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拜师*
流浪不是猫2020-06-26 22:325,367

  妙灵自然不在意,那些仙家的古怪眼神。将自己的视线,拉向褚延闹闹。

  此刻的闹闹,亦随她来到了,一脸乖巧的站于她的身侧。

  “小狐狸,今日的比试你赢了,孤赏你一样东西!”

  不待闹闹回答,妙灵便从虚空中,取出了一枚紫光丹药。

  好家伙!这破空取物的这一招,着实惊艳了一众仙家。

  她手中的紫光丹药,那不是九转乾坤丹?霍,好大的手气!

  被识破了此丹药是何物之后,一瞬之间惊呆了在座的仙家。

  九转乾坤丹为何物?那可是至宝啊!

  凡人食之,立马脱胎换骨,飞身成仙!神阶以下的仙人食之,那怕仅剩一缕残魂也能救回来。神阶以上,可以作为疗伤圣品。

  此等至宝之物,看的在场诸位仙家,那是眼冒精光,口水直流呀!这可是保命的圣药,居家旅行必选的不二之物呀!

  老二旭阳见涂山那小子,平白无故得了这么重一宝贝,不免有些眼热。自己好歹也是亲侄儿,咋就没一份儿呢?

  再者,这比试不是已经判为平局了?咋还送那小子宝物?

  想至此,旭阳不经尴尬的咳了咳,似乎有话想说。又偷偷瞄了一眼姑姑,立马打起了哆嗦。算了!他还不嫌命长,不敢再去顶撞姑姑了!

  他自小深知,姑姑除了有狠人大帝这个名头之外。其实,姑姑真的挺下的了手的。

  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偷吃了父君为姑姑准备的小点心。姑姑一怒之下,就放出了一只梼杌兽,追着自己撵了足足大半年!

  那回忆,到现在都不忍直视。还是最后,母亲以死相逼,苦劝姑姑手下留情,才罢手的!

  若不是如此,只怕是自己早没命了!眼下的他,可不敢虎口拔牙。跟姑姑商量比试一事,那可真就是活的不耐烦了!

  “怎么了旭阳?你小子有话要说?”

  旭阳这一丝小情绪,被妙灵一丝不落的看在眼里,不免有心调侃道他。

  旭阳哪敢有意见?立马摇头拒绝,那头跟个拨浪鼓似的晃动,生怕姑姑又不高兴了!

  旭阳的反应,惊呆了在场的诸位仙家,甚至族人!他们皆是一脸呆滞,都快惊掉了下巴。

  眼下什么情况?天君笑脸讨好那女子?旭阳神君害怕躲避那女子?

  “姑姑,旭阳无话可说,姑姑说什么,便是什么,全凭姑姑做主。”

  旭阳面若苦瓜之色,一脸胆战心惊,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真是如履薄冰,进退两难。

  “旭阳的意思,是说姑姑霸道了?姑姑是那种不辩是非之人?这场比试,最终获胜的不就是小狐狸?这可是大家亲眼所见,可不是孤在此颠掉是非喲!”

  见姑姑如此据理力争,旭阳眼角抽了抽。

  她这还不霸道嘛?

  若不是姑姑出手,救下了褚延闹闹。那卫千灵怎会输?还为此,还赔上了一把灵剑!

  旭阳有心反驳,却碍于姑姑的淫威,不得不妥协屈服。

  “是旭阳说错话了!姑姑处事,自然公平正直。旭阳心服口服,没有任何异议!”

  旭阳又悄悄的,瞧了瞧那凌虚大帝。帝君似乎一脸看好戏的模样,丝毫不打算参与他们之间的事。也对,自己跟姑姑也算是一家人,让别人看笑话,算什么事儿?

  算了!此事就这样吧!丢脸已经丢的够多了!

  “那你呢,小家伙?”妙灵将问话,抛向了卫千灵。卫千灵虽然年纪尚浅,但也是分的清场面形式之人?

