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十殿阎王
流浪不是猫2020-03-17 20:573,016

  既然尊上不见了,这小娃娃怎么办?尊上一向神出鬼没,踪迹难寻,经常撂挑子。

  眼下,怎么安排这小子?悔无极看了一眼渊舟。渊舟倒也沉得住急,似乎已有注意。

  “小殿下,此次可是第一次来这冥府?”

  “嗯嗯。”

  见渊舟寻问自己,闹闹老实的点点头,自己的确是第一次到,不过为何这般问?

  渊舟心下一定,既然如此,那便好。

  “悔无极,既然小殿下第一次到冥府,你是主他是客,你就带着小殿下,在冥府内四处转转。”

  还不等闹闹答应,悔无极立马跳了起来,像只炸毛的猫。

  “凭啥?渊舟你个棒槌,溜娃的事甩给老子,你就可以继续屁颠儿屁颠儿的,自己落个清闲?不行,老子不同意,不干,这事儿没商量!”

  闹闹显然被惊到了,这脏话连篇,撒泼打滚的无赖,是冥王?

  自己没看错吧?

  闹闹不禁揉揉眼,被悔无极言行举止给惊着了。

  渊舟扶额,多想承认自己不认识这货!尊上怎么会选这么一个没品没德的,做冥王?

  “悔无极,你好歹也是堂堂冥王,这等污言秽语,也都说的出来,不怕教坏了尊上的弟子?你就不怕尊上治你一个,品行不端之罪?”

  悔无极本拿捏到了三寸,怒瞪着渊舟。

  “你……你……”

  “再说了,这冥府可是你的地盘,你不带,谁来带?若小殿下独自在冥府内,出了什么差池,定拿你试问。”

  这一串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击的他亏不成军,连话都说不利落了!

  好好好,看情形,是斗不过他了。

  银牙一咬,气急败坏的说道。“小子,跟着本王走。”

  随即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此地,似乎准备回冥王殿。

  “快跟上去吧!小殿下。”

  见闹闹不动身形,渊舟提醒道。

  “悔无极那小子,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放心,你是尊上弟子,他不敢拿你怎么样!”

  “哦。”

  见大魔王都这样说了,眼下只能这样了。闹闹十分听话,乖乖的跟上了悔无极离那去的身影。

  渊舟虽然是魔王,却将事情处理井井有条,面面俱到。

  来冥府,一番奇遇,闹闹觉得这渊舟,也没仙界众仙,说的那般恐怖嘛。看起来挺亲切和善的,想必都是那些仙家,夸大其词的谣传和诋毁罢了。

  毕竟仙魔两道,不相为谋。

  若让仙界众仙听到了他的这心声,定齐齐惊倒一地。

  亲切?和善?

  我滴个乖乖,这跟渊舟有关系吗?

  呵呵……

  他怕是没有领教过渊舟的厉害吧!

  若他知道,当初爷爷的死,与这大魔头有莫大的联系,怕是不会这般想了。

  见尊上刚回冥府,就失踪了,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自己未经召唤,还是不要随意干扰了。

  不过,尊上还如从前那般,神出鬼没,行迹难查。

  渊舟摇摇头,原地消失了。

  一路赶回冥王殿,身后莫名的多了个跟屁虫,悔无极有些头大。

  天知道,他可从来没带过孩子。就连天君檀泽,自小也是尊上亲自带着。

  尊上可了解他那吊儿郎当的性格,生怕把檀泽教坏了,就不许他接近檀泽,除了尊上,多数便是渊舟照看的。

  眼前这小娃娃,倒是不需要管他吃喝拉撒。只是,这娃娃嘴上的问题有点儿多,一路上问了许多个为什么?

  问得都快烦死他了。

  他也不敢明面上得罪闹闹啊!毕竟是尊上唯一的弟子。

  万一,把这小子得罪了,回头告他一状。不就亏大发了,自己可承受不住尊上的怒火。

  瞧瞧自个儿那细胳膊细腿儿,可是嫩白舒滑,这可最近新长出来的皮肤。

  回想那十次油锅的滋味,不禁打了个哆嗦,那滋味可不是好受的,他还想再好好养养呢!

