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爹不疼娘不爱的檀泽*
流浪不是猫2020-06-22 00:444,470

  与闹闹分开后,妙灵独自闲逛着整个凤凰族领地。时隔数万年,这里真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顶多,也就是树长高了些,长粗了些。

  妙灵闲逛了一圈,有些索然无味,并不急着去采无忧果,而是来到了吟风崖。飞身上了凤凰一族的圣树——佛腾古树,准备小憩片刻。

  古树上枝繁叶茂,妙灵虽然个子高挑,但身子单薄,藏身其中,也难以让人察觉异样。

  转眼间,已是日落银辉。那月光的清冷,为这片山顶撒下了浓浓的迷雾。

  一小只白色身影,在迷雾中穿行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神仙姐姐,神仙姐姐。”

  闹闹见四下无人,便站在佛腾古树下,轻声呼唤着她,见无人反应,又轻声呼喊着,“从巫姐姐,从巫姐姐。”

  “何事?”

  那懒洋洋的声音,从圣树之上幽幽传来。妙灵虽然睡着,但她的神识还是清醒的状态,周遭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自然也知道,小狐狸前来找她。

  看样子,这小狐狸似乎遇上了麻烦事儿!

  “不好了,神仙姐姐,凤凰族族长旭阳伯伯,让我在三日后进行抽签比试。”

  闹闹小脸紧张兮兮,生怕被人发现了!

  旭阳?

  这不是老二吗?

  难道,如今都已是族长了?

  不过,依倾凰的性格,哪肯让旭阳屈居于人下?想必,明白老二做不了天君,索性让他当个一族之长,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凤凰一族,也是由她牵头,统领整个鸟族的。

  话说回来,老二这个法子,不偏不倚,没什么问题呀!为何这小狐狸还来找她?

  “抽签一事,很公平嘛!到时候全凭你的运气咯!说不定,你运气爆棚,抽到一个天资平平的对手,赢面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嘛!”

  此事,她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老二一向为人正直。就是太过于死脑筋,除了爱听倾凰那女人的话。其他的事,倒让她无话可说。

  “可是,可是三日之后,便是凤凰一族的百鸟朝日。此等盛会,定有很多仙家前来观礼。届时,若我输了,岂不是丢了整个涂山的脸面?”

  闹闹一张小脸,涨的通红,极力的解释着,生怕神仙姐姐不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

  伦家还小,没经历过什么大场面嘛!早知道,就不跟兄长赌气了!若能重来一次,他定不会大言不惭,扬言要出来试炼,博得一声名气,再回涂山。

  “输就输呗!”

  妙灵倒觉得没什么!年轻人嘛,就该受点挫折,哪能一帆风顺?

  不过,老二这个便宜侄子,到不像是会出这种主意的人!难不成,他又听了他那死老娘的鬼话?

  倾凰?提起此人,妙灵便眼冒寒光。她这个嫂嫂,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兴风作浪,和准备着兴风作浪之中,着实让人有些瞧不起!

  当真拿小狐狸当软柿子?是那么好欺负的?既然,有她妙灵在此。这比试,定然不能让小狐狸输咯!

  看来,是得教小狐狸几招真功夫了!

  看小狐狸急得快哭出来了,便出言相劝。“好了,你也别急了,看你都急红眼了!有孤在,你还怕什么?来,趁眼下无人,孤便教你两招,遇同期修为之人,足够应付这场比试了!”

  妙灵顺手折断一根佛藤树枝,幻化成灵剑,飞身落地,拿着灵剑,在月色下舞了起来。

  这几招式,动作看似轻柔和美,却攻守兼备,招招致命。那剑气破空,激出阵阵响声。

  她倒不会什么漂亮的虚假把式,教的可是实打实的杀招。

  所谓道行不够,剑术来凑!这几招学好了,三两下便能将对手拿下,不成问题。

  这杀招一出,瞬间惊艳到了褚延闹闹,连忙夸赞道。“神仙姐姐,您这几招好生厉害呀!”

  这几招剑术,还未融入法力,便能使的出神入化,灵气逼人。若融入法力,岂不是更加霸道?

  “你都记住了吗?”