  族长都不敢触怒这女子,自己一个小小上仙,哪敢随意得罪?再则,比试本就是自己输了,无话可说。自然低头行礼,表达心中所想。

  “此次比试,千灵输的心服口服,无话可说。”

  既然凤凰族人无异议,那比试结论已定,小狐狸胜出。对于这事儿,妙灵手到擒来,毫不费力。

  “那好吧。接着,小狐狸。”

  妙灵随手将丹药,轻轻的抛给了身侧的褚延闹闹。

  这动作,随意潇洒。仿佛,她那手中的九转乾坤丹,是件很不值钱的东西!

  小狐狸稳稳的接住了丹药,甜甜一笑,立即向妙灵感示表谢。“谢谢神仙姐姐。”

  “闹闹,不可无礼。”

  斥责闹闹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兄长褚延笑笑!闹闹一脸委屈,不太明白哥哥为何斥责他。

  褚延笑笑见弟弟,那受伤的小表情,有些哭笑不得,一脸正色的出言解释其缘由。“天君和凤凰族长,都称这位仙尊为姑姑,你怎可唤姐姐,这不是乱了辈分?”

  经兄长这般提醒,闹闹恍然大悟,面脸通红,很是不好意思!

  兄长说的没错!天君旭阳神君,都唤其为姑姑。自己是小辈,怎能唤姐姐?这不是明摆着占天君他们便宜?

  不过,这样一来,该如何称呼她呢?想至此处,褚延闹闹有些犯难。幸好,有个极其了解他的兄长,立即提醒他。

  “弟弟,方才的那几招,应该是这位仙尊传授的吧?”

  闹闹连连点头,连这他都猜出来了?兄长可真聪明呀!

  “既然如此,那便好!弟弟,仙尊授你剑招,便算上是你半个师父了!还不快去问问仙尊,是否愿意收你为徒?”

  褚延笑笑到底,还是遗传了他爹聪明!懂得审时度势,认清形势。

  在他心中,这位仙尊是天君与旭阳神君的姑姑,自然来头不小!说不定,可与对面那位凌虚大帝匹敌。

  凌虚大帝,自然不是他可以随意攀谈的。不过,眼下这个金大腿,可得抱牢固咯!倘若弟弟得她庇佑,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经兄长此番提议,闹闹小脸通红,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万一,仙尊拒绝了自己,该怎么办?

  “今日天气不错,甚合孤的心意,倒挺适合收个徒弟的。”

  妙灵岂能不知小狐狸的心思?既然小狐狸脸皮儿薄,怕是等到明天,他都开不了这个口。不过,这傻小子倒挺对自己胃口,不如主动抛出橄榄枝!

  “傻弟弟,你还愣着干嘛?仙尊都发话了,你还不快行拜师礼?”

  褚延笑笑见弟弟一脸呆滞,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这天大的好事落自己头上了!

  “哦、哦、好的。”

  被褚延笑笑这般提点,褚延闹闹来到妙灵面前,立马`噗通`一声跪地,扎扎实实的磕了九个响头,一个都不少!

  “徒儿褚延闹闹,拜见师尊。”

  雨泽妙灵赞赏的点点头。这小子,笨是笨了点,但心思单纯,不似那些谄媚之人,心里多了些许弯弯绕绕,是个可塑之才。

  “瞧孤这记性,小狐狸拜师,都还不知道师父的名讳吧?记住了,孤名唤雨泽妙灵!”

  雨泽妙灵?

  这名字一提及,倾凰和旭阳的神色,都变了变。

  姑姑不就是叫妙灵吗?何时冠了一个姓?什么情况?难道,她嫁人了?!!!

  那高位之上的周独幽,倒是一脸平静。对于这个名字,他在熟悉不过了!雨泽妙灵,雨泽昆寻。

  不过,让他不明白了是,之前兄妹二人,都未将雨泽一姓,公之于众。眼下,她为何如此坦言?或许,期间,还有他不知晓的事!

  那去而复返的檀泽,手中提着一个果篮子,篮子里装满了刚刚采摘的无忧果。这一回来,便瞧见褚延闹闹拜师一幕。

  “姑姑,您为何收这只小狐狸啊?他看起来笨笨的,资质也很一般啊!我资质那么好,当初要拜您为师,您为何不答应?”

