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陶七七2020-02-09 20:223,165

  第二章

  “我要出山。”

  这一次,她与燕飞来的慢了些,连某人的脸都没有看到。当再一次被苍和遗忘之时,白珠珠终于彻底放弃了默默地等待出山的机会。

  此刻,她双手叉腰,如母夜叉般站在正在悠闲喂鱼的潼煜面前,宣布着她奔向自由的第一步。

  潼煜被她的大嗓门吓得手一抖,鱼食儿掉了一大半进池子里。他怕这些宝贝疙瘩给撑死了,想要伸手去捞,却又见有人在,不好损了自己天虞山主的仙人之姿。

  权衡之下,只得作罢。转过头来,正有些不悦,想要理骂一番这罪魁祸首,却看到他天虞山最可爱的小猪猪正撅着嘴,叉着腰,似乎比他还要生气。

  “我的小猪猪,瞧你这要吃人的模样,莫不是中了邪?快些跟我念清心咒,可别堕了妖。”潼煜嘴巴念着什么,闭眼不看她。

  白珠珠见他又顾左右而言他,一副视她为无物的样子,无奈地走上前去,左右拉扯他的袖子,撒娇道:“山主大人,您就放我下山去吧。我又不是老虎,我是一只灵力低下,威慑全无,生性良善的小白猪,不会给您和天虞山惹麻烦的。”

  潼煜睁开一只眼,瞄了她一眼,正经道:“正是因为你武力低下,难以自保。我才不能放你下山。你若伤到自己可如何是好。我可是会心疼的。”

  白珠珠拉扯他的力度更大了,道:“正是因为我天性愚钝,见识浅薄,才会在修行一事上停滞不前。您看,别的精怪化形后便会下山历练。或是感受人间百态,修炼心志。或是降妖除魔,打怪升级。我都化形十年了,却从未离开过天虞山界,如何能提升自己,又如何为天虞山争光?”

  潼煜被她扯得头晕,睁开眼,抓住她的猪蹄不让她再晃悠,道:“小猪猪,你可是苍和上君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好好照看的小宝贝。若你有半点闪失,我可怎么跟苍和交代。”

  又是这番言辞,想她被这番话骗了不止万遍,气到:“他根本就不记得我了,才不会管我死活。休想再诓我。”

  “你怎会这般想?苍和昨日前来,还提到了你。”潼煜这般说。

  白珠珠自是不信,却压不住有一丝好奇,斜眼看他问道:“他如何说的我?”

  潼煜笑道:“当然是问你吃得可好,睡得可好,过的可还习惯,心情可还愉悦。”

  这番啰嗦连天却“不失温暖”的老妈子式问候,怎可能是那清冷之人说出的话。白珠珠自然是不信。不言不语地看着潼煜自导自演,脸色越加难看。

  潼煜自知编谎话并非自己之强项,清清嗓子,转身故作严肃道:“他就是这般说的,信不信由你,反正你不可下山。好了,本山主要休息了,你且退下吧。”

  即使苍和提到了她,却也并未提到何时带她走。若是他一直不来找她,难道她要终生被囚禁于这深山之中吗?

  思及此,便觉可怕。她双手抱臂于胸前,狡黠笑道:“若是山主不准我下山,我就只能无聊地天天来帮山主喂鱼,浇花,逗鸟,给古物宝贝拭灰……我是不是很乖很懂事?”

  白珠珠每说一个词,便见潼煜的双肩微微地抖动。似乎他的心肝宝贝们此刻正在被这小猪拱着。他拉苦着脸,若是这小猪猪真的毁了他的心肝宝贝们,他定要苍和百倍地赔给他。他无奈地转过身来,笑道:“小猪猪真是懂事。这样罢,若你能在半年后的灵力试炼上,排到前一百。我便准你与景云一同下山镇妖。如何?”

  “前一百?”白珠珠下巴差点脱臼。天虞山上精怪上千,除了还不能化形的宝宝们,她大概能排到一千。还是那些初化形的精怪不参与斗殴的情况下。

  潼煜正色道:“必当如此,才能保证你在山下的安全。若不能达到,便乖乖在山上修行罢。”

  潼煜说完后,无论白珠珠再如何泼皮耍赖,也不再松口。无奈之下,白珠珠也只能期望自己能多做美梦,在梦里寻找突破,创造奇迹。

  三月之后,被现实打败的白珠珠有些丧气。倒不是说她进步全无。至少现在,她可以跟燕飞堪堪打个平手。

  “哎。”她叹气,拿着一只狗尾巴草,在地上画圈圈:“看来本猪此生于那广阔天地无缘咯。”

  燕飞摸摸她的头,安慰道:“其实山下也无甚有趣之事。无非就是人多热闹些,各式玩意儿新奇些,零嘴花样不同一些,不用天天早起上早课罢了。不去也罢,不去也罢。”

