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陶七七2020-02-13 23:373,441

  第一章

  在马车上一待便是半月有余,小白不是吃,便是睡,总算是过上了家猪梦寐以求的懒惰日子。仙人不爱说话,也不爱与人亲近。有时一离开便是大半日,好在总会给她留够粮食。这日子虽说有些无聊,但终是不用再为生死担忧。开朗如小白,十分满足。

  这不,在一个晴朗而无聊的日子,小白做了个梦。

  梦中一片雪白,似乎天地间就只有她一猪。她往前踏了一步,重心有些不稳,往下一瞧,原是用双脚在走路。果然,有着人的认知,连梦里面都想要化作人。

  她满心欢喜地往前跑了几步,四周的绵绵白色也随着出现变化,慢慢开始有了别的颜色。虽说这些颜色并没有绘成确切的轮廓,但她总感觉是在一片山水之间。她又试着往前小跑了几步。这次却无其他的变化。在这朦胧天地之前,却有一种熟悉感,让她安心。于是她靠在一处棕色的地方,席地而坐,闭眼细细感受着。

  似乎过了一小会儿,她便转醒了。这一醒不打紧,四周景象全然变了样,硬邦邦的马车变成了软绵绵的床。苍和却不见了踪影。

  小白顿感不好,这仙人莫不是嫌自己颇为累赘,趁她睡着,便昧著良心,把她重新给卖了?

  脑子里跑马灯般闪过各种可能性,各种画面慢慢融汇为一个声音,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猪蹄一抬,准备奔向美好的新生活。

  “醒了?”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她的胡思乱想。只见苍和手持书卷,单腿屈膝斜倚于窗边软塌之上。

  小白见道仙人,心里松了口气,开心道:“仙人安好。”

  苍和抬手翻书,嫌弃道:“真是一只懒猪,这一睡便是三日。”

  小白讨好道:“这不多亏仙人照拂,略有松懈,略有松懈。”

  苍和放下书卷,朝小白走去,低身把她抱了起来。道:“你一直睡不醒,已是耽误了好些日子。现下随我一同去寻这山间主人罢。”

  苍和的怀抱不似他本人有些清冷,反倒很是温暖,身上有股淡淡的草木香气,让人心旷神怡。小白躺卧俊美仙人怀里,自然有些意乱情迷。心里微微有些庆幸自己现在是只猪,而非两眼迷离的痴女。

  “潼煜你看,你可知此为何怪?”

  就在小白还在胡思乱想之际,苍和把她递给了另一位陌生男子。只见男子一头青发,面如冠玉。比之苍和,神态气质平易近人许多。

  潼煜接过她,翻来覆去看了一下,摇头道:“我所知的豚怪,与你并无二致。再则这小猪看起来就是一般的家猪,不似豚怪。对了,若照你说,这猪仔是不详之兽,到有可能是鱄,出现的地方年年大旱。”

  苍和摇头,道:“若是那妖星所指,定不止于大旱之灾。”

  “莫不是那昆仑虚的凿齿所化?”潼煜突然道,看着小白,如同看着洪水猛兽。

  苍和依然摇头:“虽说凿齿乃上古猪形异兽,武力悍者,但昆仑虚消失万年,凿齿即使活着,也应如昆仑虚一样不知飘在天际何处。”

  潼煜颔首,略微思索,又道:“你几千年来,一直在寻那昆仑虚,或许,这便是天道给你的天机。”

  苍和低头默思,觉得潼煜之话有些道理。当年被封印的上古妖兽,已出世大半,若他那不着调的师傅没有诓他,或许不久便能寻得昆仑虚了。

  潼煜见小白的眼睛在他和苍和之间滴溜直转,不觉有些可爱。捏了捏她的胖脸,笑道:“你忙于杀妖,不如,就把这只白胖小怪寄在我这天虞山修行罢。有我看着,也不至于她来日堕入妖道。”

  苍和想想觉得不错。便将她留了下来。

  小白虽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却明白了重点,她果真被卖了。她把脸从潼煜手上拯救出来,看着仙人即将离去的背影,有些不舍。毕竟这是她的救命恩人,又待她不错,这一来二去相处久了,竟有种被娘亲抛弃了的感觉。她问道:“仙人,不知你何时来接我?”

