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神秘的尊上
流浪不是猫2020-03-07 13:063,729

  “不要再往前走了,冥府不欢迎你。”

  悔无极拦在他的面前,背对他,负手而立,那语气甚是冰冷刺骨,似乎毫无感情,把他当做陌生人对待。

  檀泽不经眼色一沉,有些伤感,这悔无极当真这么厌恶自己?

  “我来此,只想见见姑姑,望冥王同意。”

  用我而非本君。

  在檀泽心中,悔无极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

  算是自己的长辈,对悔无极还是保留了三分敬意。

  “哼~,天君莫不是在开玩笑?尊上早已在数十万年前羽化了,她的神魂俱碎,早已消散虚无。这天地间,哪儿还有你的姑姑,天君莫不是在发梦天?”

  檀泽明白,悔无极的语气中,带了几分埋怨,想必是因为父君的原因吧!

  这一席话,让檀泽俊脸惨白,神色尽失。

  “天君,你还是打那儿来,回那儿去吧。这冥府,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说完,悔无极准备抽身离开,不再理他。

  “姑姑回来了,对吧?”

  檀泽不甘心的质疑道,此事他一定要问出个结果,哪怕见不上姑姑。

  悔无极心下一惊,他怎会知道此事?

  思虑此事,让悔无极身形一顿,露出了端倪。

  被檀泽察觉了出来,让檀泽更加确定了此事。

  姑姑确实回来了!

  糟了,大意了,自己中招儿了!

  这小子是故意诈自己的,让自己露了马脚。

  悔无极顿时转身,开口弥补道,“天君说笑了,尊上早就死了,而且还死的透透的,这一切,你不是亲眼所见嘛?”

  悔无极打算死不承认。

  这小子,向来滑的很。得了,甭搭理他,眼下得找个机会撤,莫要跟他纠缠不清。

  谁知檀泽也不傻,见悔无极明显慌乱了,急于打发自己,便步步紧逼。

  “你若不让我见姑姑,我便将此消息昭告六界。”

  “你敢。”

  悔无极愤怒上头,一上手就抓住檀泽的衣领子。

  “你若真敬爱你姑姑,为该她着想,老老实实的把闭上嘴,知道吗?”

  此时的悔无极一脸怒色。

  这小子,几万年不见,是要翻天了,怎的?!

  “不论怎样,我今日,一定要见到姑姑。”

  檀泽也是个轴脾气,非要犟着。谁人知道,自己发现姑姑回来了,有多高兴啊!

  “非见不可?”

  “非见不可。”

  正当悔无极没法子时,一个十分魁梧挺拔的身躯,从天而降,宛若上古神邸,威严端庄。

  他落地时,生生的将地面,砸出了大两个脚印。

  “渊舟!”

  檀泽定睛一瞧,眼底微微有些抽搐。

  来人正是魔族首领大魔王—渊舟。

  此魔头,连父君在世时,都要忌惮三分。

  渊舟向来行事严苛分明,自己从小除了在姑姑身边,便知被他教导着,自己可没少被他揉拧欺负。

  这六界内,唯一能制住渊舟,便只有姑姑了。

  或许,如今的凌虚大帝也能制住他。

  不过,此事万万不能让帝君知道。

  渊舟瞧出了他那急迫的心情,不由叹了一口气,苦口婆心的劝导他。

  “小殿下,回去吧。”

  小殿下?

  这让悔无极明显愣了一下。

  渊舟依然称呼他为小殿下,或许在渊舟眼中,自己任然是个孩子。

  那个在姑姑的羽翼下,需要被保护的孩子。

  未等他拒绝,渊舟继续道,“你父君诛杀尊上,念尊上生前待你不错,本王耐着性子劝你离开,若你不听,那就休怪本王不念旧情,对你不客气了。”

  这一席话,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对啊! 自己怎么忘了?

  当日,是父君亲手杀了姑姑。

  这一切,可是自己亲眼所见。他自然也狠极了父君,也深知自己没脸面求见姑姑。

  可是,他只想确定,姑姑是否真的回来了。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故而才有了此行。

  或许,姑姑并不想见自己吧!

  不然怎么会派他们,再三出手阻拦自己?

  “这是姑姑的意思?”

  见两人十分沉默,并未回答。

  檀泽明白了,姑姑当真不愿见自己了。霎时,面色苍白,失魂落魄,缓缓转身离开冥府。

  见檀泽离开后,悔无极不由松了一口气。

  “你说,我们这么对小檀泽,会不会不太好?”

  悔无极不在装深沉冰冷的样子,恢复了往日不着调的性子。

  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渊舟怒目,猛瞪了他一眼。

  “尊上历经数十万年,终于神魂得已重聚归来。你别忘了,此事,耗费了我们多少的时日和心血。

  眼下,尊上并未清醒,此时更应多加小心。你莫不是忘了,还有凌虚大帝,这个厉害茬儿?

