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偶遇褚延闹闹
流浪不是猫2020-03-07 23:024,519

  仙界,碧海苍山。

  既然是鸟族的地盘,那她得自然得低调一些,换了一身简单的打扮。

  只见她身着白底蓝纹的花襦裙,上面的绣是风铃草。整个人瞧着,便十分素雅清爽。

  凭这身打扮,让人一瞧。就觉得是仙界中人。

  碧海苍山乃仙界之地。

  仙界除了九重天,还有碧海苍山,周皇山,轩辕坟,东南西北四海,除此之外,还有广傲无尽的北冥海。

  这便是仙界最有名气的地方了。

  碧海苍山乃凤凰一族栖息之地,凤凰乃万鸟之王,掌管飞禽,凡六界所有鸟族,皆受统辖。

  轩辕坟,居住的涂山狐狸一族,九尾红狐,乃走兽中王者,掌管陆地上的所有走兽。凡是有腿儿的,都归涂山狐族管。

  除此外,东海,南海,西海,北海。和大大小小的湖泊沼泽,皆归龙族,他们掌管水里的生灵。

  周皇山乃凌虚大帝的住所。

  因凌虚大帝,而声名远播,其实周皇山并不大。

  但,它高呀!而且不是一般的高,很高,很高。

  凌虚大帝只在山脚和山腰处修了住所,山顶上,并未染指。这里也算的上,少有的净地。

  九重天嘛,大家都知道的,有不少凡人修炼成仙,若当上了一官半职,便可在九重天上开辟洞府。

  余下的,便是一些喜欢清净的得道仙君神君。在仙界其它,各处清幽的地方,住了下来。

  仙界众生喜好和平,故而很少因为某些事物相争打斗。

  哪怕关系再不好,表面也十分和气,融洽。

  这也是妙灵最不喜欢的地方,虚伪,都是一群伪君子。

  都不能敢爱敢恨,做什么神仙?

  她也不稀罕。

  一阵灵力波动,虚空破碎,她便来到了碧海苍山。

  这里可是仙界,久负盛名的地儿了。

  那幽幽的碧海,围绕着苍山,穿梭于苍山内。

  那苍山可不是一座,而是很多座,相依而邻。

  所有山根,由碧海而出。

  一座座,犹如天柱那般,根根直立于云间。十分巍峨壮美。

  山顶十分平滑,山侧光滑如洁,高处被云雾环绕,十分神秘,看不清山顶的情形。若想徒手攀爬上去,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山顶与山顶之间,是一条条云梯,搭建相连,十分独特奇妙。

  若站于山顶上,犹如身处在云中,宛若幻境。

  没曾想,这里居然一点儿变化都没有,还是那个老样子。

  “这便是久负盛名的碧海苍山吧?真美啊!”

  妙灵思索间,身侧传来一道少年的声音。

  听他的口气,想必是第一次来碧海苍山。

  显然,这位少年郎,被此等美景给征服了!

  “这里的景致,可比涂山美多了,也不知道爷爷当初怎么想的,把家安置在了那么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兴许,爷爷应是恐高,不喜欢住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呵呵~。”

  见他不停碎碎念,把一旁的妙灵给逗乐了!

  少年急忙转头,瞧了瞧笑话自己的人。原来是一位带着狐狸面具的女子。

  瞧着身形,年龄应该也就比自己略大一点。

  可他眼拙了,妙灵可不止大他一点,大了他好几十万岁呢!

  要不是远古神族,生命悠长,与天其寿。只怕她早就是个糟老太婆的样子了。

  少年不打算理她。

  想起了临行前,兄长的敦敦教诲,嘟囔了一句,“不可忘了兄长说过的,见到女子,要离远些,保持距离。”

  随后,言出必行,立即迈开步伐,又离开了她一段距离。

  妙灵耳朵可尖了,不由打趣儿。

  “这是为何?”

  见这女子与他说话,少年小脸儿涨的通红红,忙摇摇头,并未答话,还后退了几步,又拉开了些距离。

  看样子,这小娃娃戒心强啊啊!跟防贼似的。

  自己又不吃人的凶兽,有那么可怕吗?

  可能,她的确没发现,自己是个挺可怕的角色。比吃人的凶兽还可怕。

  妙灵往少年前走了几步,少年顺势退了几步。

  一来二去,你进我退,场面颇为搞笑。

  “小娃娃,你若再往后退,可就要掉下去了!”