  苍和转身,没想到她会这般问。他成天忙于探寻上古凶兽,怎能带一只不能作为口粮的小猪在身边。照他的性格本不会理会这样麻烦的问题,但看着小兽一脸期盼的表情,却莫名想起了她求饶时的可怜相。随口说道:“待你能化形罢。”

  于是,成天混吃等死的小白,正式开始了更加无聊的修行生活。

  ------------------------------------------------------

  二十年的日子转瞬即逝,小白成功地从小白猪,变成了白珠珠,一位看起来莫约十七八岁的少女。

  天虞山的众人都道她天赋异禀,二十年修行便可化形。只有她自己知道,师傅们教的修行之法与她几乎无用。她所另辟蹊径的修炼之法,或许特别适合他们猪猪一族,那便是:睡觉。

  回想修行之初,别人静下心来,便可于天地之间汲取日月精华,化为自身灵力。她静心下来便只得呼呼大睡,汲取天地之精华化为自身之肥肉。免不得要遭到无情嘲笑。只是她慢慢发觉,每次觉得平静之时,便会进入那片白色的梦。那些模糊的颜色,一次次,一次次地变得清晰。虽然自身的灵力并无增长,但她的心也在一点一点更为清晰地感知着这个世界。终于在某一天,整个天地清楚地呈现在了她的面前。

  四周景色变得十分清晰。这是一处崖壁之上,天地之间虽有仙气萦绕,却无一花一草,显得颇有些苍凉。大地中间,是一处晶莹碧玉环绕着的水潭,水潭底部各色宝石虽有些暗淡,但依旧掩不住曾今的璀璨,迎着光照,闪着柔和的七彩之光。水潭边上,是一树苍天梧桐,只是这梧桐树似乎已经枯萎了,枝桠上寻不到一片树叶。看着这棵树,小白心里有些不忍,正准备走过去如同之前一样,在树下静思。周围景色却再次变换起来。

  定眼一看,四周景色不是真的在变幻,而是水潭上薄薄雾气将她四周围了起来。这些雾气似乎形成了无数的画卷,其中记载着世间万态。

  小白伸手去摸,这些画卷却似活了一般,跳动起来,如同真人在她面前,演绎着凡间的悲欢离合。

  起先,这些图像很是零碎,她并看得不甚明白。看多了之后,虽依然不懂其中的起承转合,却忽觉天下苍生之不易,径自闭上眼,坐了下来,靠着梧桐树,为天下的苍生低声祈祷着。心里有一团暖阳发散出来,围绕身体,温暖,祥和,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她以为要永远留在梦境里时,却突然醒了。

  由于睡了太久,小白一时反应不过来,脑子里出现了那个终极哲学问题,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只见她昏昏沉沉坐起来,走到溪边,捧着水喝了一口之后,才后知后觉发现,她居然,睡着睡着,化形了。

  别的精怪或许要几十年,几百年,甚至终其一生,都不可化形。这只懒猪,居然靠着睡觉成功化形。一时之间,天虞山各个精怪争相模仿,皆不能成。只得道:猪,果然是靠懒取胜的。

  “小白,小白,苍和上君来了。”远处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由远至近,迅速向白珠珠袭来。一瞬间,一只比狗还大的白色毛绒兔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吓得往后颤了颤,看清是来人后,眼眸半眯,无奈道:“小兔,我总觉得你花费上百年的时间修炼成人形,简直是在浪费生命。”

  小兔又向白珠珠跑了几步,就在离她咫尺之间,化作一位唇红齿白的白发少年,头上还顶着两只白色的小耳朵。或许是因为耳鼠天生淳厚善良,他的眉眼长得十分柔顺,眉如墨画,面如桃瓣,一双褐色眸子总是带着些许笑意,温煦如风。如今那似粉红花蕊般的薄唇轻轻闭着,显示着主人有些不悦。却是虽怒而似笑,他道:“我乃耳鼠一族,不是兔子。你别老叫我小兔。听着软弱好欺,实在不够威猛。若是与其他精怪打架,一上来气势便输了一半。”

  看着单纯的耳鼠燕飞,白珠珠不觉有些好笑。她向来是天虞山战力最弱,小兔或能排到倒数第二。若真与人斗殴,气势再大,也是会被打得屁滚尿流的。她笑着走上前去,摸摸他的耳朵,道:“好,小飞飞,你刚才喊什么来着?”

  燕飞显然没有发觉小兔和小飞飞并无甚区别,笑道:“苍和上君来了,你不去瞧瞧吗?”

  听到这个名字,白珠珠心里漏了一拍。

  自从二十年前被他狠心扔在这里,往后就只见过他一面。

  那是十年前,她刚刚化形,也是这般听说苍和来了。她满心雀跃,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被接走,离开天虞山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却不想,她兴奋跑去,却与其他人一样,只远远见到他一面。

       “可真是郎艳独绝, 世无其二,天人之姿, 潇洒出尘。”她喃喃低语。

  看着身边不仅女子各个面若桃花,激动不已。男子们也都心向往之,无比崇拜。她却不知为何想起了多年前在他怀里的短短时光。她终究不再是那只没心没肝的小猪,而不能免俗地变成了花痴女子。

  “肯定是化形的影响。明明跟这人在同一马车里相处了半月之余也无任何遐想,怎的这下突然中了招。可怕,可怕。”她使劲甩着头,不愿意承认自己被美色所惑。可是接下来,她更不愿意承认的是。苍和似乎把她忘了。他找过山主潼煜后,便走了,走了,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猪追仙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猪追仙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