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
念银临2020-02-16 14:152,678

  二十一

  梦溪的衣服大多是轻松舒适的,沐儿比较喜欢淑女的衣服,沐儿在梦溪的衣柜里翻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件合适的。

  杨子千一见到沐儿就说:“你今天看上去和平时不太一样啊。”

  沐儿紧张了一瞬:“没,没吧。”

  杨子千拍了一把沐儿用对哥们说话的语气说:“更好看了。”

  沐儿瞪了他一眼。之前电话里她已经和杨子千说过她想装作偶遇肖云的事了,杨子千也同意帮忙了。

  沐儿按梦溪说的逛了几个肖云可能去的地方,然后又绕着商场逛了一大圈,也没看见肖云。沐儿正想着要不给肖云打个电话,直接问他在做什么时,目光被一旁游戏厅的跳舞机吸引了。

  跳舞机放着当年她大学时很喜欢的一首曲子,夜曲。沐儿是内向的,看上去柔和的,但内向的人也总会需要一个发泄和表达的方式,跳舞机就是她的树洞。她认识程泽也是因为跳舞机,那时候她就是在跳这首夜曲,跳着跳着程泽就加了进来,在旁边和她一起跳,她觉得这个男生跳得挺好的。她现在还记得跳完后程泽和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厉害,看上去那么安静的一个姑娘,跳舞这么赞。”

  沐儿想起来自己已经太多年没跳跳舞机了,摇摇头。杨子千看着她二话不说拉着她去买游戏币。

  沐儿被拉一个踉跄:“诶?”

  杨子千也没回头继续拉着她走:“时间还早呢,你想玩就玩会儿呗。”

  跳舞机前,沐儿想也没想就选了夜曲,沐儿想着有这首老歌的跳舞机也不多了吧。跳舞机带来的轻松感和释放感还和以前一样,沐儿突然也想不起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跳了,也想不起来为什么开始不跳了。如同她也想不起来从什么时候开始感情里的温度开始下降,自己开始没有耐心。

  调一转进入了副歌,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纪念我死去的爱情。

  杨子千看着沐儿跳舞,微微愣神。

  突然一个人影加入了进来,在一旁的双人位上开始跳,像当年的程泽一样。沐儿看看他,跳得不错。回头跳两步后突然从舞蹈中回过神来,转头看着一旁加进来的人,是肖云。

  肖云看到她停了下来,回头面容柔和的说:“跳完吧。”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

  沐儿看看一旁,和他一同前来的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女孩开心的看着他们两跳着,还给她比加油的手势。沐儿觉得她一定就是梦溪提到的肖云的新女友,和梦溪之前的描述完全相符,只是可能她还不知道梦溪是肖云的前女友。沐儿回头看了一眼肖云棱角分明的侧脸,心里想着:帅有什么用,渣男。

  跳完这一曲以后,肖云说:“以前路过游戏厅我说进来玩玩,你都说你没兴趣,幼稚,拉着我走。原来隐藏实力,为什么?”

  突兀的问题,沐儿不知道该怎么接了。杨子千插话说:“还玩吗?还有许多游戏币。”

  肖云才注意到杨子千的存在,问道:“这是?”

  杨子千啪的把手搭到了沐儿的肩上说:“我是梦溪的高中同学。”这个举动让肖云微微皱眉。

  沐儿瞪大了眼睛,尴尬的把杨子千的手轻轻的取了下来,心里想着这戏也太过了。

  肖云面无表情的指指旁边可爱的姑娘说:“这是我表妹,小落。你们吃饭了吗?一起吗?”

