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沐以柔被打
阿由2020-10-07 21:161,023

  听了这话,沐覃心里一沉,他看向傅译禾道:“九千岁,这罚的未免太重了些,那以下犯上也是不存在的,您可别乱扣。”

  傅译禾手上动作一停,那双凤眼看了看沐覃,后又看向地上的沐遥,悠悠道:“小丫头,你来说说,那个上不得台面的下做东西到底有没有以下犯上。”

  他那慵懒又带着丝丝凉意的声音落下,沐遥就感受到了来自三方的灼热视线,不用看也知道是她那便宜爹,阮姨娘和沐以柔。

  自己很想就这么狠狠踩阮姨娘一脚,要知道朝霞实际是拿板子打脸,三十板下去这阮姨娘轻则毁了脸,重则恐怕要被打成傻子了。

  虽然她真的无比乐意看到这一幕,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目前还要靠着侯府,不能把事情做这么绝。

  说着,她怯懦的望着傅译禾那双极有穿透力的黑眸道:“没……没有……”那样子竟是要哭出来了。

  傅译禾眼角一挑,“你说没有,那便没有吧。”

  说完他悠悠地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今天这出戏本督看的很是愉悦。”头一转,他看着常在,“你盯着把这刑罚结束了在回来,顺便给本督将九悦阁的糕点买来,照老规矩一样一个。”

  说着也不待回答,带着人就慢慢地走了。

  “恭送九千岁。”沐覃说着,但沐遥能听出他的咬牙切齿,想必他这爹也是恨透了这傅译禾的。

  傅译禾走后,常在冷漠地看着那如花一般娇美的沐以柔道:“走吧。”说着他身后的人就想来拖沐以柔。

  沐覃见状堆着笑脸走进常在,递了个眼神给德安,德安立马会意从怀里掏出一个锦袋递给常在。

  那知常在看都没有看一眼,瞥了一眼沐覃冷冷地道:“侯爷怎的也学会这些下作把戏了,莫不是身边的人是下作身份,做多了上不得台面的事情,侯爷也跟着染上了。”

  常在说的时候可是一直看着这阮姨娘,那意思明显的就差指着阮姨娘了。

  就见着沐覃的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了,沐遥在一边看的起劲儿,他这父亲最是好面子,方才被九千岁压着已经很没脸了,现在又因为这阮姨娘的事儿被一个小太监戳脊梁骨……

  越想,沐遥便觉得今日着九千岁来的到真好,她今日的目的本就是想松动松动这沐以柔母女两儿在沐覃心里的形象,日后才好办事,那知这九千岁竟然送了这么大礼给自己。

  如有机会,这落水狗定然是要痛痛地打的,今日自己这父亲听了这些定然是对阮姨娘有了些许隔阂,现下虽然放过了她,但只要她让这隔阂的种子生根发芽……

  想到这里,沐遥眼里闪过一丝狠意,她定是不会轻易放过这人的。

  沐以柔就这么被小太监拖到了院里,常在挥了挥手小太监就把凳子架好,拖着沐以柔趴下去。

  在接触到凳子板的一瞬间,沐以柔慌了,她哭着喊到:“爹爹,救我,我不要被打板子,爹爹,我害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督主美又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督主美又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