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故友重逢
流浪不是猫2020-03-09 11:472,018

  闹闹顿时眉开眼笑,师尊要去涂山?

  他当然乐意啊!

  毕竟拜师这么大的事儿,当然得让父君知道,也得让父君也见一见,自己的师尊。

  “对了,师尊,您闭关后,凌虚大帝曾来过,他将此物交给我,让我帮您保管。”

  闹闹想起了那事儿,忙着从须弥子袋里,拿出了九凰琴。

  妙灵瞧了琴,一脸面不改色,不知道心底是如何想的。

  “他可有说什么了?”

  “有有有,帝君说了,若你因此琴找他,就去周皇山。”

  妙灵想了想,麻烦!

  找他干嘛?

  “既然此物交由你保管,那你便好好保管。”

  “那师尊,我们还去周皇山吗?”

  “不去,还是去你家。”

  此时的她,可不想见那人,以免扰乱了自己的心绪。

  自己铁了心,要将这段感情放下,哪儿能这么轻易的再拾起?

  碧海苍山,离轩辕坟并不算遥远,哪怕是御空飞行,也仅需半日光景,便足以。

  可这师徒俩,却偏偏选择步行,一路走着去轩辕坟。

  妙灵是美名其曰,说要看看,如今的这仙界,有何等的变化!

  倒是苦了小狐狸闹闹。

  因为此行日子长,妙灵索性边走边传授些大道功法给小狐狸。

  就这样,妙灵和小狐狸俩儿,一路慢慢悠悠,从碧海苍山,去往了轩辕坟。

  一路上,一边欣赏着那山川湖泊的秀美。

  若是饿了渴了,便让闹闹就去打猎摘果,下河捕鱼,一路上也算过的充实。

  忍了一段时日的闹闹,思虑再三,最终咬咬银牙,将心中的困惑问出了口。

  “师尊,您脸上的伤,并不是闹闹嫌弃您,只是不明白,师尊为何要这样做?”

  女子的容颜,可是一等一的大事,师尊当真一点儿都不在乎?

  “你害怕了?”

  妙灵倒不觉得小狐狸是以貌取人的人,可能,这脸上的疤痕,过于狰狞恐怖了。

  难不成,是吓到了小狐狸?

  也不应该啊!

  闹闹连忙摇摇头,他不是这个意思。

  “师尊,你是不是因为不开心,所以划伤了自己的脸?”

  这句话,一下说到了妙灵的心坎上了。

  或许吧!

  自己的元神碎片,在凡间轮回的多世,那些凡人,大都以貌取人。

  那些人,真是无耻、浅薄、贪婪……

  想到此,心底升起了一股怒气。

  随后,从她周遭上下,冷冷的散发着,一股冰寒之气。

  冷的小狐狸双手抱臂,冷的直到哆嗦,他才区区地仙修为,怎能承受来自神尊的法力威压。

  见师尊明显是不高兴了,连忙劝阻。

  “师尊别难过,闹闹不是故意的,师尊消消气可好?!”

  不过,师尊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妙灵见有些吓坏小狐狸了,便收回了心绪。

  驱散了冰寒之气,周遭温度也慢慢回稳,恢复往常。

  闹闹松了一口气,以后,还是不要再提,这档子事儿了。

  师徒俩儿因此,一路上上都默默无言,安静的走着。

  未过多时,这一大一小,消失在了山野中。

  三个月后,师徒俩儿,终于走到了轩辕坟。

  一路上,闹闹也是破为不易,因为那事之后,师尊有意提高了对他的要求。

  每日,出了赶路,便是修炼。一路上也苦了闹闹。

  不过,这一番调教,也是有成色的,如今的闹闹,已不是当初对战卫千灵,那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

  若此刻对战卫千灵,定轻轻松松将他拿下。有个师尊就是好,自己的修炼,日行千里,虽然苦点累点,也算值得。

  也不知,是何人收到了消息,提前早早的,便在十里外相迎了。

  只见,来者衣着鲜红似火的长衫,墨发随风舞动,只见他十分慵懒的躺在一张软榻上,那身姿妖娆,媚骨天成。

  软榻前,放置了一张小矮桌几,桌几上,摆放了一坛酒,和两只酒杯。

  似乎,专门为来人准备的。

  瞧这情形,想来,已经等候多时了。

  闹闹觉得那身影眼熟,定睛一瞧,原来是父君?

  便一脸欣喜若狂,狂奔而去。

  “父君,您不是在闭关吗?什么时候出来的?此次,是专程来接闹闹的嘛?”

  闹闹没想到,父君会来此接自己回家,让他好高兴啊!

  不过,为何桌上会放了酒呢?自己年纪还小,不善于饮酒。

  难道?是为了师尊!?

  可他们此行,并没有其他人知道啊?怪了。

  妙灵随后也走来了,闹闹连忙介绍着。

  “对了,父君,这次会涂山,我将师尊一块儿带来了,这位便是我的师尊,扬名六界的妙灵大帝。”

  褚延闹闹满脸自豪,此行出去试炼,自己可拜了一个了不得师尊。

  师尊是何许人也?

  那可是曾经的天地共主,执掌六界的一切,这份殊荣,令他何其骄傲!

  褚延齐霄见到妙灵,顾不得其他,连忙起身,细细打量了一番。

  没错,是她。

  她果然回来了!

  不过,她的脸,为何成了这样?

  “你的脸,是谁伤的??”

  看着妙灵脸上的伤疤,褚延齐霄一脸心疼。

  不过,妙灵倒有些意外。

  这狐狸,多年未见,重逢的第一句,竟是关心她的脸?

  他还是那么在乎皮相之美,半分变化都没没有。

  “当然是自个儿划的,你不是一向嫉妒,孤比你貌美吗?如今,孤都这样了,不好吗?这下可没人与你同相争了。”

继续阅读:第18章:毒舌的狐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