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姑姑出现了!
流浪不是猫2020-03-26 20:193,691

  卫千灵见对方拿出剑,便不在客气,凌厉的剑气直扑小狐狸而去。

  闹闹亦十分警惕,后退几步,险险躲开。

  用涂山擅长的防御之术,展开抵挡。

  于是,场面成了卫千灵猛攻,褚延闹闹死命防守。

  “莫不要说,涂山一族,只会防守?”

  卫千灵见对方防御实在太好了,便开始激对方攻击自己,这样才能找出对方的弱点,尽快胜出。

  小狐狸不经激,转防守为攻击。

  使出自家的功夫,结果,立马被对方找出了破绽,险险避开他的攻击。

  好险!

  算了,还是使出阿水姐姐教的那几招。

  随后,只见小狐狸脚步生风,身影变得迷离起来,浮屠剑再手中使的出神入化。

  化被动为主动,招招致命,连连向卫千灵攻去。

  卫千灵收回了小瞧的心思,严防死守,险险躲开。

  只见他额间冒着微汗。

  暗叹道,这狐狸,怎么一下子变厉害了?方才还一直落得下乘。

  席上的众仙,看的那是个精彩绝伦啊!

  果然,这一代子弟,都是人才辈出啊。

  高台上的褚延笑笑一脸不解,弟弟何时剑术如此之好?

  逆转危机,已然微占上风。

  可惜弟弟招数,似乎欠了些火候,这一击不成,后面可就难咯!

  老二旭阳见此,倒也不急。

  他相信卫千灵,对他还是有信心的。不过,涂山家那小子,确实有两下子。

  闹闹虽然打的不错,心中却略有些急燥。若是几招之内,不能将对方放倒,可怎么办?

  卫千灵着实厉害,招招致命的杀招,都险险躲开了。

  不亏是凤凰一族年轻一代的高手。

  糟糕,阿水姐姐教的几招纵然厉害,却未能将他拿下,估计是自己道行,欠缺火候的关系?

  要不,加快速度试试?

  小狐狸提升速度,重复刚才的杀招。

  卫千灵见对方已经故技重施,想必是江郎才尽了,便开始逐一破解,见招拆招。

  难道,涂山就这点能耐了?

  当褚延闹闹第三次,施展招数攻击时,卫千灵已经化被动,为主动,避开他的杀机,转而攻击他身后。

  小狐狸也十分着急,再这样下去,我就输了?

  这一急,步伐就有些凌乱,章法也跟着乱了。

  卫千灵逮着机会,见对方露出了破绽,便只攻他天灵盖方向而去。

  “住手。”

  两声同响。

  一声自然是褚延笑笑,他心一急,这卫千灵是打算杀了弟弟吗?

  另一人是老二旭阳,他也连忙呵斥。这招下去,小狐狸不死也得残。

  众仙家皆屏住呼吸,眼看要血溅四方,千钧一发之际,从远处破阵而入,是一道澎湃的灵气袭来。

  “叮~。”的一声,灵气击断了卫千灵手中的剑。

  如此意外,卫千灵显然没回过神。

  小狐狸见卫千灵发愣之际,回旋躲开攻击,顺手将剑抵在了他的喉咙之处。

  卫千灵十分震惊,难以置信,自己居然输给了一个,区区地仙修为的人。

  久久回过神后,缓缓道了一句。

  “我输了!”

  在场皆惊,这一眨眼的功夫,都发生了什么?

  为何卫千灵手里的剑,会莫名的断了?

  旭阳也是一脸目瞪口呆,难道,方才是帝君出手暗中相助?

  不过,看帝君一副泰然处之,也不像啊?

  不除了帝君,谁有这个能耐?

  结界是自己所设,别人破界,恐要费一番力气。

  而且,那空无一物,仅凭一道灵力,便能将剑击断,若非帝君,还是谁?

  算了,既然如此,便给帝君三分薄面,判为平局,自己也不伤颜面。

  “此局,二子不相上下,本尊判为平手,意下如何?”

  对面位置上的褚延笑笑,总算是把心放肚子了。

  刚才好险。

  若不是卫千灵的剑断了,想必,闹闹就没命了。

  不过,既然设了结界,是何人用什么法子击破了结界,击断了卫千灵手中的剑?

  难道,就连旭阳伯伯都不知道?

  是帝君出手?

  褚延笑笑也看向了帝君,一脸狐疑。

  在场的人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心想着八成是帝君私下出手相助。

  帝君果然胸怀宽广啊,救人于危难之中,一代明君,当仁不让啊!

  不由让他们生出万分敬意。

  “孤不同意。”

  一道清脆的女声,从佛腾古树上传来,声音冷冽,媚骨天成,丝丝扣人心弦。

  “是何人?在我族圣树上躲躲藏藏?还不速速现身?

  老二旭阳有些怒了,居然还有人藏于圣树上,他竟没有察觉出来。

  今日千鸟朝日之前,阖族上下还对圣树进行了祭拜礼仪。

  想到此处,旭阳脸由红转黑。这不是赤裸裸的打脸嘛?

  不过此人身形藏匿的如此之好,想必十分厉害。

  难道帝君也没发现?旭阳转眼看向了帝君。

  要不祸水东引?

  何不借一下帝君名头?

