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老阿姨太馋了
墨色谦桦2020-04-22 15:372,404

  何枉生被她看的心生恶寒。他赶忙放下茶杯起身:“多日没回京城,禾苑庄还有一大堆事需要在下处理,贺礼既然送到了,何某就先告退了。”

  “时候还早,财神……何,何公子这么急着走干什么?”莫韶华眉眼含笑,连忙招呼小宁:“小宁去把我珍藏的上好龙井给何公子泡上。”

  “不必麻烦了。”

  即将步入深秋,何枉生怎觉得周遭的温度比腊月寒冬还要阴冷?他好想拔腿逃跑啊,但无奈被饿狼扑食的王妃给拦着。

  这个画面怎么那么像满花楼的姑娘要榨干了他钱包的场景?

  咔嚓~

  一道清脆的瓷器破碎的声音,终于将场上的视线重新吸引到被无视已久的秦年身上。

  “王妃对何公子如此感兴趣,不如今日也不必进宫给皇上皇后敬茶了,干脆本王把这王府给你们腾出来,日夜畅谈罢了!”秦年悠悠的看着莫韶华。

  新婚第一天,迎娶进门的王妃对自己不咸不淡,却对别的男人热情非凡。这算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打入冷宫了呢。

  何枉生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立马接话道:“既然如此,何某就更不能耽误王爷王妃进宫的时间了。在下先行告退。”

  唯恐莫韶华再开口,何枉生就火急火燎的离开。

  莫韶华深深望着财神爷离开的背影,惋惜的轻叹一口气。只觉得好多银子都随着他飞走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优雅喝茶的秦年,年纪这么大了还吃醋。她又不会跟他抢何枉生,只不过想拿点儿相应的报酬罢了。

  竟如此小气!

  去皇宫的一路上,两人虽同坐一辆马车,但气氛压抑的厉害,大概是秦年还在为她抢何枉生生气吧。

  秦年慵懒的倚着闭目养神,马车的晃动,阳光从车帘缝隙中映射在他脸上,浓密弯翘的睫毛,白皙的肌肤,几缕墨发划过他的侧脸自然垂落在肩上,莫韶华看的有些呆了。

  不禁再次感慨,世上怎么会有比女人还要美的男人?

  再低头看看自己,消瘦单薄的身子,几分不健康苍白的肌肤,想想都自卑。难怪他能掰弯晋国首富,而她只能嫁给断袖之癖充当门面。

  莫韶华从袖中摸出一根洗干净的人参,放进嘴里咯吱咯吱咬的脆响,心里暗暗发誓,得早日炼出美颜丹和丰胸丹。

  起码和他站在一起,能够稍微保留一些女人的尊严。

  “别浪费精力了,再吃也拯救不了你的扁平。”突然,男人的毒舌传来。

  莫韶华艰难的咽下口中的人参,对上他满是嫌弃的眼睛,讨好的又摸出一根人参递过去:“王爷说的是,要不您也吃点儿?”

  “你留着自己吃吧。”秦年撩开帘子看看了外面,坐直了身子,大手捏住了她塞得鼓囊的腮帮,俯身凑近与她对视:“长点儿眼色,进了宫切莫乱看乱说,否则得罪了哪个不好惹的本王可懒得管,听懂了吗?”

  距离的太近,小脸被他的呼吸喷的通红,她连忙挣脱开回答:“懂了懂了。”

  下了马车,莫韶华听话的跟在秦年身后。但狡黠的眼睛不安分的到处乱飘。她好不容易穿越,又好不容易进宫,不欣赏一下宫中宏伟的风景。岂不是亏大了。

  在乾清宫大门前,跪着一个男人。

  没啥特别的,唯独吸引莫韶华瞩目的单纯是因为那男人长的帅。清俊忧郁的眼神真是她的菜。

  两人不小心眼神触碰,腾的一下,莫韶华面容熏红。

  铁树开花,情窦初开,原来是这种感觉。

  男人瞧见莫韶华惊了一下,但极快的速度敛下深眸,跪在地上卑谦恳求:“四王爷,求您救救东洲!”

  秦年目不斜视,高傲的像是没有听到般。大手直接捧着莫韶华的后脑勺,硬生生把她黏在别人的目光给掰回来。眯起凤眼,低声警告:“王妃眼睛留意脚下,小心别摔着。”

  莫韶华尴尬的笑着。

  她真是太馋了!

  一时间没克制住,被他看破了。

  秦年冷哼一声,一直把她压到门口才放手。

  面对皇上皇后,他的恶劣脾气最起码该收敛一点儿,哪知这位大爷还是一副老子最大,谁敢惹老子的既视感。漫不经心走完敬茶形式,懒散的倚靠在座位上,就连皇上的话都充耳不闻,最多从鼻中哼一声,代表他还活着。

  莫韶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来之前,他还让自己长眼色。那他自己是把这些话喂狗吃了吗?

  “韶华是第一次进宫吧,后花园秋菊开的正盛,不如我们去逛逛,也让他们父子两个单独聊聊天如何?”

  皇后虽全程笑脸相迎,但直觉告诉莫韶华,她绝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

  正犹豫着如何应对,没想到一直置身事外的秦年会替她出头:“她一个深闺小丫头,尚且不懂宫中礼节,万一顶撞了您怕是不好。”

  “四王爷还担心本宫会为难你的小妻子?瞧你这担心的样子。”皇后打趣道。

  “四儿,让她们去吧,你留下陪朕聊聊东洲突发瘟疫的事情。”

  皇上都这么说了,她就算不想去也得去了。

  秦年紧紧盯着她,凤眼中尽是警告:敢失了本王的颜面,你死定了!

  莫韶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好歹是二十一世纪来的,岂能任由一个古人威胁自己?

  ……

  后花园,莫绍华无心赏菊。

  皇后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刚逛了没几步,就直奔主题了:“昨夜你在王府睡得可好?”

  这话的意思不就是想知道秦年究竟是不是断袖之癖嘛。

  莫韶华故意装糊涂道:“王府的床比较宽敞,妾身睡得还安好。”

  “嗯”皇后心中暗暗琢磨了一番,从头上摘下一枝金凤钗给她戴上,拉着莫韶华的手轻笑道:“第一次见面,本宫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支金凤钗你好生带着。本宫身体有些乏了,让这些宫女带你四处逛逛吧。”

  金凤钗寓意着未来皇后的象征。

  秦年断袖的身份终究成不了皇上,皇后这么做到底什么意思?

  很快,她就明晓了皇后的意思。

  宫女领她去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远远的,秦臻那袭皎白月袍出现在了莫韶华眼前。

  她差点儿咬碎后牙,原来皇后是想撮合她和太子秦臻旧情复燃。

  南越长公主和太子结合无疑是任何势力都撼动不了的,但前提是,相比较惺惺作态的秦臻,她更喜欢幼稚鬼老男人秦年好吗。

  “我逛累了,原路回去。”她转头就走,却莽撞的撞进了一个清新好闻到不像话的胸膛中。

  “抱歉。”入目的是那双化不开愁的墨眸。

  是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贫穷王爷炫富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贫穷王爷炫富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