和案件发生的场景是两件事,因为聚会中没人知道家人在哪里。

  通常,此时,作为较低的容忍度,他们会主动询问一两个,但段月附带的容忍度组没有这种意识。

  一两个人全部躲在树荫下,用水和火棍休息,喝水,吹牛,吹牛,海浪和尖叫声,完全把郡县的女官段月视为空气,更不用说仲夏的炎热季节了。还是很舒服的。

  “ 小兰,去找出涉及哪个家庭。”无奈之下,段月巧妙地命令了小兰。据说这是熟练的,但其中有一种未知的悲伤。一名县太爷到乡下去处理行程,而不是去容忍,而是一个个人丫鬟。据估计,没有人会相信。令人叹为观止。

  不是第一次接触段月。“嗯”的回应后,他去了最近的房子,但是在她走出几步之前,赵凡拦住了她。

  “ 小兰姐姐,你不需要走。”

  “ 赵大哥,小姐” 小兰先看了赵凡,然后看了段月,但他不知道。

  “ 赵大哥,我个人不可能办事吗?”段月欣喜若狂,微微一笑。

  “我不会去,放开他们。”赵凡嘲笑躲在树荫下的公差门。

  “他们?你不知道它们有多可恶,它们不会遵守小姐的指示,并希望我们今天甚至找不到它们。小兰愤怒地说道,显然对宽容小组有很多意见。

  “哦?是真的吗?“听到小兰的话,赵凡好奇地看着段月的巴掌,试图从她的脸上看到答案。

  段月无奈地点头。

  “既然如此,就应该允许他们离开。”赵凡坚定地说。

  “恐怕他们不会听我的。”段月摇了摇头。

  “你相信我可以让他们走吗?”赵凡说。

  “ 赵大哥和小姐无法调用它们。你不是县太爷。你怎么能让他们听你的?”他质疑,段月也不相信“ 赵大哥,让我们自己走吧”。

  “否则,我们打赌,段大人?”赵凡皱了皱眉,喊出了段大人。段月首先因他的怪癖而感到有趣。然后他想起了类似的事情。他的脸很愧。赵凡看着她的红脸,知道自己又被误解了。

  这次我们应该将赌注改为亲吻吗?赵凡愿意提出这样的建议,但他只敢于在心中思考它,但他不敢真正提出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