  妙灵见这少年身处崖边,此时若再退两步,必定掉下去,便好心好意提醒。

  少年回过头一看,妈呀!吓死他了,原来自己恐高啊!

  这心一惊,脚下也跟哆嗦,身形有些不稳,直直往后一扬,似乎要掉下去了。

  完了,自己要坠崖了!

  有些过于害怕,索性他紧闭双目。

  过了许久,怎么感觉不太对劲儿?

  四周怎么如此安静?不似坠崖那般,耳边有风声呼叫啊!

  什么情况?

  随后缓缓睁眼,瞧见那女子,此刻正拽着自己的衣领子。

  “不怕了?”

  妙灵见他睁眼了,便随手一提,把他扔在了自己的身后,安全的地带。

  少年倒也礼貌,稳定好身形后,便向她行了谢礼。

  “多谢这位神仙姐姐出手相救。”

  “姐姐?”

  妙灵显然被这称呼给楞住了。

  自己都一把年纪,还被叫做姐姐,多新鲜啊!

  “难道不是姐姐?”

  少年摸了摸,难不成,她是个男的?不会吧?

  算了,姐姐就姐姐吧,自己也不是那么苛刻礼仪之人。

  “你这小娃娃,来这儿,不会只是为了看风景吧?”

  少年立马摇摇头,刚才还煞白的小脸儿,此刻又红了。

  “那让姐姐猜猜,你是来干什么的!”

  妙灵老早的就看透了这小娃娃的身份,原是只九尾红狐,一时兴许来潮,就想逗逗这小子。

  不等少年同意,她就开始说道,“你来自轩辕坟,对否?”

  少年点点头,表示认可。

  “你姓褚延对不对?是狐皇族对吧?”

  少年继续点头,内心开始有些惊讶。

  不过,若是法力高深些的上神,神君,也能看穿自己的原形。

  难道,这个姐姐是哪位世外高人?

  “你此次来碧海苍山,是为了成人礼的试炼吧?”

  少年连连点头,心里有些佩服这个女子了。

  “想来你对此次的比试,心里没底吧?”

  少年眼睛都瞪直了,一脸崇拜的样子,眼里泛满小星星。

  “姐姐,你好厉害,这你都知道?不过……”

  话锋一转,少年忧心了起来。

  “听闻凤凰一族的少年,个个都是奇才,也不知,此次试炼能否顺利进行。”

  “哦?你担心自己赢不了?”

  少年坦诚的点点头,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没点底。

  自己才满八千岁,确实还未到试炼的年纪。需得到一万岁之际,出来试炼。

  只不过,族内上下,都觉得兄长厉害。父君时常以兄长为荣。

  为了让父君另眼相待,自己也要多加努力,争取早日超过兄长。

  “这有何难?”

  妙灵拿了一颗珠子出来,呈现在少年眼前,此珠散发着淡淡的绿色光芒。

  “此珠名唤天罗珠,蕴含了千年的功力,若你将其炼化了,便能增加一千年的灵力。”

  她瞧着,这小娃娃顶多八九千岁,未足万岁。

  通常,与其比试的对手,应都在万岁之下。

  若得此珠,定是十拿九稳。

  少年瞧见此珠,顿时眼冒金光,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只得咽了咽口水。

  “姐姐可以将此珠给你,但你得帮姐姐办一件事儿。”

  办事儿?

  少年有些难为情,他自己是什么实力,不是一清二楚?

  能帮眼前这个姐姐做什么?

  “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姐姐走了许久的路,有些口渴,你替姐姐采一篮子无忧果,姐姐便将天罗珠给你,如何?”

  “一篮子?这么多?”

  少年有些吃惊,无忧果虽不是什么稀罕物。

  但每每到了成熟期,就有许多蜂灵鸟,时时刻刻把守着,除了凤凰本族指定的人,才能采摘,或者是上神以上的修为之人。

  否则,都靠近不了那无忧树。

  一靠近,铁定会被那群蜂灵鸟,啄成筛子的。

  他那半吊子的功夫,哪儿能够啊!

