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被拒?威胁他
流浪不是猫2020-03-08 22:264,566

  “不打。”

  帝君一口回绝,干净利润。

  “为何?”

  “瞧你没有趁手的兵器。”

  想来也对,六界谁人不知,妙灵大帝只有一把名为怜月的妖刀匕首。

  不过,拿着匕首去打架,着实有些怪异!

  “这也简单。”

  妙灵也不恼,只见她手一伸,那些无形神力,似乎在吸引着什么东西。

  不过,这姿势,着实惊呆了众仙,他们看不见,自然不明白。

  还以为是妙灵假装自己,手中有柄剑。

  不消须臾片刻,从远处飞来一道金光,破空而入,随身带着疾风,划破了长空,直直落入她的手中。

  这剑?

  瞬间惊呆了众仙。

  “破天剑!”

  老二老三齐齐惊呼道。

  “可敢一站?”

  妙华可没空搭理他们,接着问道。

  “父君的破天剑,怎会在姑姑手中?”

  不等帝君回答,旭阳急急问道她。

  此剑能诛杀六界所有生灵,使其魂飞魄散,永不轮回。

  当初,妙灵便死于此剑之下,但她却能复活归来,着实让他们意外。

  破天剑被妙灵紧握在手中,那剑似乎不情不愿,想要挣脱出妙灵的手心,不由发出阵阵剑鸣之声,浑身颤抖挣扎,大有破天之意。

  见妙灵不答话,倾凰又起身问道。“妙灵,你怎会有夫君的破天剑?”

  破天剑是随夫君一同消失的,那女人既然有破天剑,自然知道夫君在哪儿。

  “他不过是被孤关了起来,你可有意见?”

  妙灵故意将此剑招来,想要试探一下他。

  果然,他见此剑后,脸色就变了,看样子,的确没有放下。

  并非嘴上说说而已。

  “你……”

  倾凰转而向帝君跪下,“求求帝君助我,为夫君报仇,杀了妙灵这个狠毒的女人。”

  倾凰狠狠道,既然我杀不了你,自然可以,求帝君杀了你。

  闻此言后,妙灵不仅哈哈大笑起来。

  “找哥哥的仇人,替他报仇?你脑子莫不是有毛病?”

  什么?

  众人皆惊。那先天君,居然与帝君有仇?

  怎么回事?

  帝君是在先天君消失后,才出现的,而后承袭帝位。

  按理来将,两人不应该认识啊!?

  难道?他们很早之前就认识了?

  周独幽和妙灵,与她哥哥都是远古时期的神族。

  在场的仙家,都是后辈,怎会知晓此事?

  那些远古时期的神族大能者,大多数都被她哥哥,雨泽昆寻给屠杀的。

  为的,仅是给妙灵铺一条路,让她好安稳的走上这条帝王之路。

  可妙灵却不领情,她不稀罕这些。

  妙灵说的这些秘辛,同时也惊掉了倾凰和老二老三,他们从来不知晓此事。

  他们深知,妙灵没必要说假话,也不屑于说假话,此言八成是真的!

  “眼下,称手的兵器有了,可与我一战?”

  “不打。”

  帝君依旧拒绝。

  在场的仙家,深深怀疑着,这帝君一再拒绝,是不是怕伤了妙灵大帝?

  他的心上人?

  既然如此,那她就不讲理了,顺手将破天剑置于右脸侧。

  上次怜月伤的是左脸,右脸完好无损。眼下,她想拿右脸开刀。

  “你不是心疼这张脸皮嘛?若你不应战,孤便毁了整张脸。”

  这清奇的脑回路,拿自己脸来约战,不答应就划拉自己?

  这脑子,没毛病吧?

  众仙皆惊倒,不愧是狠人大帝。

  而一旁观望的倾凰,此刻心中不停默念,帝君别答应,别答应,千万别答应……

  “好。”

  这次,他欣然接受了。

  什么?

  众仙跌下了椅子,帝君居然答应了。

  这帝君,也是奇人!

  不过,帝君果然喜欢妙灵这个狠人。

  一威胁就答应了,这帝君的软肋居然是妙灵这个女人,意外,太意外了。

  突然为这六界中的女仙女妖不值了,她们曾经是不敢想高攀帝君。

  眼下,是没机会攀帝君了,失策啊!失策。

  “如此甚好。”

  妙灵随手收回破天剑,此事已了,打算离去。

  “月华,九凰琴,你当真不要了?”

