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四大笑话
翳桑饿人2020-02-16 17:162,782

  押龙寨,雄踞三百里押龙岭之上。

  在北方绿林之中乃是数一数二的大寨子,寨中啸聚了近千名好汉,其中不乏各门各派的武功好手,寨子的六位当家更是武功卓绝,各有千秋。

  押龙寨人虽落草为寇,但从不欺压良善,不但平素劫富济贫、除暴安良,而且急公义、重承诺,常常主持一方公道,押龙岭一带方圆百里之内若有不平之事,寨子里的人往往拔刀相助,深得百姓之心。北方沦陷于金国之后,押龙寨更是一力抗金,劫杀金兵,因此在天下武林之中声望也是极隆。

  其时天色已晚,田庆芳吩咐寨中备好了酒席,设宴招待辛弃疾一行。席上,包括姚延在内的五男一女六名当家悉数前来作陪。

  辛弃疾心下暗暗留意。

  不过,在进入寨子后,那道目光再未出现过,但辛弃疾总感觉有个人在暗中一直窥探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对方不发难,他也只好以不变应万变。酒过三巡,大家自然谈起了方今天下之势。

  这一年是宋高宗绍兴三十二年,离靖康之难已有三十六个年头,金人占据长江以北也已有三十六年,北方豪杰之士不甘国土沦亡,时常自结义军,兴兵抗金。

  绍兴三十一年,野心勃勃的金主海陵王完颜亮巡察金境,在江北登临南眺,挥笔写下了“万里车书一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的狂妄诗句,随后集结百万重兵,大举南侵,意图投鞭渡江,消灭宋廷,一统天下。

  由于军事需要,金国在兴兵前后不但对北方汉人横征暴敛以补给军饷,更大量征发汉人作为劳军民夫,汉人不堪金人的严苛压榨,纷纷揭竿而起,奋起反抗。

  其中,山东济南好汉耿京聚众十万,声威浩大,四方义士纷纷前来投奔,同在济南府的辛弃疾也于此时拉了两千人的队伍投入耿京麾下。

  辛弃疾武功高强、作战勇敢,屡立军功,更难得的是他又精通文墨,文名远扬。文武双全的人才在义军中尤为难得,因此他深得耿京信任,任命他为军中掌书记,成了耿京所倚重的左右手。

  中原义军抗金无非是为了复兴大宋,耿京见义军气候已成,便派辛弃疾带人前往南宋朝廷所在的临安,献表觐见,愿意听凭大宋调遣,以期形成对金人的南北夹击之势。

  田庆芳等人听辛弃疾说起一路上与金兵的连番激战,过关斩将,拍手称快。

  田庆芳捋须微笑:“说起来,金国也曾派人前来寨子劝降,被老夫痛打一顿赶了回去,后来他们又几次派兵来攻,不过老天保佑,我这小小押龙寨倒也都撑了过去。我们绿林中人虽然不懂家国大事,但一点血性还是有的,怎么会沦落到认贼作父,为虎作伥?”

  寨中二当家冯步经忽然道:“如果人人都是如此,那咱们赶走胡虏、恢复汉人江山也就指日可待了。只可惜,武林中还是出了不少败类,贪图一时的荣华富贵,变节投靠金国作了走狗!”

  辛弃疾叹息道:“二当家说的是,这些年的确出了些不知羞耻的武林败类,甘心供金人驱使,我在北方,这样的人也着实见了不少,真是令人郁愤。”

  冯步经道:“据说金国朝廷还从这些武林败类中选了四个人,册封为天下四大高手,其中只有一个是女真人,其他三个倒都是汉人!”

  田庆芳抿了一口酒,捋着胡须道:“这个所谓的天下四大高手,我也有过耳闻,听说这四个人是一刀一枪一拳一掌,金狗对他们颇为看重,还给他们每个人起了绰号,叫什么‘飞凤刀、惊龙枪、霸虎拳、天鹏掌’。”

  “岂止如此!”冯步经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卷纸,一边说:“前几天我去岭下的镇上,抄到了这首诗,我读给大家听听。”

  他将纸卷展开,清了清喉咙,读道——

  彩凤凌霄飞双翼,

  惊雷响震见游龙。

  威霸九州怒虎啸,

  傲视云天万里鹏。

  辛弃疾听了这首诗,哑然无语,低头喝了一杯酒。

  田庆芳“哈”地一乐,问道:“二当家的,你拿的这首诗,又是凤又是龙,又是虎又是鹏的,莫非就是在说那金国所谓的四大高手?”