  沐儿愣在了原地,怎么成表妹了,这个……

  杨子千看她愣住了,赶忙接:“好呀,走吧。前面那家鱼火锅不错。”

  肖云说:“好。”没再看沐儿朝那家鱼火锅走去。杨子千推了推沐儿。沐儿瞪着他:“你的戏太浮夸了。”

  杨子千一脸委屈:“我容易吗我。诶,你刚才跳舞好像林沐儿,你这瞪我也像林沐儿。”

  这句话吓得沐儿一哆嗦,快步也朝着火锅店走过去:“走吧,走吧,吃火锅。你可能因为太久没见林沐儿了,想她了吧。”沐儿这句调侃调得自己很别扭。

  “这倒是真的。”杨子千说着跟着沐儿进了火锅店。沐儿皱皱眉头想这顿饭一定会吃得很辛苦。

  吃饭倒是不辛苦,只是前期比较尴尬,当杨子千拣起一块毛肚给沐儿时,肖云说:“她不吃毛肚。”那个筷子停在那里尴尬了两秒。

  当杨子千聊到以前高中的时候自己课间会给梦溪和林沐儿讲故事时,肖云说:“哦,原来你就是她提到的那个话很多会打扰她们学习的同学。”空气停在那里尴尬了五秒。

  肖云的醋劲倒是让沐儿安心了一些。后来杨子千把话题转移到了时事政治,经济,大家才轻松的聊了起来。沐儿乘机要了小落的微信,还偷拍了小落的照片。

  吃完饭,杨子千说送沐儿回家,肖云沉默了会儿后说:“路上小心。”

  二十二

  从医院回去以后,程泽都是小心翼翼的对待着梦溪,梦溪也没冲他发火或者旧事重提,只是稍微冷漠了一些。梦溪能感觉到现在程泽的所有心思都在自己身上,程泽也向自己坦白说当时是因为他觉得沐儿是无法接受没有孩子的婚姻的,而方苏对他很主动并且说她也是一个不愿意要孩子的人,所以程泽才渐渐和她走近了。程泽说他始终最爱沐儿,只有和沐儿在一起最简单轻松,也只有沐儿最懂他。如果不是孩子的事,他不会出轨。

  梦溪能感觉到程泽说的是真心话,他也说往后不会再犯,也不会再和方苏有联系,只一心对沐儿。可是花瓣还有三瓣儿没落,梦溪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梦溪盯着那三瓣儿玫瑰花发呆,沐儿的电话就响了。挂了电话梦溪就哭了,沐儿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她,还发了肖云表妹小落的照片过来,小落就是那天梦溪在商场前看到的那个女孩。沐儿还说花骨朵儿已经微微张开了。梦溪心里觉得轻松又觉得委屈,困惑,释然,许多情绪交织在一起。哭着哭着手机的新闻提示吸引了梦溪的目光。

  梦溪打开链接,是邱和西自己录的一段视频:雪冉自杀的事,我震惊又心痛。我本来什么都不想说,想着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但是现在我的家人安全受到了威胁,我不得不来澄清一些事。首先,雪冉的去世对我而言也是沉重的打击,网上传的那个女孩不是我的女友,我现在没有女友。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事传着传着所有人都信了。我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到她自杀这件事中,她和我分手后,我们就没有过任何联系了,期间我的信息和电话她都没有回复。我只会对此事做这一次声明,希望大家可以看清事实,不要再伤害我的家人。有什么不满冲着我就好了。如果我的家人再受到威胁和伤害,我会采取法律手段保护他们。

  梦溪刚准备把视频转发给沐儿,她加入的雪冉的一个粉丝群已经开始热烈讨论这个视频了,沐儿也在这个粉丝群里,她也加入了讨论。大家都在说邱和西虚伪,说他为了自保胡说八道。

  梦溪把手机放在一旁,她倒觉得邱和西说得十分诚恳了。也许,他说得是真的。有时候,我们太容易去相信我们愿意相信的事了,就像她看到肖云和别的女孩在一起就认定肖云有了新欢,丝毫未再多想别的可能性。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心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多往前走几步,有时候才能更接近真相。可我们常常就会缺少了那份多往前走几步的勇气。

继续阅读:真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28岁的三场死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