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令人向往的权力
阿由2020-10-07 21:161,365

  此话一出,沐以柔心里是真的慌了,要是九千岁不在的话她还可以用法子赖掉,可现在这人就坐在堂前,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阮姨娘到底也是比沐以柔多吃几年盐的人,她立马跪着来到沐遥面前,哀求道:“二姑娘,您不要随意捡着一包药就推给柔儿,柔儿再怎么也不会自己吃药来陷害您的,定然是有人有意设计的,您不要上了这当啊……”

  话音落下就听着傅译禾不耐烦地说了一句,“得了。”紧接着他看向左边一个俊朗不凡着蓝衣的小太监道:“常在,带人问问那个叫翠儿的,看看她那日到底有没有丢这一份东西。”

  那个叫常在的小太监行礼后,带着两个人便下去了,愣是连问都没有问过沐覃一句,如同在逛自己家一般。

  随着等待的时间越久,沐以柔的心就不安的厉害,她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正当这时,那一抹蓝色走来,远远的还能看见他身后的两个太监拖着个什么东西。

  待他们走进正厅后,看到那两个太监手上满身是血的翠儿,沐以柔一屁股跌在地上,阮姨娘看着那已经狰狞的翠儿,着实被吓了一跳。

  见着此般模样,沐覃怒声道:“千岁爷这是作何!”

  常在瞥了一眼沐覃,轻飘飘地道:“什么时候侯爷也能对着千岁爷大呼小叫的了。”

  这一句话硬生生把沐覃心里的怒火压了下去,两个呼吸后,他慢慢冷静下来。

  傅译禾修长的双腿从那人凳上放了下来,翘起二郎腿道:“如何,说了吗?”

  常在恭敬地回道:“起先还不认,后才招了,是三姑娘吩咐丢的。”

  “哦。”傅译禾尾音一扬,眉梢一挑,伸手拄着腮饶有兴致的看着沐以柔,“三姑娘,你诬陷你二姐的证据摆在这儿呢,可还有得说?”

  他眼里似有似无的笑意给他添了些些惑魅,那慵懒的模样更是有着道不尽的美。

  但沐以柔根本没工夫去欣赏,她眉目瞪大,僵硬的摇着头,“不,不是我做的,我没有诬陷她,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说着她看向沐覃,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爹,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定然是那个翠儿诬陷与我的。”

  听了这话,阮姨娘心里一惊,迅速起身一巴掌打在了沐以柔脸上。

  “逆女,你在说什么胡话!”

  沐以柔显然是被打懵了,她瞪大眼睛含着泪看着自己的母亲道:“姨娘,你打我作甚,分明就是那个翠儿诬陷我……”

  “放肆!”说话的是常在,就见他眯着眼看着沐以柔,“莫非三姑娘是说我们屈打成招?”

  阮姨娘是慌了神了,她方才打女儿一巴掌就是防着九千岁的这话,那知自己女儿这么不开窍,偏生又给提了出来。

  心里一横,阮姨娘又一巴掌扇在了沐以柔的脸上,跪在地上道:“千岁爷,柔儿还小,不懂事,绝对没有这个意思的。”

  傅译禾听了这话,也没看那阮姨娘,直起身细致地拿帕子擦着手,慢条斯理地道:“那么合着这意思是却有其事了?”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阮姨娘觉得这九千岁就是来找茬的,实在没了办法,她求助地看着沐覃。

  沐覃眼神一凝,望着傅译禾道:“千岁爷想如何?”

  这话一出就是换一种方式承认了,也代表着即使如此他还是偏袒沐以柔的,沐遥心凉的不行,如沐覃这般冷血绝情的父亲,世间也怕是难得一见的了。

  傅译禾浅浅一笑,那模样美得无法用语言去描述,就看着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在茶杯口打着圈,“我朝律法云,庶子谋害嫡子,杖五十,妾室以下犯上赏朝霞三十下,带下去吧。”

  轻飘飘的这一句,就这么轻易的定了二人的罪,这是沐遥第二次清晰的感受到权利,她垂下眸子,敛下眼里的向往和狂热。

  有朝一日,她也要如这九千岁一般,坐上权利的制高点,让这个世间无人再敢欺辱她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督主美又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督主美又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