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前往冥府
流浪不是猫2020-03-06 23:162,936

  仙界,

  九重天上,拨云殿内,

  已是几日后,

  正批阅奏章的天君檀泽,便收到了阴神司传来的奏报。

  传达消息的便是奉天神君。

  “君上,冥府阴神司刚刚传来消息,冥府一夜之间,就多了许多鬼魂,大多都是枉死鬼。那些鬼魂们数量奇多,都快把冥府的十殿给挤破了。”

  听着消息,檀泽眉头紧锁,伸手揉了揉眉心。

  真是一脸头疼,这事儿果然不出他所料,这冥府,是怎么办事的?

  那十殿阎王和阴神司是吃干饭的?

  “本君不是早已加派人手,过去帮忙了吗?那冥王悔无极呢?都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了,难道还没现身吗?”

  按理来说,冥府直属于冥王统辖。本不该仙界天君来管,眼下,这摊子烂事,真是难办。

  那帝君性子淡泊,不在意那海河星上的万千生灵,否则,已他之力,复活这些人,不曾问题。

  可他偏不管这糟心事儿。

  也对,这活儿吃力不讨好啊!

  这不明白其中缘由的人,还以为这冥府归入九重天管辖,天君君威赫赫,地位尊崇,何其威风。

  其实不然,他不仅要处理那摊子烂事儿,还要时不时嘉奖那十殿阎王,安抚军心。

  这买卖,亏死了,亏大发了。

  悔无极那个死赖皮,算盘珠子敲得贼响。

  这种便宜事儿,一占都是好几万年。他倒好,不见个鬼影子,倒落得个清闲,却让自己遭罪。

  真是可怜有悲催啊!

  要不是看在自小,被他照顾过的份儿上,早就跑去削他了,何至于此?

  “依臣得到消息,冥王并没有出现。不过,冥府出了那么大的事,想必他也不会不管。”

  奉天神君见君上十分忧心,遂开口安慰他,兴许这事情还有转机呢?

  但这个冥王也是,莫名的消失了许久,也不知,他到底跑那儿去了?

  真不是个省心的主儿,这挑子说撂就撂,干脆利落啊!

  檀泽没理他,独自思索着这事儿,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儿!

  冥府明面上是悔无极打理,其实整个冥界都是姑姑所管辖的区域。

  姑姑不仅掌管冥府,还掌管魔族。

  都到这个时候了,他还没出现,难道他的失踪跟姑姑有关?唯有姑姑的事,才会让他如此上心。

  联想近日来的种种,檀泽不经脑门一亮,猜倒了什么。

  随后就闭眼凝神,归气吐纳,将神识尽收于体内。

  转眼间,他便幻作虚影,来到了自己的灵台神海内。

  灵台神海里,到处都迷雾重重,难以辩识方向,他驱动法力,拨开迷雾,往前走了几步,迷雾渐渐散去,整个灵台神海发出了极为耀眼的金色光芒。

  那金色光芒,不就是姑姑曾留给自己的心头血?

  难道姑姑复活了?

  自从姑姑死后,自己再也感应不到姑姑的联系,那心头血便黯然失色,暗淡无光。

  如今,自己能强烈的感应到,姑姑她复活了,她回来了。

  一想到此,檀泽不禁热泪盈眶,堂堂七尺男儿,此刻,竟哭的跟个孩子似的,是在有些破天荒。

  只见他哭着哭着,接着又笑了,幸好自己在灵台神海内,否则一定被人当做笑话。

  可他忘了,自己的情绪泼动,影响了本体,双目紧闭的他,眼角坠落了一滴眼泪。

  那奉天神君都瞧楞了,这君上是怎么了?

  自己也不敢多说,也不敢多问,等君上恢复清醒,一切就清楚了。

  檀泽整理好情绪,离开了灵台神海,恢复了清明。转而微微一笑,完全没有刚才的烦恼惆怅。

  “君上,您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见君上行为诡异,不免有些担心。

  冥府已经出了茬子,君上可不能再出问题了。

  “无妨,本君只是确定了一些事情。”

  檀泽满脸笑容,心情极为畅快,今日是个好日子,连窗外的阳光,也格外的舒爽怡人。

  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好伐?仅是因为他太开心了。

  那奉天神君可是满面忧愁,这下可怎么得了啊?