  身后传来周独幽的清冷的声音,听声音,有一丝哀怨,一丝恳求。

  “这东西物归原主,不好嘛?”

  妙灵话说完,都也不回的离开了吟风崖,直直出了碧海苍山。

  檀泽顾不得众仙,急忙上前追去。

  “姑姑,等等我。”

  “闹闹,你师尊都走了,你还不赶紧追?”

  褚延笑笑连忙让他走。

  开玩笑,此时的妙灵大帝大腿,一定得抱紧咯。

  “嗯,那哥哥,拜师一事,你回涂山请告知父君,毕竟这是我们擅作主张。”

  褚延闹闹有些不放心,担心父君反对此事。

  “你且放心好了,快走吧,晚了你就追不上了。”

  褚延闹闹也不耽搁了,连忙动身离开。

  妙灵一走,场面有些冷清了。

  周独幽因为妙灵的一句话,独自神伤,十分落寞。

  物归原主,物归原主。

  他脑海中,不断的只回响着,这几个字。

  难道我们之间,真就到了桥归桥,路归路的局面了吗?

  难道是因为他?雨泽昆寻?

  不行,妙灵,你的想法我不答应。

  我早已承诺,一定要娶你为妻。

  不论如何,我一定想办法,让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谁也把你夺不走,包括雨泽昆寻。

  未等众仙反应过来,凌虚大帝也消失了。

  临行前,顺道把琴也给带走了。

  帝君一走,场面没那么尴尬压力,轻松了不少。

  众仙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谈论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老二也明白过来了,搞了半天,原来九凰琴是凌虚大帝的?

  还是昔日,送与姑姑的定情信物?

  帝君唤姑姑月华?

  月华?

  想起来了,九凰琴上,那句月落惊华于独幽。

  月华……

  独幽……

  原来如此!恐怕帝君与姑姑,不知道认识了多少万年了。

  感情自己家老娘,拿凌虚大帝的东西,再送给凌虚大帝?

  呵呵……

  回头想想,自己都觉得愚蠢荒唐。

  人家帝君,愿意领个屁情,没削他们算是不错了。

  不过,姑姑什么时候又叫月华了?

  自己怎么没听说过?对了,姑姑为何将父君关起来?

  父君和凌虚大帝,到底何时成的仇人?

  老二心中有一连串的疑惑,却丝毫没有头绪。

  这团糟心事,犹如一团乱麻,理也理不清,扯也扯不开。

  想想,脑仁儿都疼。

  算了,眼下,先处理手上的事再说。

  只不过,姑姑一回来,想必这六界,快变天了。

  自百鸟朝日后,关于帝君和妙灵大帝的谣言,传的那是沸沸扬扬,有鼻子有眼的。

  “什么?是说妙灵那个老妖婆回来了?”

  “什么?你说凌虚大帝喜欢妙灵那个老太婆?”

  “什么?你说凌虚大帝杀了妙灵的情人,妙灵回来报复?”

  “什么?你说百鸟朝日那宴会出现的少年,是他俩的孩子?”

  这谣言,传的那是越来越离谱,但越让人深信不疑。

  妙灵离开了碧海苍山后,并未走多远。便随意找了一个洞府,就闭关了起来。

  那日吃了太多的无忧果,神魂有些不稳。

  便让跟随而来的檀泽,和小狐狸一起守着,为她护法。

  没过多久,凌虚大帝后脚赶来了。却被守在洞外的小狐狸闹闹,给拦了下来。

  “帝君,师尊正在闭关,不方便见客。”

  “无妨,我并非来找她的。”

  不见师尊?那是来找谁的?小狐狸脑子明显不够用。

  “本君将此物交于你,且替你师尊收好。”

  凌虚大手一翻,悬空浮现出一把琴,然后放于闹闹手中。

  九凰琴?

  小狐狸有些狐疑,没搞清楚他的意图,就也收下了。

  “若你师尊因此物寻本君,便让她来周皇山找本君。”

  未等闹闹回话,凌虚大帝就已经消失,离开了此地。

  凌虚大帝没走多会儿,又一个人匆匆赶来,正准备入洞。

  此人看上去十分狼狈,穿着有些邋遢的铠甲玄衣,应是九重天的天将。

  “站住,你是何人?”