  “嗯。”

  别看闹闹蠢萌蠢萌的,却是个过目不忘的小崽子。妙灵这几招,舞的极快。却能被他记下,还能将招式一一拆解,也算是个修行的好苗子。

  妙灵见目的达到了,便收了手,随手将佛腾树枝一扔,树枝落地,顿时消散云烟。因为,此树枝压根承受不住,来自神尊的神力。这一点,闹闹丝毫未曾注意到。

  随后,妙灵懒洋洋的回到了树上,叮嘱一番闹闹。“你且熟练几次就得了!这两日,你先将天罗珠给炼化了,只要力量足够了,其它都是小事!”

  闹闹点点头,炼化天罗珠,的确需要耗费些时日,两日时间,的确有些紧凑,怕是来不及。

  连忙变幻出一把木剑,先将招式演练一番,熟悉几遍,就赶回去了!

  回到住所后,闹闹先设下了结界,以防止他人打扰自己。修炼最忌讳打扰,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随后,就开始炼化起了天罗珠。

  佛腾古树上的妙灵,教了闹闹几招,活动活动了周身的筋骨,这下好了!精气神儿一下子都上来了,全然失了睡意!

  长夜漫漫,百般无聊。一时之间,这酒瘾,蹭蹭的上来了!也是,睡了十三万年,好久没尝过酒的滋味了!二话不说,拿出须弥子袋里的酒葫芦,拔开酒塞子,就开始咕咚咕咚,猛灌了好几口!

  那沁人心脾的仙酿,从喉咙划过肺腑,置入胃里,那感觉,真是爽极了!

  酒嘛,就得这般豪饮才行!

  妙灵一时酒瘾大发,有些收不住,着实喝了不少,便有些醉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别看那酒葫芦小巧,里面的酒,虽不比这碧海水多,但比那瑶池的水,可算是绰绰有余。

  时间转瞬即逝,转眼两日已过。今日的碧海苍山,似乎格外的热闹。不少仙家道友收到请柬,前来捧场。

  那圣树佛腾古树之下,早已摆满各种祭祀所用之物,一切都准备妥当。

  圣树便在吟风崖之上,这是一块极其宽敞的露台,可赏月观日,是个赏景的绝佳位置。

  避免仙家太多,坐不下,整个露台的座椅位置,都是呈圆形摆放,从上至下,阶梯式的摆放,细细数来,共有五层座位,皆是按照品阶修为分布位置。最上层的,自然是身份最尊贵的。

  每张桌上,都摆满了仙花仙果,琼浆玉液,糕点菜肴,品类甚是丰盛,让人垂涎三尺。

  最下面的三排座位,早早落座了不少仙家道友。他们修为低,品阶低,收到凤凰族请柬,自然早早赶来,不敢贻误时间。此刻,他们正在互相攀谈,寒暄几句,场面也是十分热闹和谐。

  “娘娘,西王母娘娘派人将蟠桃送来了!”

  精吾卫领着一路仙娥,款款而来。只见每位仙娥手垮一篮子,里面装满了蟠桃。看样子,应该刚采摘就送来了!

  “金燕,安排婢女将蟠桃装盘,呈上去。”

  安排这一切的,自然是倾凰了!旭阳并未娶妻,凤凰族内大小事宜,都是经由她安排的。今日,也是娴熟的安排这一切。

  而旭阳不善于此事,便早早的在山门处,等候宾客们的到来。

  “这西王母真的大方呀!竟然送了如此多的蟠桃来?这是为何?”

  其下的一位仙家,见此番情形,有些不解之意,忍不住询问身旁的其他仙家。

  “你是第一次来吧?连这你都不知道?西王母是旭阳神君的外祖母,每次的百鸟朝日的盛会,都会送蟠桃来。毕竟,是自家小辈,自然要多多照顾些了!”

  恰逢他身侧,一位脾气不错,稍微年长的仙君,耐心的解说此事缘由。

  “不仅如此,你且等着,待会儿涂山氏,龙族水君和天君,都要到场盛会。”另一个仙君在旁提醒,一脸高兴的神色。

  “真的?凤凰一族,竟有那么大的面子?”那位第一次到此的仙君,显然有些难以置信。

  “那是自然,你不晓得,龙族水君是族长的同胞大哥,天君是族长的同胞三弟,你说,这凤凰一族风不风光?”

  说话的这位仙君,自然是见过不少大场面的,连蟠桃盛会也没少参加,自然知道一些,这才有些许自傲。

  诚然,能在此地,有幸得见这些大人物们,也算是一种福气!