  君上莫不是最近太过操劳,被眼下的烂事儿给逼疯了?

  瞧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眼下冥府的事还没有处理好了!

  瞧着君上的变化,奉天充满了深深的忧虑。

  这个咋办啊!?

  又不能直言,君上,你是不病了?

  见奉天表情怪异,难道是他脸抽筋了?

  算了,甭理他了,自己还是动身,去冥府亲自瞧瞧,也好放心。

  “本君有些不放心冥府,还是亲自前去查看。”

  他哪儿是去帮忙的?分明借着幌子去查探姑姑复活的消息属实。

  奉天似乎有些不放心自家君上,连忙上前,准备一起动身前往。

  “那臣也去。”

  “不必,白桦到如今,还未曾回来,你且先替他守在这里。”

  开玩笑,这事儿能让第二个人知道?

  他又不傻,万一姑姑的复活的事儿,跟那海河星石有关。

  那凌虚大帝岂不分分钟找上门儿去?

  檀泽也不傻,知道其厉害关系。

  纵然那万千生灵无辜。

  但在此事上,他选择了姑姑,只能对那无辜的万千生灵,说声抱歉了。

  再者说了,他们又不是没有重生的机会。这一切也要归功于姑姑,也算姑姑向他们讨要点利息,不是吗?

  找借口将奉天留下九重天,檀泽便麻溜儿的去往了冥府。

  留守的奉天神君思虑了一番,总觉得那儿不对?

  不过,也是,这白桦元君去那南落岛,也已经好几日了,竟迟迟未归,难道是他迷路了?

  这猜想,果然被他言中了!

  此刻的白桦元君,在那浩瀚无垠的北冥海上,都瞎转悠了好几日。

  且十分狼狈,不仅没有完成君上给他的任务,还把自己给弄丢了。

  真是丢死人了。

  苍天啊,大地啊!为他指一条明路吧!

  诚然心中是这般想的,天地似乎听到了他的感念。

  北冥海内,突然一道巨浪翻涌而上,惊起了万丈浪花,一条鲲鱼浮出了水面。

  它对白桦呼叫了几声,便往着一个方向游去。

  “鲲鱼?它在为我引路?”白桦也没多想,就跟了上去。

  冥府。

  这个阴冷黑暗的地方,这里只有无尽的黑夜。

  不似九重天,九耀当空,普光万丈。也不似仙界其余的四海八荒,也并没有什么高雅秀美。

  这里,只是令神仙凡人避之不及的地方。

  这里,污浊、阴冷,只有无尽的黑暗。

  冥府是魂魄的归属地,收容所。

  按照惯例,凡人死后,会跟随鬼差的引路,穿过一道幽暗无光的路。

  此路或宽或窄,或平整,或坎坷,全凭自己一生的功德,这便是黄泉路。

  过了黄泉路,就是此岸的尽头。

  尽头处是一条河,那是一条腥红污浊的河。

  河里飘散着零零碎碎的东西,那是鬼魂们曾经度河留下的东西,是他们前世的执念。

  全是些物件儿,或金银珠宝玉器,或者头发衣物香囊,什么物件儿都有。

  就这么随意的漂流在河面上,是那么的惊悚恐怖。

  这缓缓流淌的河水,便是久负盛名的忘川河。

  也并非所有的鬼魂儿,都是要淌过河的。有的鬼魂儿,前世阴德修的好,便渡船而过。

  不过,那无底之船,让每个渡河的鬼魂儿,心里着实不安。

  往下一瞧,都能瞧见猩红的河水。

  渡船也是有条件的,渡河之鬼需将自己的一部分阴德,作为渡河的报酬,交给艄公。

  过了忘川河,便是彼岸了。

  但凡所有的鬼魂儿,双脚一旦踏上彼岸,便再也找不到回头的路了。

  再回头,便只能看见广傲无垠的忘川河,没有此岸的身影。

  若活人魂魄离体,到了彼岸,亦是死路一条。

  在那彼岸上,有着盛开的极其艳丽的彼岸花。

  这花儿,不仅绝美妖艳,还能吞噬那些神志不清的游魂儿,从而增补自己的力量。

  她终日都想着逃离这里,奈何,却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继续阅读:第5章:小鬼难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