  闹闹可是个称职的人,天君叮嘱自己,一定要守好洞口,任谁也不能进去。

  就连帝君都没让进,他自然更不行了!

  堂堂白桦元君,九重天守将,竟被一个黄毛小儿给拦下了。

  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便自报家门。

  “吾乃九重天守将,白桦元君。”

  “管你是谁,师尊正在闭关,岂是你说见就见!”

  小娃娃师尊是谁?

  君上?他会收徒弟吗?

  不可能……

  “小娃娃,我今日来,是求见君上的。”

  君上?难道是天君?

  “天君?”

  闹闹似乎闹笑话了,这人好像不是来找师尊的,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对,烦请通报一声。”

  “哦,你且在外面等着。”

  小狐狸转身进洞,向檀泽禀告了此事。

  “天君,外面有个自称是白桦元君的仙家,来找你。”

  “哦?”

  白桦?这小子,自那日去了南落岛,就一直没有消息。

  算了,还是去瞧瞧,究竟怎么一回事。

  白桦元君看着自己君上出来了,立马泪如雨下,上前抱着檀泽大腿说道。

  “君上,白桦差点见不到您了!”

  说着,眼泪鼻涕还不停的往檀泽身上蹭。

  被檀泽一脸嫌弃,连忙甩开他。

  “你给本君滚一边儿去,站起来好好说话。”

  白桦幽怨的点点头。

  “君上啊!您是不知道啊!那日您让我去寻凌虚大帝,进了北冥海后,不知怎的,臣就迷路了,臣在那茫茫北冥海上,虚度了数日,幸得一只鲲鱼引路,臣才得已离开北冥海,要不然,您就见不到臣了!”

  此话说的那是,情真意切,声泪具下。连一旁的闹闹,都为之动容,这白烨元君真是可怜啊!

  檀泽嘴角抽了抽,感情这丫不知道南落岛在何处啊?

  还把自个儿弄丢了!

  这小子,都把九重天的颜面丢完了。

  “幸得那日凌虚帝君亲自前往守山,不然,你小子就误事儿了,也不知道,你这万古地理志是怎么学的?连个北冥海,你都能丢。”

  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坑货,可算愁死他了。

  “算了,本君现在没空罚你,你且先回九重天,告诉诸位仙君大臣,本君近日有事在身,不便离开此地,让他们各司其职,出了什么岔子,定饶不了他们!”

  “臣领命。”

  白桦收回了眼泪,整理好状态,领命离开了。

  只要君上不罚自己,怎么就行,也不枉自己在这儿,豁出去脸面的撒泼打滚儿。

  若等君上回九重天在请罪,指不定要将自己罚成什么样儿。

  白桦离开了,檀泽一脸无耐的摇摇头。

  唉……

  真是操碎了心。

  这天君,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吩咐闹闹继续守在洞口,他便进去,接着为姑姑护法。

  待妙灵稳固好神魂状态,已是百日过去。

  “姑姑,您醒了?可有什么不适?”

  檀泽见姑姑醒了,连忙上前问道,唯恐她有什么不妥之处。

  “并无大碍。对了,你再此处,守了多时?”

  “已经过了整整81天了。对了,姑姑,我不明白,你既然神魂境界不稳,为何不服用凝神丹,或菩提果,再怎么也不应该服用无忧果啊?

  檀泽有些担心,毕竟姑姑刚回来,她可不能再出岔子了。

  “此事无需你担心,既然孤已好了,你还是早早滚回你那九重天吧!”

  没同姑姑说上几句,她便要打发自己。

  檀泽一脸不舍,心里却十分明白,姑姑的心意。

  如今的自己,已是天君,身负重任,确实容不得他再胡闹了!

  “那等侄儿把事情处理好,再来冥府寻姑姑。”

  临行前,万分不舍,反复叮嘱闹闹,一定要照顾好姑姑。

  让一个小娃娃,照顾一个老太婆,真的好吗?

  也就檀泽想的出来。

  檀泽走了,妙灵随后出了洞府。

  “师尊,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妙灵想了想,离九星耀日远着呢!

  趁此机会,要不在仙界到处溜达溜达?顺便瞧瞧这仙界,如今是何等模样?

  对了,要不先去瞧瞧狐狸家?也让小狐狸顺道回趟家!

  “先去你家瞧瞧?可好!”

继续阅读:第17章:故友重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