  “帝君,此人未将我们放在眼里,也就算了,竟也未将您放在眼里,居然不现身行礼,在此地躲躲藏藏。”

  帝君并未打算理他,不急不缓的又为自己添了一杯酒,这一切,好似与他无关。

  让场面一度尴尬,这帝君怎么油盐不进啊?

  老二见帝君不上套,对方也不知是何方神圣,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阁下当真是鼠辈?都不敢现身,让在场的诸位瞧瞧,是何许人也?”

  “聒噪,臭小子,饶了孤的清静,孤定要替你爹,好好收拾一番。”

  “你……”

  旭阳一时语置,这女子好大口气,看样子来头不小啊!

  只见她从佛腾古树上飞身而下,稳稳的立于露台中央,身形气度,卓然超群。

  面上戴了一个狐狸面具,瞧不见其容貌。身着白底蓝纹的花襦裙,看上去十分清爽宜人。

  这打扮,一看便知是仙界中人。

  “阿水姐姐?”

  闹闹定睛一看,不禁开心极了,连忙凑上前去。

  原来是阿水姐姐暗中相助,救了自己。对了,自己怎么忘了,阿水姐姐在树上睡觉?

  阿水姐姐又救了他一次!

  妙灵摸了摸狐狸的小脑袋,笑了笑,“乖,孤今日替你撑腰,可好?”

  旭阳不由蔑笑道,还想替他撑腰,口气真大。

  看着情形,应是小辈,还不是任自己拿捏?

  老二端起了架子,呵斥道,“黄口小儿,口气倒是不小?此次,比试已定平局,岂容你说改就改,若非你横加阻拦,此刻,胜的应是我族小辈。”

  “姑姑。”

  坐在一旁,打量了许久的檀泽,连忙起身。

  只见他眼眶微红,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音。

  连忙下台来到她的面前。

  这就是姑姑。这声音,这身姿,还有她带的狐狸面具。

  这狐狸面具他怎能忘?

  从小久居冥府,姑姑带他游历凡间时,特意给他买了一只狐狸面具。

  自己用过的东西,岂不能熟悉!

  姑姑?

  旭阳明显不相信。三弟莫不是昏了头?

  那小狐狸刚才还叫姐姐,你却上赶着叫姑姑?

  再说了,姑姑神消玉陨了数十万年了,怕是连点灰都没有留下吧!

  妙灵瞧了瞧眼前的檀泽,这臭小子,数万年过去了,还是没什么变化,还是不招自家老娘待见。

  自己在佛腾古树上,周遭的一切,她都一清二楚,包括,那坐于高台处的某人。

  他便是凌虚大帝?

  果不其然,真是他。

  一切,都是按照她的想法发展的,挺好的。

  “天君,你莫不是昏了头,姑姑都死了数十万年了。”

  老二显然不信,老三估计是为了解围,做戏骗哄骗他们吧。

  “大胆小贼,竟敢冒充胞妹,来人,还不给我拿下。”

  倾凰生平最讨厌妙灵,居然还有人敢冒充她?

  这不是找死嘛?

  “呵~。怎么,孤不过就是睡了一觉,怎么一醒来,大家都装不认识了?孤的好嫂嫂,好歹咱们也是一家人,有必要苦苦相逼吗?”

  妙灵浅笑着,转眼间身侧散发着阴冷的寒气。

  明明还阳光明媚,春风肆意。

  此刻,却让人觉得,如同寒冬腊月,坠入了冰窖,冷的众仙直打颤。

  是她,没错了!

  确信无疑,倾凰不禁打了个哆嗦,这女人,她斗数万年,她斗不过。

  不行,帝君还在此处,何不求助他?

  转而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了帝君,希望帝君能帮上一帮。

  没想到,帝君压根儿都没看她一眼,一直看着那露台中间的人儿。

  看神情,帝君怎么会如此上心?奇怪。

  “旭阳,见了姑姑,不打算行礼吗?”

  妙灵转身上了高台,坐上了檀泽的位置。

  悠然自得的坐在了位置上,身子微微倾斜,单手靠在扶椅上,打量着老二,那股来自上位者的尊贵霸气,展现无疑。

  在场的大多数仙家,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姑姑,感到十分陌生。

  他们大多都是后起之秀,哪能认识?

  旭阳抖了抖肩,惧于姑姑曾经的赫赫威名,不情不愿的行了礼。

  “侄儿拜见姑姑。”

  “大点儿声?没吃饭呢?”

  “侄儿拜见姑姑。”

  旭阳几乎是吼出来的,震的满脸通红。那声音,传遍了碧海苍山。

  “嗯,这才乖嘛。”

  这话听得,一旁坐着的倾凰,银牙都快咬碎了。

  自己的儿子,居然让那女人如此戏弄,可恨自己又不是她的敌手。

  这帝君也太不给自己面子,方才不是刚收了九凰琴,怎么转眼不认人了?

  “阿泽,姑姑有些口渴,快去替姑姑摘些无忧果来。”

  妙灵此行是为了无忧果而来的,既然都瞒不住众人了,索性安排檀泽去采无忧果。

  “好的,姑姑。”

  众仙见那高高在上的天君,居然如同小跟班一般,细心的为他姑姑打着扇子。

  听到姑姑的命令,爽快的答应,麻溜的去替她采果子,都惊掉了一众的下巴。

  这还是他们记忆中的天君嘛?

  这是不是错觉?

  还是,或许今日压根是一场梦境。

继续阅读:第15章:约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