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陶七七2020-02-13 23:493,200

  第三章

  据说苍和上君有三个爱好:杀妖,杀妖,和杀妖。

  据说天虞山的景云大师姐也有三个爱好:杀妖,杀妖,和杀妖。

  潼煜有时不免怀疑,这景云到底是他的亲亲徒弟,还是苍和那个杀妖狂魔的。

  正思于此,景云刚好走进他的院落,抱手施礼道:“师傅,轩辕附近妖物伤人之事已毕。”

  潼煜笑道:“云儿回来啦。此去轩辕,可有见着竹心那孩子?”

  景云恭敬道:“徒儿有公务在身,未敢前去叨扰轩辕夫妇。”

  哎,潼煜心里默然叹气。轩辕附近那几只小妖,哪里需得请别人出面镇压。他道:“你与竹心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如今可不能疏远了。”

  景云对于师傅的心思自是知晓的,轻咬下唇,有些倔强道:“师傅严重了,我与竹心少主只于幼时见过数面,算不得青梅竹马。”

  潼煜语重心长道:“你既不成家,也不出山,这不是白白耽误自己的前程吗?”

  景云道:“修行之人,一为修心,二为寻道,三为天下苍生造福。万不能贪恋权利安逸,景云时时谨记师傅的教诲。”

  潼煜气结,这面貌如花的女子,怎的跟老夫子一样一板一眼,甚是无趣。见她如此倔强,只好暂歇了自己的心思,随口道:“你接下来作何打算?”

  景云心里松了一口气,道:“北方妖气甚重,恐有大妖出没。听闻苍和上君已然前去查看,徒儿也想去历练一番。”

  就知道又与妖怪有关。若是真有大妖,苍和怕是连骨头都啃光了,等她过去只能听到另一个关于苍和的传说。潼煜无奈道:“快去快回罢,这灵力试炼还等着你主持大局。”

  “徒儿遵命。”景云答道,复而又想到什么,道:“今年争夺百位之名尤其厉害,不少师弟妹们负了伤。师傅的一片苦心,徒儿明白。但师弟妹们毕竟年幼,历练不足,难免抵御不了外物诱惑。徒儿已规劝他们不可为外物动摇修行心志。”

  潼煜听得这话,差点没呕出一口老血。可怜了他白白牺牲了那小半池的五彩神鱼。他摸摸心口,自我安慰道,无事,他就不信白珠珠那个不学无术的丫头能翻了天。

  ------------------------------------------------------

  白珠珠确实翻不了天,此刻正在自家院子里郁闷地数星星。

  她有些想不通,为何做梦可以变身,却不能增长灵力呢?当然,无法如他人一般汲取天地精华,已然是悬案一桩了。

  “熏风起兮,卿云散兮,若烟非烟,若云非云……”

  院外似乎若有若无飘来一阵幽幽歌声。白珠珠有些奇怪。她住的地方偏僻清静,非常方便她的睡觉修炼之法。不知是谁在深更半夜来这犄角旮旯之地。这样一想,竟不觉有些慎得慌,莫不是闹鬼了?

  “熏风起兮,日华灿兮,悠悠我心,有凤来仪……”

  细细听来,这歌声深沉蕴籍,在这夜深人静之时缓缓吟唱并不会让人觉得诡异,倒觉静心宁神,如同在白珠珠那些梦中一般。

  白珠珠心有所感,脚下不自觉跟着歌声而去。

  那位唱歌之人,就在她院子不远处的大树上倚着,身着红衣,在晚上看去实在有些吓人。

  白珠珠壮着胆子走近一看,只见男子举着酒壶对月吟唱,颇是潇洒豪放。白皙如玉的肌肤,在月色衬托之下闪着柔光,却又被酒气晕染出淡淡粉红,显得有些幽趣风流之姿。如白珠珠般皮厚,都不仅有些脸色发热。

  白珠珠轻咳了几声,道:“不知这位仙友从何处来,为何半夜三更,扰人清梦。”

  来人微微侧头,扫了一眼白珠珠,又灌了一口清酒,道:“不知这位小友为何半夜不睡觉,扰我饮酒雅兴。”

  这还真是不讲理的遇到了泼皮。白珠珠走到树下,道:“你到底是什么妖精,半夜闯我天虞山,是欲何为?”

  男子并不看她,摇着手中酒壶,笑道:“就算我是妖,你一只小白猪,能耐我何?”