  就这样,闹闹一路上好奇心蓬发,俨然成了十万个为什么。而他已然成为了百科全书,耐着性子一一作答。

  回到冥王殿内,悔无极不经松了一口气。

  “闹闹,你若有什么不懂得,可以找刑立,本王还有些政务需要处理,你自个儿先玩着。”

  悔无极将他打发给了判官刑立。

  刑立不像悔无极那般有趣,说话行事,极其古板的很,一点儿也不圆滑,比自己的兄长还没趣儿。

  三两句下来,闹闹就不想搭理他了。索性在冥王殿转了转,瞧了瞧。

  回到主殿时,正好碰到十殿阎王,正上前觐见冥王。

  “臣等拜见冥王。”

  十殿阎王齐齐跪地行礼。

  分别是一殿阎王阎罗王,二殿阎王秦广王,三殿阎王楚江王,四殿阎王宋帝王,五殿阎王五官王,六殿阎王卞城王,七殿阎王泰山王,八殿阎王都市王,九殿阎王平等王,十殿阎王轮转王。

  十殿等级不同,一殿最大,且权利最广,十殿最小,且权利最小。

  “都起来吧!”

  悔无极看了自己手下,不由头疼,眉头皱成川字形,用手捏了捏,这群货真是没一个省心的。

  索性将刚才,在渊舟那儿吃的瘪,一通怒火,全撒在了他们头上。

  “瞧瞧你们一个两个,本王不在的日子里,你们到是眼疾手快。巴巴的赶去舔檀泽那小子的屁股。怎么,本王待你们不好吗?要不,别搁这儿冥府待了,去仙界九重天谋个职位可好?”

  此话一出,惊得阎王们连连跪地求饶。

  “冥王恕罪,臣等知错了。”

  在一旁默默看戏的闹闹,有些错愕。感情冥府,不归九重天的天君管辖?

  不过,也对,这里冥府,跟仙界又不同界,自然不应该由天君管辖。

  无极哥哥居然敢直呼天君名讳,真是厉害啊!

  殊不知,那檀泽,可是被悔无极看着长大的。

  “老子起初设这十殿,目的就是让你们好好替本王看好这里的一切!可你们倒好,光吃不做,既然无用。那都干脆将你们发配了,去转世投胎做人得了,免得老子瞧着你们,一个个的糟心。”

  悔无极来回踱步,痛斥他们,似乎要将压抑的不快,一股脑儿的宣泄出来。

  “瞧瞧你,别看了,说的就是你平等王,你看看,本王封你做阎王的时候,你瘦的跟个猴儿精似的,如今呢?虎背熊腰,那肚皮,比人家女子怀胎十月还大,冥府伙食有那么好吗?你倒是挺能吃的啊!”

  莫名被点名的平等王一脸苦色,欲哭无泪。他也就多吃了那么一点点,真是只是一点点。谁知道,冥府伙食这么养人。

  涨这么胖,怪我咯?

  “还有你,轮转王,笑笑笑,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偷偷摸摸儿,私下收了不少鬼魂儿的阴德,放他们去了自己想去的地方。你们一个二个,都不是个省油的好东西。”

  话一转,又将怒火撒到了轮转王头上。

  轮转王一脸苦瓜色,连忙磕头求饶。

  “王上,臣知错了,知错了,下次也在不敢了。”

  “还想有下次?那老子直接送你去畜牲道,让你做十辈子猪狗再说。”

  悔无极嘴可毒了,这也是跟着尊上学的。这冥府乌烟瘴气,歪瓜裂枣,没点手段,降不住他们。

  “王上息怒,是臣没有管理好他们,臣愿领罪。”

  其中,一白衣男子挺身而出。

  他在这群阎王中,也得上算鹤立鸡群了,那外貌长相也十分抢眼,看起来十分舒心宜人,一袭白衣,恍若仙界之人。不似其他阎王,歪瓜裂枣,长的磕碜。

  众阎王不禁对他感恩零涕,心怀感激。还是一殿心好啊,菩萨心肠,出头替他们说话。

  他便是第一殿阎王阎罗王,天子曰。

  “哼,你以为本王就不会处置你了?你倒是主动送上门来!对了,你是不是瞧上了女鬼?缕缕助其还阳,让她沉冤昭雪。你以为,这事儿本王会不知?”

  此话一出,惊得众阎王大惊失色,连这事儿,冥王都知道了?

  可见其手眼通天啊!莫不是刑立将他们卖了吧?

  齐齐看向了刑立,刑立充耳不闻,他也只是据实相报。此前,虽然不阻拦他们的行事,但都一一记在了心里。

  天子曰虽然意外,倒也坦荡,立马跪地,言辞恳切说道,也并不想瞒他。

  “回王上,此事子曰自知有错,愿受其罚。”

继续阅读:第27章:一脸谄媚的阎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