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御神子
小也大成2020-11-01 20:363,533

  (日本商会)

    在层层武士的守护下,伊藤星野走进平日里休憩的房间,不过这看似普通的房间可以说是密不透风,甚至有很强的隔音效果,伊藤来到摆满文物的博古架前,打开放在第二层的一个精致木盒,木盒内是一块镶嵌在六芒星内的晶莹红玉项链,幽幽的散发着暗红色的光。

  伊藤星野把红玉佩戴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词,只见口中的咒语在空中组合成六芒星的形状,并开始慢慢转动,最终平移到房间正中的位置停止,高度与伊藤腰间相平。

  “伊藤君,你好像迟到了。”空灵的女人声音在六芒星阵上响起。

  “御神子,这次又有什么事情?”伊藤看着空无一物的六芒星阵,语气也并没有太多的客气。

  “看来伊藤君今天的心情不太好啊。”御神子似乎有意的刺激道:“不要忘了,你心里想什么,我可都是知道的。”

   伊藤星野嘴角轻蔑的一笑,缓缓摘下金丝眼镜的瞬间,一名身穿白衣、襦袢和绯袴,脚穿白足袋和红纽草鞋的妖艳女人便显现在六芒星阵上,白色檀纸扎起长发,头上戴着花簪子,手持神乐铃和桧扇,话说这扇子一面是金色一面是银色,代表着阴阳两道。

   “我也可以让你以后什么都不知道。”伊藤一点点握紧胸前的玉石。

   “伊藤君,我现在可是受你父亲之命前来的。”御神子突然有些紧张,“以后我会控制一下自己的能力。”

   伊藤星野很清楚御神子是父亲的心腹,自己自然不能轻举妄动,只是他很不喜欢被别人看穿一切,他本应该是无坚不摧的,不能有任何的软肋,不过御神子也明白伊藤有能力让自己永远消失,况且他为人冷血,所以在紧要时刻还是不会触怒伊藤的。

   “说吧,我父亲交代了什么事?”伊藤冷冷的问道。

   “现在有比找回被封印的2号灵宿更重要的事。”御神子打开桧扇,妩媚的轻扇着,“今天星辰异象,万灵躁动,看来七煞魔灵即将出世。”

   “这么快吗?”伊藤不是没有做好随时降服的准备,而是父亲才派他来到隆化没多久,跟伊藤六和也还没有好好叙旧。

   “原本我也是觉得还需要一些时日,不过就在今天,神乐铃突然感应到这魔灵的力量愈发强烈,恐怕是要冲破封印了。”御神子略有所思,“为什么是今天呢?”

   “地点?”伊藤问道。

   御神子摇摇头:“感受不到准确信息,因为这魔灵之气笼罩在整个县城,所以无法做出判断。”

   “我知道了。”伊藤缓缓戴上眼镜,御神子逐渐消失在视野里。

   “那我先退下了。”被眼镜遮挡住身影的御神子,合上桧扇,“一定要小心,七煞魔灵可不比平日里的小妖小怪,它可是上古神域的万灵之祖。”

    伊藤星野摘下项链,放回木盒内,转身坐在藤椅上,陷入沉思。

  (周公馆)

   周麟被青木带回周公馆后才知道,刚刚是绿萝及时通知了青木,更重要的是,周老爷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以为青木带着人在张罗晚上的生日宴,所以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周麟仿佛获得重生一般的兴奋。

   “好你个青木,现在开始捉弄我了啊。”虽然得知这个好消息,但是想到刚刚自己那副怯懦的样子,不禁有些怨气:“说,怎么惩罚你?”

   “少爷,只要您能安全回来,青木任凭处置。”青木对周麟一向言听计从。

   “好啦,周麟,刚刚如果我不在的话,那你可就危险了。”山鹰掐着腰,“多亏了青木及时出现,他也是吓唬吓唬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冲动。”

   “哼,他最近跟我爹越来越像了,一点都不理解我。”周麟傲娇的仰着头。

   “要我看啊,最了解你的人就是他了。”山鹰手指敲了一下周麟脑门,“你的命值得他以身犯险。”

   原本就沉默腼腆的青木,此刻经山鹰这么一说,更是把头深深低了一下,耳根处泛起了红晕。

   “哎,青木瓜,你去帮我那些姨娘们张罗一下生日宴吧,谁让你最了解我,知道我喜欢什么呢。”周麟转身看向窗外,“灵泽哥,怎么在外面?”

   “还不是因为它。”山鹰说着,顺势指向早已睡得香甜的绿萝。

   “对啊,灵泽哥对猫过敏。”周麟一拍脑袋,“我怎么把这个事给忽略了,他在外面可别把自己冻个好歹,师父要是知道了,非得杀了我。”周麟一边说着,一边冲出房门。

   图门灵泽站在八卦形水池旁,看着足足有5米高的纯金麒麟像发呆,他发现早已结冰的水池在一点点化开,甚至水下面还会偶尔传来几声诡异的叫声,图门灵泽有些疑惑,不过转念一想,或许是水池内养着什么活物吧。

   正当他抬头望向麒麟时,只觉得身上被盖上了一件袍子,原来是匆匆赶来的周麟为他披上的。

  “灵泽哥,不要在外面了,我家这么大,随便在哪里休息都可以。”周麟一脸紧张,“绿萝只会在我房间,它别的地方都不会去的。”

