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葡萄身体不适
金银花与葡萄藤2020-07-22 06:391,270

  经过上一个周的适应,葡萄对这一周的工作还算是接受的很快,白天他在公司工作,晚上铭睿代替他去健身房健身,偶尔葡萄觉得兴致来了也会自己运动一下,日子变得平淡且有规律。但生活不会就这样平静下去,铭睿还是时常会担心他和葡萄的未来,他现在选择了陪在葡萄身边,并不是意味着只要他和葡萄愿意,他就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说到底,他和葡萄并不是独立的两个人,而且人格分裂不单是表面上看到得这么简单,这是一种精神疾病,既然是病,就意味着还有其他得症状,只是现在葡萄和他可能没感觉到。铭睿总觉得不好的事很快就要发生。

  周三在公司吃过午饭,葡萄觉得很疲惫,眼睛都要睁不开了,于是他回到办公室想眯一觉。他很快就睡着了,但在梦里,他感觉身体像躺在一张大床上,床360度旋转,自己也随着床飞快转动,这让葡萄觉得眩晕。然后他在梦里看到自己,一会又看到铭睿,一会又看到自己,这样反反复复,直到他分不清看到的是自己还是铭睿,眼前一片模糊。感觉过了二十几分钟,葡萄从梦中醒来,意识里他分不清现在的身体是属于自己还是属于铭睿,针扎的疼痛感从太阳穴向整个大脑蔓延。他闭上眼睛,使劲地按揉自己的太阳穴,发现没有任何改善。当他想站起来走一走,突然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办公室里。还好同时发现的及时,拨打了120,把葡萄送进了医院。当葡萄睁开眼时,只看到医院白色的墙壁和白色的床单,闻到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才意识到自己晕倒了,他往前想想,只记得那个眩晕的梦。

  葡萄开始在朝四周观望了一下试图寻找铭睿,按理说铭睿知道自己不舒服住院了啊,应该会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的。但发现并没有铭睿的痕迹,葡萄有点难过,心里感到有些不安,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铭睿在刚才过去的时间里也过得异常难过,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快要被撕裂和融化,他想从身体中挣脱出来但是却不能像往常一样出现在葡萄面前。就像他做的那个梦,他觉得好像这种撕裂和融化的感觉在持久一些,他就会彻底消失在葡萄的生活里,他不愿意消失,他就不停地挣扎,他要留下来,这种意识越来越强烈,他没有意识到他这种强烈的意识带给葡萄的是身体上的疼痛。知道葡萄晕倒,撕裂感在他身上逐渐消失,他才再次平静下来,但这会他被折磨得身心俱疲,无法再出现在葡萄面前。

  这时,医生走了进来,按例询问了葡萄他的生活习惯和疾病史,这位医生是急诊科专业水平很高的主任医生,通过简单的一些对话,医生对他说:“小伙子,压力不要太大,如果生活中有什么异常的感觉或事情,去心理科看看,看心理医生很正常的,只是让你放松放松。”葡萄对于医生说出的话很惊讶,因为刚才的对话中葡萄并没有透露出他和铭睿的事情,也没有表现得很奇怪。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休息一下没有不适就先出院吧,记得有空去跟心理医生聊一聊啊。”然后就离开了病房。葡萄长舒了一口气,他本来觉得自己今天晕倒可能是太累了或者低血糖之类的,只要休息好了吃饱了就可以了,被医生这么一说,葡萄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他和铭睿。他心里也逐渐清楚地意识到,他和铭睿,还有很多难关,靠着感情是没办法克服的。葡萄酒这样呆呆地躺在病床上,让思绪飘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嫁给了我自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嫁给了我自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