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新人
撒旦天使2020-02-03 14:583,424

  既暧昧又尴尬的气氛让刘湃感觉有些度日如年,为了抵抗扑鼻而来的香味带来的刺激,刘湃只能不停的在脑子里想些以前看过的电影来转移注意力,可是每次想着想着又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镜头。

  这时突然油桶被翻了一下摆正,然后头顶上的盖子被人从外面打开,刺眼的阳光从外面照了进来。

  “哎!我说昨晚那么大动静你俩挺会找地方啊。在丧尸群里找个油桶谈情说爱,你还真别说,这想法挺别致!”

  两人抬眼望去只见一个手里拿着一把巨大弓箭的男生出现在桶前。

  两人从油桶里出来,打量着这个又胖又壮的人,只见此人上半身穿了一层又一层,包的和粽子一样,最外面还套了一套大号西服,下半身只穿着一条短裤脚上撇着拖鞋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许灵芸。

  “你是?”刘湃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个怪人。

  “这位美丽而动人的小姐,请问你的芳名是?”

  怪人完全忽视了刘湃的问话,对着许灵芸就开始献开了殷勤。

  许灵芸和刘湃对望了一下,又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

  “在下赵阳,在那边的户外用品店上班一直被困到现在,幸好昨晚昨晚有人把丧尸引走了我才跑出来,发现这里多了一个桶,就发现了你,真是天意啊,缘分!都是缘分啊!。”怪人就连自我介绍的时候也完全没看刘湃一眼,一直盯着许灵芸一动不动。

  刘湃这才发现从银行到油桶这段距离目所能及的变异体躺了一地,无一例外头上全插着一根箭,看来就是眼前这个怪人的杰作了。

  “都是你做的?”刘湃指着满地的尸体问道。

  “对啊!不才在下人送外号小李广!”赵阳举了举手里的复合弓一副我是英雄的样子。

  “小李广是吗,你有车吗?”被疼痛时刻折磨着的刘湃只想先回到河边在说。

  “有啊。就在那边银行门口那停着呢!”

  “走,去河边!”

  于是许灵芸扶着刘湃做进去赵阳开车向河边开去,一路上凡是看见变异体,赵阳总是要停下车一个一个全都爆头才走,以至于本来几十分钟的路程硬生生开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

  此刻的河边卡车静静地停在路上,陈鸣手里拿着眼镜若有所思的看着昏迷中的小希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知道听到汽车声才戴好眼镜走出车厢。

  “嗨!”赵阳停下车打了个招呼。

  陈鸣摆了摆手把众人接进车厢,等众人互相介绍完车厢内坐定才把昨晚的事情又说了个清楚,许灵芸没听完就急着赶紧去打水帮陈鸣处理刘湃伤势。这时刘湃才发现正在昏迷中的小希。

  “小希这是怎么了?昨晚没见她受伤啊?”

  陈鸣也是不明所以的答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怪就怪在明明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可是就是就是昏迷不醒,按照症状来说是可能是体力或脑力透支过度引起的也不一定,关键是她根本没有做任何事啊。”

  刘湃听完陈鸣的分析更是不解。

  “昨晚你下车救我的时候,我看见小希眼睛变成纯黑色了,当时以为我看错了,不知道和这个有没有什么关系。”这时刚打水回来的许灵芸听到两人的对话赶紧补充道。

  陈鸣听到许灵芸的回答也回想起来,“昨晚回来的时候也见她七孔流血,当时也是把我吓坏了,可是现在除了虚弱并没有其他大碍,暂时我看我们还是不要这么武断的猜测了,一会儿等她醒了我们自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看见许灵芸在帮刘湃处理伤口,陈鸣接过许灵芸的工作,把刘湃肩膀上的伤口扒开发表了自己专业的诊断结果。

  “嘶……”

  刘湃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这是上辈子坏事做多了还是欠你的,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别动!”陈鸣看完肩膀上的伤势又把刘湃浑身上下仔细检查了个遍。

  “这小两口真恩爱,情话对白真令人动容!”赵阳看的开心的不行,在一旁打趣道。

  检查完刘湃的伤口,陈鸣更是觉得莫名其妙了,“这个就更奇怪了,按你们说的应该伤势很重才对,为什么检查出来伤势并不是很严重呢?受伤的痕迹倒是可以看出来,关键是里面的血管已经自己愈合住了。这才一晚上时间没有可能愈合的这么快啊。”

  “瞧你说的!难道我就得重伤不治才正常吗?”刘湃一听陈鸣的话心里有些不太开心。

  “不是这个意思,你想啊,就算上次在开发区弄的伤,这才两天时间吧,又是骨折又是扭伤的,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句话是肯定没问题的,可逆现在轻伤已经完全看不到任何痕迹了,就和没有受过伤一样啊!就连你鼻梁上的骨折也恢复的出奇的快,要是按常理今天是不可能就消肿了的,现在从外表看就像没受过伤一样!”陈鸣说完还疑惑的捏了捏刘湃的鼻子。