  冯步经道:“不错,这是金狗让不知哪个软骨头文人给写的一首歪诗,对他们的四大高手不遗余力地吹捧,还得意洋洋地到处宣扬,编成歌谣在江湖上传唱,简直要把这四人给捧上天了,真是让武林中的朋友给笑掉了大牙。”

  田庆芳道:“金狗之所以大肆吹捧这几个人,无非是借此想打击我中原武林的士气,让人以为天下的英雄豪杰都入了他们的彀中。”

  “不错。”辛弃疾道:“这什么四大高手我虽未会面,但也常常听到金狗对他们的吹嘘,不过想来真正的绝世高手怎会受他们招揽?必定是几个沽名钓誉的无耻之徒罢了。”

  田庆芳叹道:“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我中原武林的奇耻大辱。”

  冯步经也接着说:“还有那个写这首诗的无节文人,也真是不要脸!”

  辛弃疾却没有再接口,低下头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心里颇不是滋味。

  因为写这首诗的人,他却是认得。

  “这四大高手里边还有一个用枪的?”姚延忽然说道:“有机会倒要会会他,看看金人眼中的四大高手到底有多厉害!”

  冯步经摇头笑道:“三当家的武痴脾气又犯了?”

  田庆芳笑着举起酒杯:“来来来,难得相聚,不说这些扫兴的事儿了,咱们喝酒!”

  这押龙岭中啸聚的都是绿林好汉,辛弃疾一行是也都是戎马男儿,众人酒酣耳热之后难免起了舞刀弄枪的兴致。田庆芳一时兴起,命几位当家下场各自施展了几手得意的功夫。山野无歌舞,这些粗豪汉子平日饮酒欢宴之际,倒也经常以此助酒兴。

  辛弃疾知道这押龙寨在江北绿林中是数一数二的山头,寨子中的六位当家都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今天见他们下场演练武艺,果然一个个功夫精湛,不过这其中还得是数那和自己交过手的红巾将姚延最为厉害,只见他一路疾风枪法施展出来,整个大厅中都寒光飞舞,如风卷残雪,豪洒中不失凌厉,让人拍案叫绝。

  等几位当家都献完招,众人便咋呼着让辛弃疾也出来露几手。辛弃疾当不过众人盛情,再加上饮酒后豪情顿生,于是拱手而起。他自小跟从祖父辛赞学习家传剑法,于是抽出腰间佩剑准备舞一路剑,低头一看,却不由得“呀”地叫了一声。

  田庆芳问道:“辛兄弟,怎么了?”

  辛弃疾举着自己那把处处缺口、前后卷刃的残剑,尴尬地道:“这一路上厮杀太多,我的剑都已经破得不像样子了,这可让大伙儿见笑了……”

  “哦——”田庆芳略一沉吟,抬头笑道:“辛兄弟,那不如这样,如不嫌弃的话,我送你一把宝剑如何?”不等辛弃疾回答,田庆芳就唤过一名随从,低语了几句。那随从抽身离去,片刻后,捧着一柄连鞘长剑回到席上交给田庆芳。

  田庆芳此时双颊酡红,醉意朦胧,但双手捧着长剑,却态度恭谨,丝毫不敢轻忽,递到辛弃疾面前,道:“辛兄弟,来来来,你看看这把宝剑如何?”

  辛弃疾见他如此神态,心知此剑必定不是寻常之物,也不敢怠慢,双手恭恭敬敬地接过长剑,凑到灯烛之下细细摩看。

  只见剑柄与剑鞘都样式古朴,并未装饰珠玉丝带之物,雕纹也质朴简洁,却隐隐透出一股凛然大将、威服三军的气势。

  辛弃疾不敢轻慢,手握剑柄,缓缓地将长剑拔出剑鞘。

  烛光下,剑刃渐渐地露了出来。

继续阅读:第3章 飞澜传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阵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