  采一颗,还算勉勉强强。

  一篮子,得,把自己喂蜂灵鸟差不多,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思前想后,此事很难。便难为情的摇摇头。

  “姐姐,这我可办不到,况且,偷东西可是不好的行为。”

  “那姐姐方才救了你,你不打算知恩图报?孤好像记得,涂山一族向来信守承诺,怎么?你这小娃娃要耍赖啊?”

  糟了,自己怎么忘了?

  方才若不是她出手相救,自己铁定被摔成一摊碎泥,下场特别惨。

  算了,知恩必报,这是涂山的规矩,自己可不能坏了规矩。

  偷就偷吧,顶多被自己被啄成骰子。

  少年点点头,咬咬牙道,“那好吧!我帮去摘些无忧果。”

  “这才乖嘛!”

  妙灵一乐,上前摸了摸少年的头,将天罗珠递给他。

  “这是报酬,你先收着。”

  少年还是第一次,除了母亲以外,被别的女子摸头杀,瞬间脸爆红,红到脖根子处了。

  “姐姐,你就不怕我拿了这颗珠子,偷溜了?不给你摘果子了?”

  怕什么?担心什么?不就是颗天罗珠吗?

  这珠子,一抓一大把。是曾经妙灵闲着无聊,用自己的神力炼制的。

  “姐姐相信你。”

  况且,她对这小子,还是信任的,至少她看人的眼光,没错过。

  少年有些愣神,能被一个陌生人信任,还是个陌生的女子。

  自己不由心里暖暖的,很开心。

  兄长的话,也不定是对的,眼前这个小姐姐,人不就挺好的吗?

  哪有那么多坏女人?

  “好了,接下来,我们就一路同行吧,快走吧。”

  瞧这小娃娃,铁定是被自己感动到了。

  算了,不计较了。

  “姐姐,我们一路同行,我还不知道您叫什么呢?对了,我叫褚延闹闹,不知姐姐叫什么?”

  褚延——闹闹?

  妙灵身形一滞,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觉得有些好笑。

  试探的问道,“你的兄长叫笑笑?”

  “姐姐,你怎知道?不过你既然知道我是皇族,也应该知道,我哥哥叫褚延笑笑。不过,兄长一直不太喜欢这个名字,可父君不许他改。为这个名字,哥哥都被族里的同龄人嘲笑了好久。”

  褚延闹闹若有所思,他这名字稍微好些。

  不过,他俩兄弟的名字,实在是太胡闹了。

  等他们老了,被后背这么一叫,岂不笑掉大牙?

  “笑笑?闹闹?你爹是褚延齐霄?”

  “嗯。”

  这下妙灵不笑了,褚延齐霄这个名字,莫名的牵动了一些回忆。

  数十万年前,褚延齐霄可被她调戏惨咯!

  因打赌输了,便是让他以后的孩子,叫笑笑闹闹。

  当时,也就这么随口一说。

  没曾想,这傻狐狸还真当真了。

  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俩孩子了。

  不过,坑完老子又坑儿子,这样真的好吗?

  想到这里,妙灵嘴角抽了抽。

  不过幸好带了面具,没让人瞧出心虚的表情。

  没想到,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他家狐狸崽儿,都有一堆了。

  时间真快啊!

  算了,相识一场,既然你是家的狐崽儿,老娘勉为其难的,帮你调教调教。

  “对了,姐姐,你到现在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褚延闹闹对眼前,这个带面具的女子十分信任。

  她不仅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有兄长和父君的身份,想来与他们相熟,定然不是什么骗子。

  兄长说女子都是吃人的毒物,这话也是骗人的。

  他就觉得眼前的这个姐姐挺不错的,对他挺好的。

  其实,他眼前的这个女子,才是六界中最恐怖的存在,令六界闻风丧胆,妙灵二字一出,众神皆逃。

  堂堂妙灵大帝,可担得起狠人二字的。

  “闹闹啊,你兄长说的对,女子都是毒物。莫要靠的太近,对了,我叫阿水,你就叫我阿水姐姐吧!”

  妙灵胡诌了名字,看闹闹这孩子单纯的眸子,真不忍心骗他。

  少年嘛,还是要多学学,怎么保护好自己。吃一堑长一智嘛。

  自己这不是在免费教学吗?多好啊!

  “哦,那行,除了阿水姐姐与母亲外,我不会在相信其她女子的,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闹闹信誓旦旦,眼神真挚,真是一个阳光活泼的好少年啊!

继续阅读:第10章:算计一个小娃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