  “我没那么虚弱的,平日在寨子里,我也会在外面转转,要不然岂不是憋坏了。”图门灵泽笑着的说道:“你们啊,都是被我哥给吓的。”

  “谁说不是呢,主要没人敢惹他。”周麟赞同的说着,“不过你也在外面有一会儿了,回去吧,山鹰哥都想你了。”

   图门灵泽点点头,两人正准备回去之时,不知从何处刮来一阵邪风,正巧把图门灵泽头上原本有点松的发带吹开,不偏不倚的落在水池内的冰上。

   “我来。”周麟还没等图门灵泽反应过来,就俯身在水池旁,猫着身子伸手够发带。

   就在手指触碰到冰面的一瞬间,周麟竟突然感到一股暖流从手指传遍全身,紧接着就像刚刚完成剧烈运动一般,血液仿佛都在随之沸腾,心脏也加快了跳动,周麟顿时感觉有些透不过气,眼前变得模糊,耳边传来陌生男孩痛苦的哭喊声。

   周麟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水池里自己的倒影正睁着深邃的大眼邪魅的笑着,然而这个人像自己却又不是自己,长相虽然一样,但他有一头散乱的长发,一副邪恶愤怒的表情,一双充血的红瞳仿佛在吸引着自己进入那无底深渊。

   周麟整个身体一直保持着俯身的姿势一动不动,一旁的图门灵泽感觉有些奇怪,拍了一下周麟的身体问道:“周麟,你怎么了?”

   被图门灵泽这么一拍,周麟好像睡着一般突然惊醒,而水池内的倒影也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模样。

   “你的发带。”周麟起身递给图门灵泽,“我刚刚好像产生幻觉了,估计最近的事情比较多,没有休息好。”

   “你这是没休息好吗?你根本没有休息吧。”图门灵泽一语道破:“不要觉得年轻就能随意挥霍身体,一旦身体不行了,再好的药都不能挽救的。”

   周麟一把抱住图门灵泽的胳膊:“嘿嘿,没关系的,不是还有你嘛,你可是神医中的神医。”

   “你啊!”图门灵泽一脸宠溺的看着周麟,“今晚上都有什么节目?”

   “还不清楚,听说我父亲说,好像请了戏班子,主要是他和我姨娘们喜欢。”周麟挠着头,“不过应该也会有一些其他节目,我让青木去办了。”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走向公馆,周麟没有注意到,他腰间的麒麟白玉坠正在隐隐发着红色的光,水池内的植物也由冬日里的枯萎逐渐焕发生机。

  (千机堂)

   隆化是一个多山的县城,四周被群山环绕,风景优美,尤其是在这多雪的冬季,不易融化的冰雪,更是把山河装扮的银装素裹。

   在这南面的黑虎山上,有一处不易察觉的山路,他不像是平日里百姓上山耕种的平坦大路,反而是有些崎岖的小路,程六和坐在他的私家车内,颠簸的道路让他有些不耐烦,于是点燃一支香烟,出神的望着车窗外的景色。

   走了半个时辰的山路,车停在了一座如同道观的房门前,牌匾上写着“千机堂”。

  程六和走下车,示意司机不用跟上,一个人走入已经打开的正门。

   院内的景象,不禁让程六和有些震惊,随意摆放的骷髅,地上不同瓶瓶罐罐内的动物标本,甚至还有人类的,水池内种植着形态各异叫不上名字的怪异植物,山脚下还有一些被铁链拴着的诡异怪兽发出低声嘶吼,这里就像充满邪恶的地狱一般阴森恐怖。

   正在程六和犹豫之际,一只红嘴山鸦突然飞向他的眼前,用有些聒噪的声音喊道:“美人来啦,美人来啦,跟我走,跟我走。”

   程六和有些反感的点点头,跟着它走入一扇早已打开的房门,房间内的风格却和外面形成鲜明的反差,精致清新,甚至还略带着几分沁人心脾香气。

  程六和眉头微锁,环顾四周,还没有看清迎来的人是谁,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人揽在胸前。

  “六爷,你终于来了。”一声妩媚的女人声响起,伴随着声音的,还有她那柔软的身体贴向程六和,略带撒娇的说道:“果然比女人还要美。”

  “我要找的可不是你。”程六和对眼前的旗袍美女似乎并不买账,一个利落的转身便从美女怀中脱离。

  美女妩媚的顺势坐在椅子上,轻抚几下挽起的波浪纹发髻后,优雅的用手指点了点桌上备好的茶水,只见红嘴山鸦落在肩头,“你怎么知道要见的人就不是我呢?”

  说时迟那时快,美女话音刚落,刚刚手指沾上的水滴便飞速的弹向程六和,只见程六和嘴角轻扬,打开手中的折扇挡下,随即折扇飞旋而出,与相继袭来的杯盖相撞后,把杯盖托在扇面上,继续旋转到美女手边。

  “美女,凡事都要小心啊,你的杯盖这么值钱,可不能浪费了。”程六和一脸邪魅的看着这个旗袍女人,心中也在猜测她的身份。

  “我不喜欢的东西,就不想再看见了。”美女看着已经被毒液腐蚀的扇面轻描淡写的说道,“红焰!”

  说完,只见她肩头的那只红嘴山鸦飞起,张开大嘴喷出烈火,瞬间连扇子和杯盖都烧成一堆灰烬。

  “不好意思,六爷,不小心也毁了你的东西,算我欠你的哦。”美女抛着媚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渡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渡使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