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琴声乍起
翳桑饿人2020-02-19 17:302,470

  一阵琴弦之声响起,众人不由驻足,齐齐抬头观望。

  此时天色已黑,华灯初上,辛弃疾一行却正在嘉兴市集中。

  他们过得长江,再无金兵阻截,在江南柳桑阡陌间一路轻驶,终于在天黑之时赶到了嘉兴城,找了家名叫“锦荣客栈”的小客栈打尖。

  嘉兴离临安已不足二百里,明日便可到达,这又是宋廷治下,绝无金兵追击之虞,战士们自出发以来从未如此轻松,胸怀大畅。这嘉兴虽非大城,但也人烟密集,富足繁华,此时市肆上红灯盏盏高悬,酒馆店铺兀自人流如织,煞是热闹,大伙儿心情高兴,初到江南,少年人心性,不免好奇,用过晚饭后便一同到夜市上游玩。

  此时北方久经战乱,民生凋敝,陷入金人之手后,在商贸经济、城市治理水平上更是难与汉人治下相提并论,义军战士哪里见过如此繁华,一个个倍感新奇,东瞧西看。

  正在兴致勃勃的时候,忽然左近一阵琴弦之声传来。

  夜市熙熙攘攘,几处酒楼妓馆也尽有笙箫传出,本不足为奇,但这琴声却是悠远雄浑,带着几分豪迈,几分激昂,与这万家灯火欢声笑语的气氛格格不入,众人虽不通音律,但也听得一怔,感觉颇有点突兀之意。那感觉就仿佛是在喜宴上,一派祥和之气时,忽然有人高声诵读苏学士的“大江东去”一般。

  这琴声正来自附近不远的一栋酒楼,琴声一出,登时将一众管弦之声都压了下去。战士们大都对音律无甚兴趣,略听得一听后,又开始东张西望、继续谈笑,只有辛弃疾呆呆地站在当场,似乎被这琴声迷住了一般。

  “将军,你咋着啦?”萧方见状上去拉了一下辛弃疾的衣袖。

  “哦……”辛弃疾这才回过神来,喃喃地道:“奇怪,这琴弹的,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辛弃疾自参与义军起事以来,东征西战,戎马倥偬,军中更无女乐,根本不可能得闲去听什么弹琴。他在从军之前痴迷于习文练武,对音律并不怎么爱好,也不喜出入风月场所,听琴更是少之又少,可此时听到这琴声偏偏有些耳熟,不由得他不倍感纳闷。

  “难道弹琴的是将军认识的人?”萧方笑嘻嘻地说:“反正闲来无事,要不咱们大伙儿陪将军过去看一看吧。”

  战士们见惯了辛弃疾冲锋陷阵、疾风迅雷的样子,却是第一次见他对平素不屑一顾的“声色歌舞”一迷至此,于是哄然同意,不待多说,簇拥着辛弃疾就向那座酒楼涌去,就如杀入金兵的军阵一般,一鼓作气地“杀”进了楼内。

  这一伙人一进门,厅堂里立即给挤得满满当当。

  这所酒楼就摆设来看还颇有几分精雅之气,饮酒的客人也大多衣着考究、举止温文。义军兄弟都是穷苦出身,从未进过这样的酒楼,忍不住就有些自惭形秽,顿时一个个张嘴瞪眼地拘谨起来,饮酒的客人见他们咋咋呼呼地涌进来,却又愣头愣脑地站在那儿,都纷纷侧目。

  小二见他们这一伙人衣着简陋,风尘仆仆,满嘴山东土音,本来不太瞧得起,但见他们人多势众,又一个个年轻力壮,看上去也不是好惹的,只得勉强过来招呼道:“几位爷是肚子饿了要用膳,还是要饮酒消遣?”

  辛弃疾呐呐地有点不知所措,萧方干咳了两声,说道:“俺们刚才听见你这里有人弹琴,嗯……弹得挺好,就想来见识一下,不知是哪位弹的啊?”

  小二道:“那是小店重金请来的临安琴师,就在楼上雅座,几位爷想要听琴助兴,那就得上楼,这个,楼上雅座每桌须添一钱银子。”

  辛弃疾吃了一惊,一钱银子并不算多,但对义军兄弟来说已不是小数目了,何况他们人多,上了楼不知要占几张桌子,所费数目就更为不小了。

  他皱了皱眉,正准备带大伙离开,谢仙琼忽然越众而出,将一块银两放在小二手中,道:“那就相烦小二哥带我们上楼吧。”

  辛弃疾吃了一惊,急忙阻拦,可是那小二一见银两,眉花眼笑,早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到袋里,冲楼上高声叫道:“迎贵客喽~~”

  辛弃疾急的连连搓手:“谢女侠,这可使不得,使不得……”

  谢仙琼不再多说,只淡淡地说了句:“将军不必客气,请上楼。”就当先走上楼去。义军兄弟们少年心性,也早都兴奋不已,他们互相使了个眼色,由萧方领头,七手八脚地把辛弃疾推上了二楼。

  到了楼梯口,大伙儿却又停了下来,萧方嘿嘿一笑,学着谢仙琼的语气,挤眉弄眼地说:“将军不必客气,请听琴。”然后一干人呼啦啦地撤到了楼下,只把辛弃疾和谢仙琼留在了当地。

  辛弃疾颇为尴尬,却听谢仙琼在背后说道:“辛将军请这边坐。”他扭头回望,见谢仙琼已经在一张小桌旁坐了下来,只好走了过去,别别扭扭地在她身旁的绣墩上坐了下来。

  这楼上的摆设比之楼下又有所不同,铺着厚厚的地毯,桌椅玲珑,陈设精雅,四壁悬着美人图,几案上一个古巧的青铜炉焚着香,阵阵幽香扑鼻。翠色珠帘后,一位琴师敛衣端坐,面上罩着轻纱,长发如瀑,身形苗条,显然是位女子,正用纤纤玉指拨弄着身前的瑶琴。

  奇怪的是,这楼上的位置也颇为宽敞,却只坐了他们两个人。

  辛弃疾心下略觉不安,对谢仙琼说:“谢女侠,你看这儿根本就没人来,咱们也别多花银子了,还是走吧。”

  谢仙琼似乎生性偏冷,不苟言笑,此时也未稍假辞色,甚至未曾回眸看辛弃疾一眼,仍然用淡淡的口气说道:“银子已经给了,收不回来了,你不用客气,就听上一曲又有何妨?”

  辛弃疾讪讪地回过头来,也不好再说什么。

  他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冲锋陷阵、所向披靡、指挥若定,在这软玉温香、幽香袭人的雅阁上,却着实有些坐立不安。不过谢仙琼好意难却,再加上他刚才感觉琴音耳熟,也确实心中好奇,想再一听究竟。

  女琴师见客人坐定,伸指调了几下琴弦,便弹奏起来。

  琴音一起,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瞬间袭上辛弃疾的心头。虽然这酒楼精巧雅致,女琴师也是窈窕女子,但此刻不知为何偏偏弹起了一首气势豪迈的曲子,曲调高昂雄浑,曲中之境壮阔辽远,全然不似嘉兴江南的柔美,反而充满了塞外草原那种天野茫茫的壮美之韵。

  辛弃疾皱眉深思,越听越觉得这首曲子很耳熟,但就是想不起在哪里听到过。他盯着女琴师看了半天,因为面纱笼罩,也看不清容貌,但肯定不是自己相识之人。

  他没有注意到,近在身侧的谢仙琼却正在偷目窥视自己,见他正紧紧地盯着女琴师,嘴角边竟然浮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阵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阵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