  竟能看出精怪真身,实力不俗。

  惹不起惹不起,白珠珠转身就想溜。

  “怎的?不是要看我为何妖吗?”男子说着,飘身而下。白珠珠直觉腰间一热,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气,回神之时,已是面对面与男子一同坐到树上了。

  男子也不看他,继续喝着酒。近看此人,更觉风姿迷人。明明是剑眉挺鼻,一副正气凛然的长相,却被额中一抹红色的火焰印记平添了几分妖冶之感。白珠珠灵力低下,虽瞧不出他真身,不过他周身灵力纯净,应不是妖邪之辈。

  “你莫不是看我入了迷?”男子嘴角噙着浅笑。

  “半夜着红衣,似鬼一般。”白珠珠一语道破,转而又评价道:“眉眼还算好看,可惜卖弄风骚,算不得绝色。”

  男子闻言不气反笑道:“真是挑剔的小猪,那依你看,谁能称上绝色?”

  自然是苍和。白珠珠心里不自觉想着。又暗骂自己果真是肤浅。只好道:“无聊。你自己一个人在此捉鬼罢,我要回去了。”

  说完跳了下去,向自己的院子走去。男子也不拦她,只道:“小猪看着毛躁,酿的酒倒是勉强过得去。待会儿我再去取点儿无妨罢?”

  “什么,我的酒?”白珠珠气急,难怪香味如此熟悉。“你干嘛偷我的酒喝?”

  “说话真难听。”男子笑道:“天虞山潼煜山主向来对弟子管教严格,灵力低下的弟子更是不准沾酒乱性,这便当作是我的封口费了罢。”

  “你懂什么,这酿酒之法还是山主特别教我的,是助我修炼之物。”白珠珠反驳。

  男子有些好奇,跳下树来,却有些醉酒站立不稳。他靠在树上道:“嗯?喝酒修炼之法,从未听闻。”

  “那只能说明你见识浅薄。”白珠珠不愿与这个小贼多语,见对方灵力高强也不好得罪于他,只好道:“算了算了,你愿意喝便自己去取罢,要给我留一些,新酒还未酿出来呢。”

  见男子又飘上树,唱歌不理她,她便回房了。

  有人免费唱歌助她入眠,确实不错,白珠珠睡得十分踏实。当他付的酒钱罢。

  一觉醒来之后,白珠珠突然觉得周身灵力充沛。疑惑之下,急忙跑去寻燕飞掐架。

  当燕飞一脸震惊,躺在地上捂着胸口问她得了什么神秘仙缘之时,她却迷糊了,难不成,跟昨天那位奇怪男子有关?

  于是她又急急忙忙奔回自家院子,想确认昨天是否在梦游。却真在后院捡到几只空了的酒壶。

  白珠珠有些开心,自己终于有望找到修炼方法。同时又有些失落,如今,到哪里再去寻那男子。

  燕飞走进院子后,便瞧见白珠珠这副悲喜交加的奇怪表情。

  “小白,你在干嘛呢?一早起来就神经兮兮。早课都快开始了,快随我去罢。”

  见眼下也做不了什么,白珠珠心事满满地随燕飞去上早课。一进院子,教习胡师傅熟悉的骂声便传来:“白珠珠,燕飞。你们又迟到。去院角站着。”

  白珠珠和燕飞自觉地走到院角,只见他们站的地方比周围下陷了不少。

  胡师傅整理了一下心绪,和蔼笑道:“今日轩辕少主竹心来我天虞做客。轩辕少主对这阵法之道研究颇深,今日起与你们教学直至今年试炼结束。你们可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

  胡师傅说完,便请上一位身姿挺拔的男子。白珠珠觉得这位轩辕少主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充满希望的柔光,这不就是昨天那位奇怪小贼?

  “是他?”白珠珠喜道。

  “是他!”在她前面的两位师姐转过头来,面含春色地点头回应她。似乎对她的兴奋心情了然于心。

  “女子果真是爱这皮相。肤浅,肤浅也。”旁边的燕飞见她一脸喜色,不禁摇头叹道。

  白珠珠用手揪了揪燕飞无辜的小耳朵,小声道:“笨蛋兔子,他就是那神秘仙缘。”

  燕飞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过了一小会儿,突然惊道:“你们莫不是双修了?”

  白珠珠抓起书卷往燕飞的头上砸去,气道:“笨兔子,少看些凡间话本。”

  这边的吵杂引得轩辕竹心侧目,白珠珠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他笑笑。却见他神态自若,接着讲课,似乎并未认出她来。

  白珠珠有些失望,想他定是喝多给忘了。

  从未觉得上这种晦涩难懂的课,可以这般轻松。白珠珠对于轩辕竹心浪荡轻薄的看法有些改变。只见他时不时双手指空画符,讲课生动有趣,深入浅出地让人容易理解,不似胡师傅只会照本宣科。课时结束后,某人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蚊子都飞不进去一只。白珠珠想,天虞山难得来个美人,怕他短时间是无法脱身了。只得先行离开,稍后再来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猪追仙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猪追仙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