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盲人大侠
常书余2020-07-22 15:262,131

  佛祖正在显灵!

  小丫鬟如此激动,以至于他没有跳起来,就好像跌入水中的人抓住救生绳,不断高呼“阿弥陀佛”,同时心中许愿:

  菩萨,请杀了这些坏蛋,保佑我和我的家人小姐安全返回家中。我回去后,一定要在家请佛供奉你的。

  丫鬟的紧张想法未感染女官。她仍在盯着面前的凶手,她从未放松过双手举起簪子。对于佛祖的出现,她很怀疑。

  越喜欢做恶的人越会惧怕鬼神。除了小丫鬟外,还有一群凶手不敢随便移动。担心手脚的一动会导致被闪电击到。。

  两边的人都保持镇定,佛像停止说话。

  庙宇又安静了。

  所有的人都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对方,但是没人敢迈出第一步。

  砰!

  即使在仲夏时节,闪电仍在继续前进,在破庙中不断下雨,但是如果长时间倒在身上,会感到寒冷和不舒服。

  “呵呵,都不必担心,直接杀死他们俩,这种菩萨就没有用了,我们将离开。”

  白衣汉子感到脸上下着雨,强行抑制了他的心脏跳动,说他似乎在安慰自己的同胞时振作起来。

  只是人群没有从他的话语中汲取积极的能量,而是仍然不敢于向前抬刀。

  “饭桶,没用的东西。”

  青衣转过身,用钢刀给小弟打了一巴掌,深吸了一口气,向前走了一步。

  这时,佛像再次说话。

  “我呔,我弥勒佛在这里,还敢这么自大,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这样的句子震惊了所有人,青衣男人举起的腿在空中僵硬。

  想知道是否应该把它放下来。

  目光注视着佛像,不敢眨眼。

  此刻,他担心当他移开视线时,佛像会突然跳起来,把他压成泥。

  但是此时,事故发生了。

  “小姐,我呔是道教的口头禅吗?为什么佛祖也这么说?”

  小丫鬟似乎非常了解宗教,她立刻听到了一些错误。她的话说得很快。女官想要伸出手掩住她的嘴,但是在等待她移交之前,几乎没有丫鬟发言。

  “是的,豹哥。这似乎确实是道士的事情。我听到了附近村庄的老黑毛捕获鬼影,当为王寡妇家捕获鬼影时我称它为老黑毛。”

  在小丫鬟的提醒下,白衣汉子的人员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大声说。

  自古以来,佛教和道教就被分为两种。道家具有道家五字真言,而佛家具有佛家八字诀。两者没有相互联系。这时,弥勒佛实际上说出了佛家的断字。只有一种可能性。这佛是假的。有人假装是个鬼。

  在试图理解所有这些之后,青衣男子将自己的想法放在了自己的心中,举起手中的钢刀,环顾了一下四周,终于将目光转向了佛的身体。他大声说:“谁敢在这里装神弄鬼,看看我手中的钢刀。”

  在这一点上,每个人都知道有人伪装成菩萨在讲话。

  废墟的庙宇很宽,一眼就能看到庙宇中的一切。唯一挡住视线的地方是大佛像。在白衣汉子的点头下,所有的恶人都握着手中的钢刀,轻轻地走近雕像。

  就在所有乞丐都离佛像只有两英尺远的时候,突然从佛像后面放出一根竹子,轻轻一按,将其拍打在地上,然后一个年轻的乞丐从佛像后面站了起来。进入大家的眼睛。

  这个乞丐的眼睛似乎有问题。黑眼球是完全看不见的,只剩下一片死白。每走一步,都必须用竹子砸在地上,而且走得很慢,似乎害怕像死蚂蚁一样踩着脚。

  “大哥,盲目的乞丐。”其中一个转向了白衣汉子。

  盲乞丐?

  不在乎你是否盲目,白衣汉子的脸上有些残酷,用冷酷的眼神看着盲目乞丐,用杀人的声音说:“天堂路你不走,地狱没有门,你闯进去。臭乞丐,认识我们真是糟糕,下辈子投一个好家庭,走吧,杀了他。“

  当白衣汉子挥手时,几个白衣汉子一致地做出反应,将刀向前挥舞,试图将臭乞丐卸下。

  “慢一点!”盲人乞丐突然尖叫,将竹子放回他的面前,蹲下,蹲下,哼着:“你知道我是谁,即使我不敢惹它,你不想生活吗??“

  盲人乞丐轻描淡写的表情,是一幅大图,但是青衣人叫豹哥没有被他吓到,他挥舞着他体内的钢刀,不屑一顾:“你不知道哪个葱,但是也许我手里的这把刀知道!”

  “哼!即使我不知道,你也是如此尴尬地走出江湖?听着,我是”

  盲人乞丐笑着,笑了两次,然后像剑一样慢慢地拔出了身后的竹子,像剑术大师一样摆姿势,然后迅速吐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表情:“我是世界上第一帅哥盲人大侠”

  乞丐的最后两个词拖了很长的时间,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两个词,因为每个人都对他前面的一连串臭形容词感到恶心。

  “臭乞丐,你真是无耻。如果你的面孔可以被视为世界上第一英俊,那么我们的大哥就是九天神女。”同时,其中一名凶手鄙视,嘲笑盲人乞丐。

  盲人乞丐茫然地转了转眼睛,微笑着说:“你大哥是娘炮,听起来像太监,这很惊讶吗?”

  娘炮是什么意思,白衣汉子无法理解,太监是什么意思?他听的懂,他知道这句话永远不会是恭维。他非常生气,以至于双眼直闪,他给小弟打了一巴掌,大喊:“你母亲的才是九天神女吗?”

  这种马屁被认为是在马腿上。小弟狠狠地遮住了脸颊,后退了一步,然后将怨恨转向了盲目乞丐。

  打完小弟之后,白衣汉子再次将愤怒的目光投向了盲目的乞丐。尽管他认为自己的小弟不适合,但归根结底,最可恶的人仍然是这个臭,盲,无耻的乞丐。

  “有臭味的乞丐,我不在乎你是盲人大侠,盲人还是狗屎。简而言之,兄弟,你今天死定了,杀死他!”

  白衣汉子十分生气,挥舞着手中的钢刀,对着盲人乞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开局教孙思邈学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