  檀泽见姑姑收小狐狸为徒,一脸醋意。想当年,自己可是苦求了许久,姑姑都未曾答应。

  唉!原以为姑姑是不想收徒,转眼间,却收了一只小狐狸,到让他有些哭笑不得了。

  妙灵岂会不知檀泽的小心思?当初虽未收他为徒,但对他,事事尽心尽力,倾囊相授。若不是如此,以他一己之力,慢慢修炼,恐难坐稳这天君之位。

  毕竟,这檀泽看似年轻了些,实力可是神君巅峰期修为。若不是政务繁多,想必早已突破神尊之境。那旭阳和沧澜,还只是神君初期,三人着实差了不少的距离!

  (实力阶级越往后,升阶越难,差距越大!)

  妙灵见这小子不甘心,便实话实话!“若当初姑姑收了你,如今,你怕是早已被人喊打喊杀了!毕竟,孤在这六界的死敌,那可是不少。对付孤,可能无能为力,对付你,倒可以试试!”

  “可我不在乎!”檀泽立马反驳,想要证明自己对姑姑的一片赤诚之心。

  “可姑姑这般培养你,是为了让你委以重任!”妙灵终于道出了心中的秘密。

  她与雨泽昆寻一战,也只是掩人耳目。她苦心栽培檀泽,哥哥是知道其目的的。遂在最终,将其天君之位,传于檀泽。

  二人一战,瞒了六界所有人。她雨泽妙灵,用自己身死一事,来瞒天过海。终其目的,也只是为了瞒一人而已!那人,便是周独幽。

  (故事情节,待结局时在详细填坑。)

  雨泽妙灵这番话,明显触动了倾凰心中的一根弦。不,应是一根刺,深深地刺!

  她一直不理解,夫君为何将帝位给了不收待见的小儿子。原来,这一切,都是妙灵授意的!

  为了妙灵,夫君付出了所有,倾尽了所有!她不明白,她不理解。他们只是兄妹,为何夫君对妙灵,好到这般地步?

  想至此, 倾凰眼眶微红,心中满腔怨恨,紧握手心,那长长的指甲,快划伤她的掌心。

  她恨妙灵,更恨昆寻。所以,昆寻失踪后,自己从未派人寻找过!

  “我不管你是妙灵,还是雨泽妙灵。也不管你狠人大帝,还是冥界幽冥主。此处是乃我凤凰一族地界。既然百鸟朝日以毕,烦请你速速离开此地。”

  狠人大帝四字一出,顿时炸开锅了!出了那些早已认出妙灵身份的老派仙家,其余仙家一脸震惊之色。

  这六界之中,仙界的四海八荒内,何人不知,何人不晓,那狠人大帝的赫赫威名?

  但凡是修仙者,读过凡远古志之人,都知道狠人大帝的一声传奇。

  此人,乃是六界之中,第一位天地共主。她执山河,掌阴阳。破冥界,化一为二,铸轮回台。这一桩桩,一件件,堪舆凌虚大帝比肩。

  她坐上天地共主的位置,可是一拳头一拳头打出来的。并非像如今的凌虚大帝,得天赐神格,获神纹,掌管天地法则,做了这六界之主。

  也不知,这二人,究竟谁更厉害些!!!

  兴许,应是凌虚大帝更厉害些。毕竟,人家好歹拥有神格嘛!

  得知妙灵的身份,众仙家立刻肃然起敬,将腰杆挺的笔直,生怕被狠人大帝看轻自己。

  这妙灵在修炼大道上,可是实打实的泰山北斗,创立了不少功法和大道之术。再则,她与凌虚大帝,都是上古神族之人,可见其多不凡!

  “呵呵!莫不是你怕孤,才想撵孤离开?不急!侄儿刚采的果子,孤好歹也要赏脸,品上一品,再走不迟呀!”