  “啊!疼……疼……疼!”刘湃又是感觉鼻梁骨传来一阵疼痛。

  “你看捏着已经能感觉到被撞断的鼻梁骨已经长上了,虽然没有痊愈可是以这种速度,估计连一个星期都不用就好完了,这明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可是现在却真实发生了!”陈梦放过了刘湃的鼻子却又把他的脚又提了起来。

  “我自己检查,我自己来。”刘湃被吓得赶紧把脚收了回来,好家伙!这要是再让他检查一下,不知道会不会再一次受到伤害。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昏迷中的小希终于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一双明亮的眼睛看到刘湃以后瞬间变得眼泪汪汪。

  “哥哥,你没事吧?我看见您们被那么多怪物包围,我还以为你们死定了,你为什么要下车,为什么要抛下小希一个人,你知道不知道你是世界上我唯一仅剩的亲人了!”边说边紧紧抱住刘湃嚎啕大哭。众人看着泣不成声的小希和惊慌失措的刘湃,只好又是安慰又是好言相哄的劝解小希。终于在大家说的口干舌燥的时候,小希终于停止了哭泣。

  因为昨晚以外发生的时候陈鸣在驾驶卡车并没有看到后面的战斗情况,而许灵芸和刘湃也是身在包围当中并没有精力观察情况,只有小希一个人总览了所有的状况,所以枕着小希平静下来,陈鸣赶紧问了她昨晚的情况。

  “昨晚先是胖虎扑下车去救灵芸姐姐,又来刘湃哥哥也下车去了,后来看到哥哥和那个大怪物战斗的时候被怪物的撞到了墙上,而且肩膀也在不停的流血所以我着急的不得了,正在着急的时候突然想如果我能帮哥哥就好了,就在那时就感觉好像灵魂出窍一般。”

  “灵魂出窍?太扯了吧?怎么个灵魂出窍法?”赵阳一脸的不相信。

  小希没有生气而是继续说道:“就是明明距离哥哥那么远,但是却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哥哥和他周围的一切,就好像自己是他周围的空气一般,又好像玩游戏时的那种上帝视角。反正就是说当时能感知到周围的一切东西,无论是物体还是生物只要我想就能感知到!”

  “你直接说你有特异功能呗!”赵阳刚打了个岔就被许灵芸狠狠地瞪了回去。

  “还就最不一样的就是我能感知到哥哥体内的能量,当时哥哥生气的时候体内的能量一直往外散发,而越是散发出去了能量哥哥体内的能量越是稀少,所以我就试着看能不能控制住那股能量,试着把外散的能量压回哥哥身体里,没想到真的把哥哥散发出的能量控制在他的身体里面了,当时我又想把周围空气中的能量往哥哥身体里压进去或许能增加他的战斗力,后面看到真的有效所以就一直把周围稀少散乱的能量拼命的往哥哥身体里压,后来就感觉头越来越疼身体也越来越难以支撑,终于看到哥哥躲进汽油桶我才撑不住晕了过去。”小希尝试着用自己的语言把当时的感觉告诉了众人。

  赵阳刚要开口,陈鸣伸手止住了他的企图然后问道:“那你现在能看到或者感受到我们身上的能量吗?”陈鸣边说边握紧拳头浑身开始用力。

  小希盯着陈鸣看了一会儿吗,然后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我猜测小希应该是在特殊场合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产生了异能!这时最合理且最不合理的解释了!”陈鸣总结出了结论。

  赵阳终于憋不住的说道:“你这也太扯了吧?”

  “特异功能是真实存在的,俄国科学家已经做过实验了,他们找到了一个小女孩能在不接触的情况下用意念掰弯一把汤勺,还有人能在近距离影响别人的思想。我们可以来做个实验”。

  陈鸣说完把刘湃腰里的匕首把出来,“唰”一刀割在了刘湃的大腿上。

  “我就……”刘湃捂着大腿上的割伤一脸的郁闷。

  “大哥!你试特异功能就试特异功能,你砍我干嘛?”刘湃感觉快崩溃了。

  “你身上的伤势恢复着这么快,不是你就是小希的特异功能,我们只要让你受一次可以预见伤,然后推算出合理的愈合时间,然后剩下的就是等着就可以了!如果在小希没有介入的情况下快速愈合了,那么就是你出现了异能,反之就是小希!”陈鸣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大哥,算我求你了!下次先问我一声成不?”刘湃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冷漠的家伙才解释的清楚。

  “好!你肩膀上的伤口创口太大,但是现在我们没有麻药,需要我现在可以给你缝上吗?”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迷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