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营救
常书余2020-07-22 15:262,584

  大哥的命令,小弟不会不听。他们挥舞着剑,跟随大哥的脚步来到盲乞丐面前。

  在闪电的帮助下,这座破碎的小寺庙一度充满了剑光。

  但是,面对凶残的冷蓝色钢刀,盲目的乞丐似乎不害怕。

  他轻而易举地扔了一根棍子,捏着一根两根手指粗的竹竿。

  在其他人的眼中,有一丝不可预测的样子。

  但是,没有人知道盲目乞丐的轻松外观掩盖了成千上万咆哮的草泥马的心脏。

  为什么?

  盲人乞丐不太了解他的行为。过去,他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他所从事的职业始终需要保持理性。当遇到敌人强弱无常,情况不明的特殊事件时,他通常会选择明哲保持自己的安全,为什么今天会冲动?

  穿越还会影响人们的理智吗?

  盲人乞丐惊呆了猜想,但这些凶手似乎不打算给他时间思考。

  当他看到他分心互相看着对方时,他们所有人准备动手。

  “小心!”女官尖叫听到声音,盲人猛烈地清醒,刀已经在他的面前。

  你妹的全家福,偷袭,不要脸!

  这个盲目的乞丐似乎不再是盲人,而是实际上看到了剑光在他面前。在诅咒的时候,他的脚扭到一边,甚至让那把打招呼的刀都放在自己的脸上。

  经过致命的打击后,恢复感觉的盲人乞丐举起了手中“盲雄竹”,打招呼的位置都是贼人腕部,肘部,内膝盖有敏感点的位置。

  一瞬间,他卸下了七个恶人手中的钢刀。

  俗话说,无毛凤凰不如鸡。一些没有钢刀的凶手就跟没有牙齿的老虎一样。

  激烈的阶段过去了,但他们不打算停止,因为他们丢失了武器。他们挥舞拳头,继续与盲人动手。

  但是只用拳头时,盲人乞丐功夫似乎比他们更好。

  好吧,确切地说,双方都没有太多规则。

  一些贼人像一群小混蛋一样挥舞着拳头。

  根本没有动静。相反,盲人乞丐有点儿套路,但他的套路被描述为微不足道的,因为它不是密封喉咙,插入孔洞,挖鸟,而且极其极端。

  但是效果非常明显。过了一会儿,八个贼人甚至让他堆叠了七个,全部倒在他们的背上或躺在他们的背上,跌倒在地,在地上嚎叫。

  解决了几个乞丐之后,盲人乞丐摆出了姿势。

  右手弯曲90度,腹部前方抬起一半,左手向后抬。

  威风的表情,如果不理会他摇摆不定的身子,确实具有无双大师的气质。

  只是在这个关键时刻,不和谐的声音再次响起。

  “小姐,他似乎不盲。刚才我看到他的眼球那么大,那么黑。”小丫鬟拆台,女官抚摸着他的额头,无助地瞥了一眼自己的丫头。

  这个愚蠢的丫头不了解情况吗?我最帅的时候还挑剔。我赵凡救了错误的人吗?

  赵凡深吸一口气,将小丫鬟拉过来。赵凡抬起脚,抬起竹竿,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然后用大眼睛凝视着小丫鬟,用着淡淡的表情说:“小丫头,我得罪了你吗?你总想拆台?“

  面对盲目乞丐的指责,小丫鬟只眨了眨眼,因为她无法理解自己面前的赵凡。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说法。

  问:“乞丐,我的大脑中出现问题吗?不适我装瞎子,现在还说我胡说八道。”

  这些话一出,赵凡的眼睛就圆了。心里涌出一股鲜血,随时都在喷涌而出。

  由于这个原因,女官担心自己的丫头会吐出一些不适当的东西,因此迅速捂住了丫鬟的小嘴。

  盲人大侠不是盲的。白衣汉子显然松了一口气,但他知道自己不是赵凡的对手,但他偷偷摸摸了这两名妇女的身体。扬起手中的一把的钢刀,试图把两个弱小的女人劈开。

  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这两个女人显然感到恐惧。他们只盯着大眼睛,盯着他们面前不断放大的钢刀,一次又一次地在嘴里尖叫,却不知道该如何退后一步。

  不要脸!

  看到钢刀在女官的身体上劈开。

  赵凡一只反手转过手中的竹子。用“啪”的一声,钢刀被砸了一点,但是尽管如此,钢刀还是在女官的手臂上留下了很长的划痕。

  鲜血立刻涌出,女官没有尖叫。

  丫鬟大喊“小姐,小姐”

  你妹,倪的全家!

  赵凡看到白衣汉子敢于伤害到他面前的人,因此非常生气。在白衣汉子可以使用第二把刀之前,他用脚尖捡起一把钢刀踢了一下。

  白衣汉子的手腕发出“嘶嘶”的声音,被割破了一个缝隙,手中的钢刀掉在了地上。

  白衣汉子确实是无耻的。受伤后,他感到自己不是赵凡的对手。甚至他和他的同伙也不打招呼,而是不回头就将他们丢下。

  大哥逃跑了,几个大哥自然不愿意落后。他们都跑出了破庙,当然这也是赵凡愿意放他们的原因,否则他们将永远无法离开。

  所有人离开之后,赵凡走到两个女人的面前,蹲下时抓住女官的手。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在手触摸女官之前,该手已被小丫鬟打了一下。。

  “登浪子,你不能接触我们小姐。”

  哦,我走!赵凡非常生气,他又摇了摇头:“好吧,我不会碰,让她慢慢流血。”

  “你”的小丫鬟很生气,但是当她看到女官的脸色苍白时,她忍不住变得紧张起来,眼泪滚滚而下:“小姐,你还好吗,我带你回到城里寻找大夫。“

  “回城去找个大夫吗?”赵凡看着伤口,摇了摇头:“我想当你回到城时,直接去棺材商店购棺材。”

  “你”小丫鬟又着急了。

  看着一个一无所知的主人和一个仆人,赵凡忍不住笑了笑,摇了摇头。

  如果他不知道自己对前世所做的一切,他会怀疑自己是否在前世做过有害的事情。他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主人和仆人。

  但是,看到他摇了摇头后,这个小丫鬟她满怀希望的目光凝视着赵凡,说:“嘿,小乞丐,你愿意止血吗?你必须是止血,对。那些在江湖的人必须知道如何治愈止血,对吗?且你有那些还命丹,大补丹,选择其中的一些。“

  “你这丫头”赵凡看到小丫头一直在哭泣,他还是伸出了援助之手。

  决定性地将女官的长袖分开,看到里面有大约两个手指粗的伤口正在流血。小丫鬟脸上的泪珠突然消失了,拼命叫:“小姐,小姐”。“

  赵凡不在乎取笑小的丫鬟,而是专心观察伤口,甚至双手摸索两次,发现尽管伤口很深且没有伤害到动脉,但他还是松了一口气。

  “小丫头,把裙子上的一块布给我撕掉。”赵凡说。

  知道赵凡正在治愈自己的小姐,小丫鬟不哭泣。

  她拉起裙子,找到了一个干净的地方,然后撕了一块大布交给赵凡。

  拿起布后,赵凡将其撕成条状,然后将女官的伤口逐一缠绕。尽管他试图小心,但仍不可避免地碰到了伤口。每当他碰到伤口时,女官皱着眉头都屏住了呼吸,但始终没有大喊大叫。

  这点不禁让赵凡尊重起来。他看过更多的女性,但他仍然是第一次看到这样一个沉着冷静的女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