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和她的相遇(二)
阿由2020-10-07 22:43966

  她是商人,干什么都喜欢往远看,这丫头说是来合作,实则不过是找个地方卖东西接活换银两,她自是不会缺这钱,她看中的就是她这手艺,她手下只有容音一个挑大梁的,容音的绣艺更偏向京绣,东西华丽富贵但只适合做宴会的华服,像往日的常服,容音就有些收不住手,看着虽也好,但是比起她绣出来的华服确实差上些许。

  反观这丫头的美人图,正反两位美人一人衣着华贵大气,一人素雅端庄,服装纹饰的搭配也是恰到好处,她的彩衣阁是她名下的大产业,关注点自然多是在这衣服身上。

  从最基础的针法到配色再到细节的处理,不夸张的说这是顶好的,包括她绣的那个小版的自己,她把当日自己穿的那一身桃红色绣繁花蝴蝶的图样改成了祥云仙鹤,看着倒是比之前的出色不少,整件衣裳也亮眼了起来。

  她很快就应下了这个事情,只不过出点小钱,却可以换来更好的名气和更宽的商路,而且这丫头说的限量款也有趣,她说绣衣物的话从她手里出来的就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她只绣这么一件。

  这话虽然听上去狂妄而且不切实际,但她立马就嗅到了银钱的味道,若是普通绣娘说这么一句话那定然是笑话,可对于绣工出众的人来说这个是大大的不同的,人家功夫好底气足,每一件拿出去都是精品。

  而且这京城是什么地方,一砖头砸下去十个有八个都是有身份的,有身份的人自然是最爱与别人不同的东西,这种限量的东西只要她推广做得好,不愁没钱赚,加上这丫头也还年幼,自己再赚个几十年是肯定没问题的。

  这丫头也是狡诈,也没让自己口说无凭,非立了字据,一条一条的写下来,敲定了她在这挂个名,她们不得干涉她后才安了心。

  这丫头走后自己总觉得那里不太对劲儿,直到晚上她才猛然想起她们字据上写的名字。

  沐遥,这可不是那定远侯府没地位、没才华,又蠢笨的嫡小姐么!

  传闻她是长了一张奇丑无比的脸,所以这定远侯才一直不让她参加任何宴会,打小就没多少人见过她,这都及笈了快半年了,连提亲的人都没有。

  而且定远侯也是出了名的宠妾灭妻,大夫人沈若薇当年可是京城里出了名的名门闺秀,父亲官拜户部尚书,母亲又是余太师府的嫡长女,当年上门说媒的都快把沈府的门槛踩烂了。

  可惜就可惜在沈若薇分明是这么一个好出身,好名声,偏生会喜欢上当时还只是正五品宁远将军的沐覃,为了嫁他又哭又闹,后来一气之下更是与沈家断了联系,这一来就是二十年。

  定远侯当年娶沈若薇的时候那决心可叫一个感人,现在对比后又是何等的讽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督主美又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督主美又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