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老娘也年轻过
豆丁2020-07-07 10:061,862

  缓缓睁开眼,春蝉看着旁边正熟睡着的小姐,心中涌出丝丝暖意。春蝉轻手轻脚下了床,走到门外深吸了口气,又吐出来,嘴角微微向上翘起!突然一位丫鬟急冲冲地踏过木桥赶了过来,“春蝉姐姐,快叫大小姐,起来了,大夫人在招待王员外,还有王员外的儿子,大夫人差我过来叫大小姐过去。”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去跟小姐说,”好的春蝉姐姐我就先走了。您可记住一定要把小姐带出来哦,不然我不好交代!“说罢,那个丫鬟又往回赶去。

  春蝉打了一盆水走进萧雅的房间。看到萧雅已经起身,“小姐,您别动,让奴婢来帮您。”听着这话,萧雅恶狠狠地盯着春蝉,“这里没有别人你叫我什么?”春蚕无奈地摇了摇头笑道,“是姐姐,让妹妹来给姐姐梳妆。”萧雅点了点头,表示很满意!春蝉站在萧雅身后给萧雅梳妆,“姐姐,刚才大夫人差人,过来请姐姐去前厅,好像是说王员外拜访!姐姐去不?”春蝉试探着问了一下,“去,当然得去啊!不能让母亲下不面子!”

  春蝉欢喜地给萧雅梳妆打扮,春蝉很享受给萧雅梳妆打扮,因为萧雅不梳妆的时候已经很美了,可是再稍稍修饰一番就美的不可芳物,而每次春蝉看着铜镜中自己动手梳妆的小姐的美态,就特别自豪,有时候连自己都会陶醉的盯着小姐。仅用了点胭脂,勾勒了一下眉毛,萧雅就和春蝉往前厅赶去!

  还没到前厅,萧雅便听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大夫人,你们萧府是家大业大,我王家只怕,在你们心中就,这点地位了?只是听闻大夫人千金,貌似潘金,今日与犬子,过来拜访一下,结果人都见不到,是怎么个回事呢?”

  大夫人赔笑道,“王员外这是说的哪里话,咱俩家经常有货物来往,怎可说生疏,您今日来访突然,家女,恐在梳妆上,耽搁了些许时辰,王员外别见外!”

  王员外稍缓和了点,喝了口茶不再说话!站在屏风内的萧雅看着这肥头大耳的王员外,和她那傻里傻气的儿子,如若不是母亲在这里早就想开骂了!

  萧雅缓缓走出屏风,来到大夫人身边,双手扶在腰间。“女儿给娘亲请安,”大夫人点了点头,萧雅又转头看向王员外,“给王员外请安,”萧雅举手投足间无不想彰显着优雅,端庄。

  此时王员外,和他的儿子,早已经眼睛都看直了,就差点流出口水来,贪婪地看着萧雅的蜂腰,凹凸有致!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萧雅看到这两个人直倒胃口!只是只能忍住,来到大夫人身后。

  王员外终于回过神来,“大夫人的金枝玉叶果然美得超凡脱俗,百闻不如一见啊!不知可有婚配?犬子不才现无正妻坐正,他俩简直门当户对,天赐良缘啊!大夫人认为如何?”

  大夫人拱了拱手,这些都是小辈们自己做主的好,如若我等轻易插手,不好落了口舌。我一切,都看雅儿的意思,如果雅儿喜欢,对方就算是锄地老农,我也是毫无意见!儿孙自有儿子孙福啊!你说对吧王员外?“

  王员外急忙点头,“大夫人识大体,说得对,小辈们的事就由着他们自己去折腾,那大夫人今日委实叨扰了,下次您到府上,一定盛情款待。”王员外拱了拱手准备离开,结果自己的儿子还傻兮兮地盯着萧雅,顿时王员外脸色阴沉。直想抽这不争气的儿子,一把抓住儿子的手拖着便出了萧府!

  萧雅见两人终于走了,不由得吐了一口气。蹲下拉扯着大夫人的衣袖,“娘啊!这种人您结交做甚?一脸奸人像。”

  大夫人抚摸着萧雅,“雅儿,你以为娘不知?只是你爹生意上与他们有来往,我不能驳了他们的面子。不过他们有点倒是说得对,你也到了婚配的年纪了!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需要娘给你弄个比武招亲?还是让媒婆上门你自己选?”

  听着大夫人越说越起劲,萧雅急忙撒起娇来:“母亲……你那么着急把雅儿送出去吗?母亲是不是不喜欢雅儿了?觉得雅儿在眼前看着闹心?哼”萧雅故作伤心的样子!挤出了两滴晶莹通透的泪珠滑落脸颊,看着楚楚可怜。

  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大夫人并没有捧起萧雅娇羞可人的小脸安慰一番而是捧起旋即又往外推了出去!“别在这跟老娘装,老娘也年轻过。”

  甩了甩长袖走出了前厅,后来跟上的贴身丫鬟附耳道:“夫人,今日您委实失态了!”大夫人白了丫鬟一眼,“我还不知道吗?还不是让那丫头给闹得!唉!”

  而此时,前厅中却因为大夫人的话,久久回荡着笑声。萧雅在春蝉的搀扶下缓缓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粉尘,看着春蝉,“原来我老娘,才是狠角色,够辣,不愧是我萧雅的老娘哈哈。”萧雅此时大步大步跨出前厅,而身后的春蝉却急忙跟上,小姐别说了,你忘了?大夫人不让您说黑话!“看着这位让自己像老妈子般操脆了心的小姐,春蝉不禁苦笑,如果小姐真的样样做到大家闺秀,估计也没自己什么事了!所以想了想春蝉又开心地屁颠屁颠跟了上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你三世亦如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你三世亦如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