  身旁的仙家皆一脸赞同,点点头,他们都是趁早来占个位。这些仙家,大多都是小小的地仙,散仙。上仙少的可怜,整个场上的金仙,上神,更是凤毛麟角。

  更别提天君和水君,他们可都是神君修为期的。不仅身份尊崇,连实力也是超然的,难以追赶。

  “对了,我还听说,金圣娘娘要百鸟朝日后,拿出一样宝物供大家鉴赏。还说是远古遗物,看来,今日我等,可以一饱眼福咯!”那位年长的仙君,抚了抚长长的胡须,一脸期许之色,对于这等小道消息,他能得知,也很是自傲。

  其余诸位仙家,皆是一脸好奇之色,看来此次盛会,果然没来错!

  山门前。

  “旭阳伯伯,褚延笑笑在此有礼了!父君此时正闭关修炼了,特命侄儿前来拜会,还请旭阳伯伯体谅。”

  一位青衣玉公子,向旭阳十分规矩的行礼,那模样十分诚恳,谦和有礼。

  “贤侄多礼了!盛会又不止一次,修炼可耽误不得,本君自然不会计较,贤侄快请进。”

  旭阳大手一扬,做了邀请的姿势。

  褚延笑笑又行了一礼,与旭阳客套完后,便被精吾卫给领进去了!

  不一会儿。

  又来了一拨人,来者被人前呼后拥,仙音缭绕。那仪仗,可谓是最为亮眼的。为首的,就是天君檀泽。

  “天君大驾光临,让凤凰族蓬荜生辉,臣旭阳有礼了!”

  旭阳表面客套着虚礼。虽说檀泽是弟弟,但如今是天君,身份不一样了,该行礼的,还得行礼!

  檀泽一把将旭阳扶住,不让他行礼,“二哥无需多礼,今日你是主,本君是客,随意些就好!”

  旭阳爽朗一笑,大声说道,“那好,二哥也就不客气了!快请进。”

  相邀檀泽进去,以檀泽为首,他在其次,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凤凰族。

  待天君到场后,诸位仙家全都起身,行礼叩首。

  “臣等拜见天君。”

  “免礼,今日本君也是客人,这里不是九重天,你们也不必拘礼了!”

  檀泽吩咐众人起身,被旭阳迎上了主位。本想坐下,不巧对上母后的视线,出于情面,便对着她所在的位置,浅浅的行了一礼。

  “儿臣见过母后。”

  “嗯。”

  倾凰微微颔首,未曾多言。今日,是她最疼爱的儿子举办盛会。纵然在不喜欢老三,也得给他几分薄面。否则,六界又会谣传,天家不合了!

  不过,她这一答,着实敷衍了些。檀泽也不计较,也不打算与她多聊两句,行完礼就坐下了!

  明眼人一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娘俩儿不是亲母子。

  旭阳将檀泽安置好后,又出去等候大哥了。未曾想,却等来了一封信。便将信的内容,转告于倾凰。

  “母后,大哥今日来不了!他命人传信,上面说嫂嫂近日快生了,需要时时刻刻守着身侧,容不得出任何茬子,便只好缺席今日盛会。”

  老二旭阳将信,递给了倾凰。倾凰看了看信后,顿时笑容满面,如百花盛开,妖艳欲滴。这一笑,那是花枝乱颤,明媚无限。

  “无妨,无妨,这是本后的第一个孙儿,自然要小心担待。带孩子呱呱坠地,本后便前去探望一番。”

  老天后这一前一后态度,那可是天差地别。一个明晃晃的大活人,竟抵不过一张薄薄的书信。

  让在座的仙家看在眼中,疼在心中,都替天君感到不值。感情,这天君是捡来的?

  果然,如同传闻那般。老大爹疼,老二娘疼,老三谁也不疼!

  不过,都已经这样了!老三还能继任天君之位,着实有些不简单呀!听闻,天君继任此位,还跟狠人大帝有关系!难道,该不会是狠人大帝与先天君的私生子吧?

  那些后辈仙家,只知道一些只言片语,便无限脑补和揣测。只有亲眼见证当初的事之人,才知道所以然。

  不过,当年一战,上神,神君神陨了不少。知道妙灵与天家的关系,也是屈指可数。倾凰与她素来不对付,自然不会开口解释。与之相反,越是听到这番传言,越是讨厌檀泽,她这个小儿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