  他若知晓此事,难保他会找上门来。毕竟,守山的星盘大阵,那海河星石被毁之事,与尊上息息相关,此事非同小可,需得万分小心。”

  渊舟虽是魔,但性子沉稳,老练。他身为魔族之首,将魔族上上下下制理的妥妥贴贴。尊上不再的数十万年间,魔族一直沉寂着,十分安稳。

  而悔无极不一样,恰恰相反,性格跳脱,不拘一格,洒脱自在。

  这数万年来,人人都有以为他消失了。实则不然,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幽冥神殿的地宫内。

  他不过问冥府大小事物,故而十殿阎王便将事情转拖给了天君檀泽处理。

  他与渊舟,一静一动,一文一武。是尊上故意挑选出来的。

  尊上将冥界所有大小事宜,放权交到他们手上,可见对他们十分放心。

  他们也并没有让尊上失望,在尊上不再的日子,冥界一直都是相安无事,十分安稳和谐。

  悔无极瞧了瞧四周,为了打发小天君,他可耽搁了不少时辰。

  与渊舟相视一下,齐齐消失,离开了此地。

  除了渊舟来时,留下的两个脚印子还在。这里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一如往常。

  阴冷的寒风一扫,彼岸上的彼岸花翩翩起舞,摇曳着身姿,散发着迷人的花香。

  幽冥神殿,地宫内。

  地宫内周遭四处都是空荡荡的,并无多余陈设物件儿。

  唯有石壁上,那密密麻麻镶嵌满了,足足般拳头大小的紫色珠子,这紫色珠子便是六界内难得一见的聚魂珠。

  聚魂珠在六界中,可是至宝啊!若普通仙家有一颗聚魂珠,必定奉为传家宝,代代传承。

  一颗已经是不得了,可这里满满都是。若是寻常人见了,定会惊掉了下巴,口水满地。

  那奇货可居的聚魂珠,如同普通的夜明珠海东珠一般,在石壁上满满都是,跟不要钱似的。

  在那地宫的正中央,陈放了一张石榻。石榻周身,刻满了上古神纹秘术,那是凝聚神魂的古神语,是巫灵族的秘法。

  石榻上,并非空无一物,而是侧躺着一位妙龄少女。

  女子双眼紧闭,手撑下额,软软的躺在了石榻上,宛若沉睡一般。

  她的墨发并没梳成发髻,而是随意披散,如流水般肆意的铺洒在了她的肩上,娇小的后背上,还有冰冷的石榻上。

  借着众多聚魂珠的光辉,墨发散发着濯濯光辉。

  她的容貌,她的身姿,犹如鬼斧神工般,雕刻的十分完美。

  多一分则过,少一分不足。

  整个人,肤若凝脂皎洁光滑,眉若远黛青山,羽扇般的睫毛遮住了美目,鼻子尖挺,却又小巧精致,嘴唇如樱花般秀丽,却似海棠般红润。

  支撑的玉手,更衬出了如白瓷般的美颈,多一分则长,少一分则短。

  身上穿着的,是用玄鸟最柔软的羽毛织成的罗裙。在那聚魂珠的照耀下,罗裙犹如满天的星河,发出散散星光。

  未过多久,石壁门打开了,缓缓而入的是渊舟和悔无极。

  他们打发了小天君,就片刻不留的赶回来了。

  “渊舟,你说尊上要何时能醒?难不成就这么一直睡着?这可不行啊!”

  悔无极眉头一皱,见尊上丝毫要醒的状态,让他有些着急。

  眼下,连小檀泽都有所察觉,那凌虚大帝想必也瞒不了多久了!

  按道理来说,尊上的神魂已经回溯完成,回归神躯。

  应该很快苏醒才是,可到如今,却没有丝毫反应,难不成是哪儿出了问题?

  “许是尊上长眠伤神,不愿醒来。若尊上一日不醒,我便一日不离的守在这里,护护尊上的周全。”

  渊舟也算的上是尽职尽责了,为了尊上,他可以赴汤蹈过,在所不辞。

  随后,只见他大马金刀往地上一坐,闭眼聚力,调息凝神,宛若石雕一般,纹丝不动。

  悔无极看了看尊上,又看了看渊舟。

  “唉!”

  自己叹了口气,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回到冥王殿的悔无极,反复思量了好几日,寻找唤醒尊上的办法。

  回想那日的情形,那小檀泽怎会知道尊上复活了?

  难道是有人泄露消息?不应该啊!

  对了,当初尊上从心头上,取出的三滴神血?

  因为神血的缘故,血脉本源相连,怪不得了!

  在这数十万里,冥府一直对天界,俯首称臣,倒不是因为害怕九重天,惧于他们的威严。

  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一是,自己撂挑子就消失了,不管理冥府大小事务。虽说冥府不会出什么大的纰漏,但那十殿阎王,也都不是省心的货。

  二是,檀泽这小子,是他看着长大的,将冥府托付给他,自己也很放心。

  也算他小子有孝心,感应到尊上归来。就连忙赶来了。

  不过,尊上为何迟迟不醒,难道这数十万年没睡够?

  以尊上这性格,确实让人难以琢磨。

  她性格偏执,古怪刁钻,平日里伺候她,都需要万分小心。

  她若高兴时,会对你百般好。她若生气时,会对你百般虐。

  兴许,真是她没睡够,想接着再睡睡?这也符合尊上的性子。

  不过,尊上这样睡着,也不是长久之事啊!

  就连那小檀泽都知道了此事,想必此事瞒不了多久。若凌虚大帝知道了,那就完了!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好不容易盼回来尊上。不能将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

  是得好好想个法子,将尊上早早唤醒。

继续阅读:第7章:尊上被刺激醒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