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和亲
六月游鲤2020-07-17 11:561,195

  “小诺儿你真的不去青云峰了?”言淮斜靠在案前,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本奏章,闻言并未抬头“嗯?你终于想好不要它了?”苏子清一时语塞,无语望天,对呀,他怎么就忘了,这小祖宗当年离开的时候发过誓,她要在上青云峰,必定血流成河伏尸百万。

  这青云峰是师傅的故居,自成一派,隐世独居。青云峰虽只是一座山峰,但山上奇珍异宝无数,更有数不清的能人异士,这些东西和这些人都听从青云峰的峰主调遣。

  自师傅过世后,青云峰的峰主就由他来继承,只不过他云游四海,居无定所,久而久之,青云峰便分裂出几派人分庭对抗,饶是他,也在难分出精力去管理青云峰。虽不知当年究竟发生了何事以至于这小祖宗连看都不愿去看一眼。

  对于师傅死后发生的事,她是绝口不提,如果不是她当年发下的毒誓还有如今的强硬态度,恐怕他至今以为,当年的那个小师妹在同往常一样与他们开玩笑。

  自师傅和那人走后,那个被两人从小宠到大的小师妹再也不见了,即便如今的她依旧是当年无拘无束,肆意妄为的姿态,甚至与从前相比有过之而不及,即便她还是笑,可是举手投足散落的不是对生活的潇洒,而是对生命的挥霍,如今的她,所做之事所见之人,皆为飘渺,去留随意。

  如今的她仍然在笑,只不过她笑并非像从前那样计算着怎样整蛊师兄弟,而是充满算计。从前她的笑容,是对心情的诠释,而如今她的笑容,已是血雨腥风最好的屏障。

  常言道,惊鸿一回眸,北离已易主。

  回想那人活着,也是一位惊才艳艳,如同初生骄阳般耀眼,即便不做什么,人们也定然会先注意到他,只是如今,到底是不在了。

  苏子清叹了口气,没再说下去。

  他看了看言淮手上的奏章,想到了什么。说道:“小诺儿,王乾他……”言淮闻言手中的笔一停,她抬起头看向苏子清:“师兄,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三年来他们过得够安稳了,我让他们多活了三年,是我最大的退让。师兄……他们该死。”

  “小诺儿,他们是该死,但也绝对不是现在。”苏子请郑重的说。言淮眯了眯凤眸,没说话。

  泱辰,喻王府

  一身白色衣衫的轩辕纯熙坐在桌案前,轻轻翻动着一些书卷,莫一站在他面前“这北离摄政王是个奇人,才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就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变成了如今的摄政王,其背后的手段和心机不可小觑,但是这位北离摄政王行事却难以琢磨……”莫一顿了顿,在思考用什么样的语气来告诉轩辕纯熙,半晌开口“说是不争不抢,但他却是将北离的权力霸道强硬的把控在手中,说是一手遮天也不为过,可若是说他野心勃勃也不怎么恰当,这位摄政王的随性像极了主子您……”说完莫一好像意识到自己编排了主子……刚想请罪,就看见轩辕纯熙嘴角微微上扬,看了看手上的卷宗说“若是不奇怪不难以捉摸就不是他了。言小九啊还是一点没变”

  莫一继续问到“主子,您既然已经找到了言小公子,那该如何去找他?”轩辕纯熙眯了眯眼放下卷宗,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一字一顿道“和、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