  面对倾凰的逐客令,妙灵倒也不恼。开始耍起了赖皮,她就是要隔应一下她这个好嫂嫂。

  檀泽听姑姑提到果子,立马将无忧果呈了上来。妙灵随手摘下面具,拿起了一颗无忧果,旁若无人的品尝了起来!

  不曾想,她这一摘面具,惊呆了众仙,齐齐的抽气了一声。倒不是说,因为她如何貌美,如何魅惑众生。而是,因为她脸上,那道丑陋的伤疤,让人触目心惊,难以忘怀!

  不少仙家在此刻,同时默默思索着一件事。那就是这传闻中狠人大帝,脸咋就成这样了?

  那上古志不是记载了上,她可是六界名副其实的第一美人呀!如今,怎会变成如今这样?

  难不成,是被仇家给报复了?把脸给划伤了?那也不对呀!这六界中,能修复容貌的灵丹妙药,数不胜数,没个千八百,数十种也有吧!可这狠人大帝,为何不去修复她这张脸呢?

  奇怪!真奇怪!

  多数仙家默默观望着,心中疑惑甚多,却也不敢多说,也不敢多问,生怕得罪了这位狠人大帝!

  传闻中,她的脾气,可不太好喲!

  “姑姑,您的脸?”

  “师尊,您的脸?”

  小狐狸和檀泽看到了妙灵的容貌后,皆是神色突变,一脸紧张她。同时出言,关切的询问着妙灵。

  倾凰在远远的看热闹,此刻的她,悲去喜来,心里都乐开花了!

  妙灵这女人的脸,居然坏了?真是上苍有眼呀!哈哈哈哈~~~

  看见妙灵这般,倾凰心中忍不住偷乐着。就连刚才所有的不愉快,都通通抛之脑后。

  “孤无碍。”

  妙灵并不在乎,她这脸是好是坏。或许,对于她而言,这是一件好事。对于这六界第一美人的称呼,她着实不感兴趣。

  在她心中,实力才是地位的象征。靠拳头说话,就绝不多废话。

  “灵儿,你的脸被何人所伤?”

  那周独幽见状,也是满眼的心疼之色。上次见她,明明完好如初。这才过了几日,怎就这副样子了?若让他知道,是谁伤了他的灵儿,定将他千刀万剐,让此人痛不欲生。

  此话一出,不止是妙灵,连众仙家都一脸异样之色。

  话说,他们俩认识?也对哦,两人都是上古神族,怎会不相熟?

  让妙灵不曾想到的是,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关于她的脸。果然,男人都是贪念美色之人,连他也不例外!

  想至此,妙灵眼中满满都是厌恶之色。这样也好,没了这张脸,他便不会再纠缠自己了吧?!

  “孤自己伤的。”

  见灵儿有些厌恶自己,周独幽更是受伤了!他只是处于关心,为何灵儿会这般讨厌自己?虽然心伤,但依旧不甘心的问道,“为何?”

  “孤厌烦了这张脸了!它让孤时刻都觉得,自己是个红颜祸水,不断的招惹是非!”

  妙灵这话,皆是她心中所想。回想曾经过往,因为这张脸造成了多少的困惑,而他,不就是因为这张脸,才对自己说要一生相随,永世相伴吗?

  或许,如哥哥所言那般。他喜欢的,从都到尾,都是这张脸吧!就因此事,哥哥一再阻拦,不让他们在一起!

  哥哥怕他,对自己并非真心,只是玩弄而已!

  妙灵这一番话,不让让周独幽有些愕然,也让在场的仙家,都震惊了!

  狠人大帝,果然是狠人大帝!对自己下手,都这般狠。她就是难以超越的存在。

  眼下,整个吟风崖上。妙灵又继续吃着清甜的无忧果,周独幽则是默默无言,独自神伤。见这两位大佬都不发话,其余仙家,也不敢多有言语,生怕扰了这份清净。

  妙灵干脆的吃完两个果子后,准备起身,离开这碧海苍山。打算找一处僻静之地,修补受损的神魂。将自己那丝,历经三万年的神魂,彻底的洗清,那段斑驳杂乱的记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