  白珠珠瞪着燕飞那大大的,清澈的,又带着满满真诚的眼睛,一股子无名火无处发泄,只好更加用力地虐待可怜的狗尾巴草。她很是郁闷道:“你说我俩半斤八两,为何山主偏偏就不让我下山。”

  燕飞手托下颚,认真思索一番,道:“山主应是十分疼爱你。想我上次随师兄们下山镇妖,就是因为修行太浅,拖累了师兄们,还差点葬生于蛇精口腹。幸得景云师姐路过相救,才没折了小命。回来之后便被罚五年之内努力修行,不得再次下山。你比我尚且不足。下山着实危险。”

  果真如他所说吗?虽然听着像是个完美借口,但白珠珠总觉得事情并非这般简单。可恨当年她太小,早不记得苍和与潼煜说的那些关于她的话。

  “此刻闲着也是闲着,不若,我们去刺探敌情?”燕飞见她实在有些气馁,提议道。“我听说今年入百名的奖赏十分丰富,竞争较往年尤为厉害。我们去看看罢。”

  听燕飞如此这般说,白珠珠更觉得这其中有潼煜的阴谋。

  后山某比试场,两只灵力低下的小怪,躲在角落拥在一起,瑟瑟发抖。

  太凶残了,太残忍了。来到这天虞山二十多年了,白珠珠还是第一次在练习阶段,便见到有人被打得头破血流。这灵力试炼年年都有,并不稀奇,每年都如友谊赛一般。今年如此这般竞争激烈,潼煜这只狐狸,到底是为何如此害怕她下山。

  “嘣——”一只被打回原型的老虎砸在燕飞与白珠珠面前。

  老虎大口呼着气。白珠珠觉得若是他的对手下手再狠一些,他可能几个月都下不了床。

  白珠珠从口袋里摸出一颗丹药,喂老虎吃下。才见他慢慢化为人形,嘴角还在冒血。

  他勉强笑道:“多谢师妹,他日定十倍奉还。”

  白珠珠摆手道:“师兄不必客气。只是不知为何今年竞争如此激烈。”

  虎师兄神秘地左顾右盼,小声道:“此事只有少数有望夺得名次的师兄弟们知道,你们听了可别外传。”

  白珠珠燕飞点头如捣蒜。

  “这次的前一百名,能得到山主用五彩宝鱼与各式珍贵药材熬制的鱼羹一碗。食之,增岁五百年。”

  白珠珠听后,差点没当场失控,咒骂出来。上古时代的妖魔鬼怪寿数大多超过万年。如今,哪怕是血统优异如龙族潼煜,也不过几千年的寿命。而她跟身边这只耳鼠都不知道能否活过五百年。

  这老东西平日里对他那一池子宝贝鱼儿可算是比亲儿子还爱护。这次真是下了血本了。

  “砰!”又是被打飞的声音。燕飞与白珠珠还在震惊之中,没回过神来,眼看就要被砸到。只见一席蓝衣飘过,接住了那人,稳稳地落地。

  “多谢景云师姐。”那位师兄见到景云师姐,鼻青脸肿的大脸,瞬间如沐春风,似乎忘了疼痛。

  景云师姐见那位师兄没事,又转过头来,对着白珠珠与燕飞莞尔一笑,温柔道:“没事罢。”

  声音如佩玉相碰般悦耳,又似清泉般干净柔顺。她原本生的清秀,面若秋月,眉若细柳,却因她身材高挑,华发高高束起,反倒生了一些飒爽英姿,让人可亲,可敬,见之忘俗。

  燕飞与白珠珠皆看着她傻笑,忘了回应。她见二人无事,笑笑,转过头去对众人道:“天地灵宝,长寿之果,虽是难得,过于依赖却会失了修行本质。甚至堕入邪道,大家莫不可为了身外之物伤了和气。”

  她声音不大,却铿锵有力地传进在场每一个人耳里。

  寥寥几句,倒是提醒了众人。若是灵力不稳,乱食增寿之物恐会适得其反,导致修行根基不稳,从此便只能依靠外力。那些妖物便是如此,靠汲取他人生灵快速增长灵力和寿命,最终只会害人害己。

  眼见场内平和了许多,景云便不多做停留,往潼煜所在的殿宇去了。

  白珠珠心里佩服不已,更多的当然是有些暗自窃喜,潼煜那只老狐狸,下了血本的圈套,却被自己最得意的弟子轻易给破了。肯定是要肉疼几天的。

  不过就算破了又怎样,这都似乎跟她没有关系。毕竟她怎么看都没有机会跟这些弟子们交手。于是,她比之前更加沮丧地回了自己的小木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猪追仙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猪追仙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