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章
乔安的安2020-02-17 06:011,562

  韩亦答应了和我见面的请求。地点约在一家咖啡厅,离她家很近,因为她下午还有课,没有太多时间和我耽误。那天我很早就到了咖啡厅,我选了一处背朝阳光的座位,我很喜欢面朝阳光,可是今天却不同。我希望可以从韩亦的眼睛里看到光芒,看到那束象征希望的光束。光束本身已经失去意义,只有那束光芒迂回通过韩一的身体,穿过她,通过她,从她那里再抵达我身上,这才是有意义的。

  没等多久,韩亦就到了。她戴着很大的墨镜,牛仔短裤和普通白衬衫。我极力掩饰自己的悲痛,眼神游离在她身后的橱窗和柜台,仿佛是在观察今天复合的背景合不合适。等我缓过来,她已经起身离开了,没有什么不舍与愧疚,似乎丝毫体察不到分手对我的伤害,我起初是归咎于我面不改色的态度也伤害到了她,直到若干年在聚会上听说她之后几任男友也遭受了这样的待遇,我才明白我不是特殊,只是开端。

  她好像只是为了完成某项任务,短暂地来一趟,然后快速离开,像是重新给自己生活的定量做了排列组合,拼出新的秩序。仿佛生活里的那些事物的价值可以用座位表的逻辑来定位,一等座二等座以此类推,这些常态的符号和结构,让她看起来显得很谨慎,做什么不与自我排序相合的事情,都是在推开一扇未知黑暗也许通往深渊的门。

  我不怪她,也不能怪她,她没有错,她只不过是想要自己想要的东西,这跟我一样,我们清早起来,感谢没有意外发生,明天照常在路口等我们,面对这样的幸事,我们首先要想的就是这是我们自己的人生,你既然活着,为自己活着,那你追求你想要的怎么会是错的。

  我慌乱地起身叫住她,她果断得甚至有点绝情,毅然决然地进入了一个新的自我,语气冷漠而显得陌生,“还有事吗?”

  短暂地停留,让我很清楚地看到她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印象中她脆弱而且纤细,嘴唇始终抿在坚强的牙齿上,她皮肤很白,几乎透亮,可以看到底下淡淡的血管,头发很厚,常常自然地垂在肩上,眼睛很黑,很亮,睫毛不长不短但是向上弯起,这样显得眼睛很有神。可是今天,她的口红颜色显得很突兀,完全压住了原先就好看的唇色,头发烫成了波浪的形状,一层粉底遮住了脸上几粒淡淡的雀斑,做作的眼影让她的眼睛变得不再透亮,好像是一点一点毁掉了我原先的印象。可又如何,她已经是独立的自己,不对,她一直都是这样独立的自己,我的想象也是独立的,独立与独立间,落差感也是美好的。

  我想,她的人生像一场漩涡,任何事物都不会在固定位置待太久,哪怕是水底再根深蒂固的石头水草,也不会例外。我的嘴巴里像刚咬碎一粒新鲜的花椒,说不出半句话,喉咙被口水腐漫,牙齿颤栗,舌头下像是压着刀片般小心。

  “那就这样,保重”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说出来一句话。却又好像已经把所有的心思都说了一遍。她刚才说出的话像是正在燃烧的纸片,一点点腐蚀掉,枯朽掉帅不出所料去清华学了物理,强家议回到学校准备复读的相关事宜,一切都回到正轨,又好像从未离开过轨道。失眠是簌簌摇曳着的清醒,困在刺鼻的消毒室,重复着清洗的动作,手和灵魂一起洗。开学的前一天,我实在睡不着,就从家里偷偷溜出去。在楼下便利店买了一盒烟,坐在河边的石凳,那时候正好是柳絮纷飞的时候,有亦低头看着咖啡杯,坐在我身旁,浅色外套洒着圆滚滚的光斑,刘帅提醒我们要抬头看镜头,相机是从家里拿的老式索尼相机。韩亦赶紧戴上棕黄色的太阳眼镜,笑容灿烂,酒窝和洁白的牙齿在相机那一端显现,我的笑容因为太久的聚焦而僵硬,最后背对阳光而只照上一个粗略硬朗的轮廓,桌子下我们彼此紧攥着对方的手,橘色的光晕从屋顶斜射到台面,短暂而且美好。

  等我再缓过神,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坐的位置正对着窗,窗外是透亮着的清晨,路上的每一个人都哈着气,玻璃表面凝结着水珠,一个人从窗前晃过,一滴水缓缓流下。我向酒保递上自己的酒杯,准备离开好像正对着我的18岁打招呼,或者说告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